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建设的哲学依据
www.xinwenren.com  2013-01-29 16:20:33  光明日报

卢风 《 光明日报 》( 2013年01月29日 11 版)21世纪的人类需要一场文明的革命。在这场革命中,不仅需要制度变革和科技革命,而且需要哲学的革命。真正伟大的哲学是引领文明的哲学。18世纪笛卡尔、康德...
卢风 《 光明日报 》( 2013年01月29日   11 版)
 
 

    21世纪的人类需要一场文明的革命。在这场革命中,不仅需要制度变革和科技革命,而且需要哲学的革命。真正伟大的哲学是引领文明的哲学。18世纪笛卡尔、康德等人开创的西方现代性哲学之所以伟大,便在于它引领了目前仍在全球扩展的现代工业文明。但是,现代工业文明导致了人类生活世界的双重危机:全人类的生存危机和物质主义的意义危机。如果说现代工业文明创造的辉煌是从未有过的,那么它带来的危机也是从未有过的。在21世纪,人类正面临生死存亡的抉择。我们必须克服现代性哲学的某些错误,实现一次哲学的革命;必须扭转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方向,实现一次文明的革命。21世纪的哲学面临着远比笛卡尔、康德时代艰巨复杂的任务。如果说21世纪的哲学必须具有现实性,那么它融入现实的根本途径就是呼唤一种崭新的文明——生态文明,并推动这种崭新文明的建设。

 

    制度变革、科技革命、哲学革命与文明的革命同系于人类生死存亡的命运。哲学的革命就是以生态哲学取代现代性哲学。生态哲学(或生态主义)必须摒弃现代性哲学的如下教条:

 

    (1)简单的、排斥性的主客二分。这一教条把人凸显为唯一的主体和最高存在者,把非人的一切都归入客体,设定主体能以外在于客体的方式认识客体,甚至以外在于自然的方式认识自然。

 

    (2)事实与价值的截然二分。这一教条设定人间秩序与自然秩序无关,伦理学与实证科学(特别是自然科学)无关,对人生意义的理解与对自然的理解无关。

 

    (3)物理主义世界观。这一教条宣称世界就是物理实在的总和,物理学规律是世界的根本规律,一切知识都应该奠定在物理学的基础之上。

 

    (4)逻辑主义认识论。这一教条认为,最重要的认知方法就是逻辑或某一套操作程序,真理的发现与认知者的德行没有本质关系;自然是一本用数学语言写就的巨书,即自然秩序具有逻辑一致性,人类发现的真知(或真理)将逐渐汇聚于一个逻辑一致的体系,并将无限逼近对自然全部奥秘的完全把握。

 

    (5)还原主义方法论。这一教条认为世界万物归根结底都是基本粒子、场等物理实在的组合,认知归根结底就是认知各种事物的基本构成(如基因、分子、原子、基本粒子等)。

 

    (6)个体主义价值观。这一教条认为,个人是独立自主的,个人是最终的权利主体,是价值源泉,是主体性的源头,人权原则是唯一普遍有效的道德原则。

 

    20世纪60—70年代以来,自然科学、自然科学史和哲学研究的新成果日益表明现代性哲学的诸教条都是片面的,有些甚至是独断的、错误的。随着生态学的普及,一种崭新的哲学——生态哲学正在兴起。生态哲学的要点是:

 

    (1)人并不是最高存在者,也不是仅有的主体,大自然才具有绝对的主体性,大自然是人类生存所绝对依赖的终极实在,不同种类的自然物也具有不同程度的主体性。

 

    (2)事实与价值是相互渗透的,人间秩序是自然秩序的一部分;伦理学与自然科学是可以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的;生态哲学不能割断与生态学的联系;人类在追求自身的善的过程中必须遵循自然规律,人类对生活意义的理解也依赖于对自然的理解。

 

    (3)自然是具有创造性的,是运化不已、生生不息、包孕万有的;人不在自然之上,也不在自然之外,而在自然之中;自然永远隐匿着无限奥秘,人类之所知相对于自然所隐匿的奥秘永远只是沧海一粟,自然永远握有惩罚人类的无上力量,人对自然必须心存敬畏。人类还具体地依赖于地球生态系统,必须谋求与生物圈中其他生物的共生共存;人类的物质生产必须限定在生态系统的承载限度之内。

 

    (4)逻辑和各种科学方法都只是科学认知的必要工具,仅有这套工具不足以发现真理,探究者的德行是获得真理的必要条件之一,求真的真诚是探究真理的必要德行,真诚不是一种逻辑程序,而是一种德行;正因为自然运化不已、生生不息,故把自然奥秘之总和设想为一个内在一致的逻辑体系是荒谬的。人类知识不可能汇聚于一个内在一致的逻辑体系,科学永远是多种多样的。

 

    (5)不仅作为终极实在的自然是无比复杂的,各种自然物或自然系统也是无比复杂的。事物间的复杂互动关系和事物永无休止的生生灭灭是事物复杂性的表现。还原论只是一种认知事物的简化方法,不能认为世间万物就是依还原论原则构成的。

 

    (6)“实体”、“关系”都是相对的概念,没有什么绝对的、终极的实体。人既具有个体性,又具有社会性。个人自主性只能在特定文化传统和社群中得以形成。人权原则的有效性并非来自语言结构或逻辑形式,而源自人们共同生活的需要和德行培养。仅有人权原则已不足以应对当今世界的道德争论,须补充源自生态主义的整体和谐原则,才能帮助人们达成建设生态文明的道德共识。

 

    生态哲学批判现代性哲学,审视现代人的生产—生活方式,呼吁文明的革命,呼唤生态文明。生态哲学就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哲学依据。

 

    然而,文明的革命谈何容易!今天看现代工业文明,有人会说它危机四伏,也有人会说它如日中天。双方都能说出长篇大论,罗列无数证据。但迄今为止,还有许多人不相信存在什么全球性生态危机,也还有不少人相信资本主义是最符合人性的制度,更有人相信科技进步能解决人类发展道路上所遇到的一切难题(包括生态危机)。

 

    实现文明的革命必须先有观念(或思想)的革命。欧洲的现代化历程能证明这一点,中国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也能证明这一点。没有自文艺复兴以降的一次又一次思想解放,就没有欧洲的现代化。正是现代性思想(包括现代哲学)的日趋成熟和日渐深入人心,导致了中世纪文明的衰落和现代工业文明的兴起,即带来了欧洲文明的一次革命。我国始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虽称不上文明的革命,但确实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这场变革显然也是从思想解放开始的,没有始于1978年的“思想解放”,就没有30多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和社会剧变。

 

    因此,人类文明能不能从生态危机中走向生态文明,依赖于一次“新启蒙”。新启蒙的哲学就是生态哲学或生态主义。仅当生态哲学的基本思想通过各种学科、各种渠道、各种媒体而深入人心时,生态文明的曙光才会展现于地平线上。仅当这个世界上信奉生态哲学的人们多于科技万能论者时,生态文明才会水到渠成!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

上一篇:文化建设的价值之魂
下一篇:《清华大学学报》刊发长文“韩寒神话”惹争议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