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诫”的意义与尺度——简评李天岑的“人”字系列长篇小说
www.xinwenren.com  2013-01-29 15:59:58  人民日报

何镇邦《 人民日报 》( 2013年01月29日 14 版)  李天岑是南阳作家群的一个主力。他历六年之久相继推出的《人精》、《人道》、《人伦》人字系列长篇小说,值得关注。  人字系列三部小说均以改革开放以...

何镇邦
《 人民日报 》( 2013年01月29日   14 版)

  李天岑是南阳作家群的一个主力。他历六年之久相继推出的《人精》、《人道》、《人伦》“人”字系列长篇小说,值得关注。

  “人”字系列三部小说均以改革开放以来的城乡变化为背景,以芸芸众生的命运为主线,分别聚焦了农民企业家富起来之后怎么办(《人精》)、怎么对待官场的升迁(《人道》)、怎么处理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人伦》)这些受人们瞩目或关注的社会问题,因此也可称为“问题小说”。三部小说通过各种社会问题的切入,讲述了生动有趣且有乡土色彩的故事,刻画了种种栩栩如生、性格鲜明,有的还可以称之为“典型”的人物形象。诸如《人精》中富起来的农民企业家赖四(张世发),那种精明,有时油滑和风趣的性格让人过目不忘。《人道》写两个女人杨晓静与马里红仕途升迁经历,杨晓静这个正面形象略显单薄,而马里红的反面形象虽然有点漫画化,却生动饱满。《人伦》描写了省、县、乡镇的官场百态与芸芸众生相,凸显了作者“忍事不生事平安无事,敬人不欺人非是怕人”的道家思想,但由于出场人物过多,笔墨分散,几个主要人物仍让人觉得未能尽意,不够丰满。

  “人”字系列长篇小说最大的长处是语言好,故事好,可读性强,读后令人深思。李天岑是位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人们把这三部小说称之为“劝诫小说”,是有道理的,但我觉得犹难尽意。我想起鲁迅在《明小说之两大主潮》中的一段论述:“当神魔小说盛行的时候,讲世情的小说,也就起来了,其原因,当然也离不开那时的社会状态,而且有一类,还与神魔小说一样,和方士是有很大的关系的。这种小说,大概都叙述些风流放纵的事情,间于悲欢离合之中,写炎凉的世态。”就善于描写世态人情、具有劝诫意义而言,李天岑的“人”字系列作品同晚明“世情小说”在血脉上是相通的。把李天岑的小说称为“新世情小说”,我以为更为精确一些。

  李天岑在《人伦》“后记”中写道:“我曾经说过,一个作家不能为写小说而写小说,写的小说让读者看了能够受益或得到启示,才能对得起读者,因为你没有浪费读者的时间。”这就是李天岑昭告天下的他的文学观。这种文学观是儒家诗教的自然的延伸。李天岑这种文学观的形成也是逐步的。在《人精》里,文学的劝诫作用还处于比较朦胧的状态,而在《人道》之后,他的劝诫文学观成为一种自觉,以至在《人伦》里,关键时刻都要请张五爷出来“劝诫”一番。这种“劝诫”思想也就有点外在于故事和形象了。已故的著名作家陆文夫曾说,一个成熟的作家应该在动笔之前想清楚,而在下笔之后打醉拳。这番话是经验之谈。李天岑在《人伦》的创作上有过于清醒与理性化的倾向。有评论家指出,李天岑的小说创作还可以坚持动人故事与劝诫思想相结合的创作路数。我以为,这种结合必须是有机的融合,思想必须从情节与形象中见出。

上一篇:“拷问”电影批评
下一篇:“中华之光”在于人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