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家的“诽谤罪”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03:12:35  中国新闻人网

(陈仓/文) 2006年春节前,我接到湖北省几位作家朋友的信件和电话,他们建议我声援63岁的湖北大学教授涂怀章先生。涂先生系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协理事、武汉作协副主席,他创作的小说《人殃》被13名对号入座...
(陈仓/文)
    2006年春节前,我接到湖北省几位作家朋友的信件和电话,他们建议我声援63岁的湖北大学教授涂怀章先生。涂先生系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协理事、武汉作协副主席,他创作的小说《人殃》被13名“对号入座”者告上法庭,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以诽谤罪一审判处涂怀章拘役6个月,涂怀章不服一审判决,已正式提出上诉。我毫不犹豫地答应,并请他们把我的名字添加进“作家声援团”。春节期间,安徽某“学者”在网上发帖子,指责我2005年1月发表的一个杂文小品“诽谤”他远在宋朝的祖先。最近,我前思后想,如果“小说诽谤案”、“杂文小品诽谤案”能够成立,犯“诽谤罪”的作家简直就是人山人海。我们不妨先盘点一下部分著名作家的“诽谤罪”。
    台湾作家柏杨先生有名著《丑陋的中国人》,骂尽中国人的恶习劣性,如此说来,除了柏杨,所有“龙的传人”都可以告柏杨!活着的中国人可以按照国际惯例随便到世界各地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柏杨。死去的中国人由他的子孙后代代理诉讼,还没出生的中国人一呱呱落地,就叫爹妈递状子告柏杨,涂怀章“指桑骂槐”用的是假名字,柏杨可是明指实骂,破口大骂,与涂怀章相比,柏杨真是对所有“龙的传人”犯下了累累罪行!
    如果柏杨的“诽谤罪”是累累的,那么,鲁迅的“诽谤罪”就是“滔天”的。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讽刺了阿Q 的“精神胜利法”,那些善于“调整心态”的国人用的不就是“精神胜利法”吗?都告吧,不生气,心态好的中国人!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许多相声演员穿着长衫,相声界老前辈过去都穿长衫。鲁迅笔下的孔已己也穿长衫,鲁迅小说可能涉嫌“诽谤”相声演员及其前辈祖宗,赶快告鲁迅!全世界姓孔的人也可以用“对号入座”法告鲁迅,因为自小说《孔已己》出版后,一提到孔字,很多人总会说,孔,孔,孔已己的孔,不说孔子的孔,这对孔氏家族而言真是奇耻大辱啊!告鲁迅这样重量级的名人或许会名利双收?
    如果柏杨“诽谤罪”累累、鲁迅“诽谤罪”滔天,那么,恶人李敖所犯下的“诽谤罪”就是“性质恶劣,情节严重,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大罪。李敖是华语圈大名鼎鼎的“诽谤专业户”,他在小说、时事评论、随笔和杂文里骂了那么多人。最近,这个“犯罪嫌疑人”还在凤凰卫视《李敖有话说》节目里每天“诽谤”45分钟,怎么就不见人告呢?或许别的地方不受理,那你们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告啊!他们不但受理了原告对涂怀章的指控,而且以诽谤罪一审判处涂怀章拘役6个月,武昌区法院或许能给你们“一个说法”。
     照此推理,如果柏杨、鲁迅、李敖当被告,那么,还有什么作家不可以当“诽谤罪”被告,什么小说不能作为诽谤的证据呢?四大名著都是“诽谤”证据。《三国演义》诽谤周瑜“心胸狭窄”,诽谤曹操“滥用职权”,诽谤貂蝉“重婚”;《西游记》诽谤“没本事的(唐僧)领导有本事的(三个徒弟)”,诽谤“三把手(猪八戒)都是色狼”;《水浒》诽谤大款(西门庆)都是嫖客,诽谤刑警队长(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偷人养汉。《红楼梦》的问题更多,诽谤各级领导干部及其子女亲戚,不但“公开传播个人隐私”,而且还“涉嫌故意泄露国家机密”。中国的罗贯中、吴承恩、施耐庵、曹雪芹、吴敬梓之左,外国的马克.吐温、巴尔扎克、莫泊桑、果戈里、契诃夫之右,犯有“诽谤罪”的作家还有多少?
小说《人殃》涉嫌“诽谤”,则现实主义小说无不有“诽谤”之嫌疑!那就告吧!判吧!抓吧!罚吧!多好的生意啊!干脆把汉字都废了!汉字是象形文字,说什么就像什么!汉字消亡之日,或许就是“文字狱”真正结束之时! 

上一篇:千里马与伯乐——从郭沫若发现铜奔马说起
下一篇:人才有换代无“断代”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