千里马与伯乐——从郭沫若发现铜奔马说起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03:12:29  中国新闻人网

 \
 

家有一匹铜奔马的复制品,是我金秋丝路行的主要的纪念品。它后来居上,使其他文物复制品相形见绌,甚至黯然失色。

铜奔马又称“天马”和“马踏飞燕”,是1969年在甘肃省武威市雷台观东汉古墓中出土的文物精品,距今约1600年。马通高34.5厘米,身长45厘米,呈昂首嘶鸣、飞奔前进状。为了显示奔马的飞驰,作者大胆想象、别具匠心地使支撑马身全部重量的右后足.踩在一只飞鸟身上,其它三足腾空,既表达了“风驰电掣”的速度超过飞鸟,又巧妙地利用飞鸟的躯体,扩大了着地的面积,保证了奔马的稳定,从而赋予作品以深刻的意境,表现了丰富的浪漫主义色彩。古代无名艺术家的这一杰作,不仅神态生动。制作精美,想象力丰富,而且艺术造型合乎力学平衡原理,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卓越的智慧和创造力。铜奔马是中国灿烂文化的结晶,堪称古代艺术的一颗明珠。

但这颗明珠却蒙尘千载,出土后数年间仍不为世人所知,致使“天马”几乎“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当笔者在武威文庙(今为历史博物馆)和雷台观的汉古墓参观其发掘地时,讲解员从不同角度都讲述了铜奔马曲折而有趣的过程:原来,在1969年的“深挖洞”热潮中,当地村民在雷台下面发现了东汉大型砖窑墓和其中的铜奔马及金、银、铜、玉器等陪葬品,在那个年代,这些文物被视为四旧,农民称其为老古董,于是就商量着如何处理了事,他们把认为值钱的器物留下私分,却将青铜器卖给了废品收购站。恰巧的是这消息传到了文化馆,幸亏的是有心人设法将其追回,并以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和毛主席像章作为对农民的奖励。但不知是有心无灵、有眼无珠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追回后的铜奔马等文物却被统统装入麻袋放入仓库一角睡了大觉,长达两年无人问津。到了1971年,郭沫若陪柬埔寨宾努亲王游览武威时,得知此事急到库房察看,顿时大惊,叹为观止,认定是举世无双的艺术价值极高的国宝,定名为“天马”或“马踏飞燕”,并以铜奔马为首排列出马队军阵。从此,天马见了天日,如飞燕一般飞出国门,日行千里,到世界各地展出,名声大振,后来,铜奔马不仅成为武威的城徽,而且名压群芳,成为中国旅游之标志。试想:当初若不是郭沫若这位伯乐去武威,铜奔马这匹千里马不知尘封到何年何月!若郭沫若晚去几年,也说不定被内贼或外盗偷去卖掉。若再晚若干年,郭沫若去世,铜奔马即使欣逢盛世展出,能受到参观者如此青睐并享有如今的殊荣吗?又假若是莫高窟王道士发现铜奔马,不知铜奔马已漂洋过海流落到哪方国土了。再联想铜奔马若是兵马俑一样的陶塑,也不知粉碎于哪位农夫的铁锨钢锹之下了!若不是昔日深挖洞时被农民发现,而在盗墓之风日盛的今天,铜奔马可能早已落入盗墓贼之手进而被文物贩子转手倒卖了。其实,铜奔马所在的东汉古墓以及丝路上的好多古墓均被盗过,而且据分析很可能是被该墓的建筑者所盗的,因为汉魏古墓多是结构巧妙的砖室,关键地方哪怕一块砖被动便可能导致整个墓室的塌陷。据讲解员说,只有四角之砖被抽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而许多墓的盗洞正在某一角之处。这说明盗墓贼是知情者或行家里手。不幸中的万幸是,那时的盗墓贼多是文物的外行,属不识“马”者,这才使铜奔马等文物幸免于难。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只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韩愈《马说》中的这段话,以千里马为喻,寄托了作者怀才不遇之情和为封建社会中人才被埋没、被糟蹋甚至被毁灭而抒发的不平。对于曾经被当作陪葬品被埋没尘封千年的铜奔马,以及对于当今仍未被发现或发现后大材小用的“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的“千里马”而言仍有其普遍的现实意义。因为至今“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才,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日:‘天下无马。’”的“奴隶人”仍然存在。

铜奔马的发现,堪称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偶然,而对它的价值的认识和发掘,也是一个机遇难得的偶然。人才的发现、认识和评价正如文物的发现一样,也往往出于某种难得的偶然。其实,偶然与必然并不是相互排斥的,表象为偶然的事物,都有其内在的必然因素。如果人们无视这种偶然,机遇也将消失。不论是伯乐,还是千里马,都要十分重视这类偶然机遇,珍惜其可贵,不然一闪之念的疏忽,会导致稍纵即逝的贻误,造成机不再来的遗憾,其损失也将是难以弥补的。

我们呼唤世间多一些如郭老一样的伯乐,千里马也多有毛遂的勇气,使我们的国家人才辈出,群星灿烂,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充足的人才保障。

(王新民)

上一篇:自由竞争的利弊
下一篇:名作家的“诽谤罪”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