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踏着李若冰的脚印走上了青藏高原(王宗仁)
www.xinwenren.com  2013-03-11 01:23:07  

我踏着李若冰的脚印走上了青藏高原(王宗仁)今天,在陕西省散文学会成立的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我作为一个在外乡生活了40多年的扶风人,像在座的每一个散文作家一样回头满是喜悦。咱陕西是当之无愧的散文大省,李...
\

我踏着李若冰的脚印走上了青藏高原(王宗仁)

 

今天,在陕西省散文学会成立的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我作为一个在外乡生活了40多年的扶风人,像在座的每一个散文作家一样回头满是喜悦。咱陕西是当之无愧的散文大省,李若冰、贾平凹等这样大师一级的散文作家的出现是陕西给中国文学界的厚重献礼。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我不能不想到一个人,不能不说说这个咱们家乡的散文作家李若冰对我的文学和人生的重要影响。任何时候说起这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文学老师,我的心里都涌满激动和感激之情。

 

没有丝毫夸张的意思,我是踏着李若冰的脚印走上青藏高原的,是沿着他开拓的“柴达木文学”坚持不懈的走到了今天。那是五十年代末期,我揣着李若冰的《柴达木手记》开始了青藏军营的生活。可以想象的出,一个酷爱文学的热血军人,每每走过李若冰作品里出现的西宁、倒淌河、日月山、茶卡、青海湖、格尔木、大柴旦、小柴旦、冷湖、芒崖、敦煌这些地方时,心里怎能不勃发一种亲切又向往的激动心情!我在这些地方读从这里生长起来的散文,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它肯定要变成激励我向前走去的动力。记得我驾驶的军车在茶卡兵站抛锚的三天时间,原本该焦虑又孤独的日子,因为有那本《柴达木手记》的伴随,我生活变得很充实。书中那篇描写茶卡盐湖的散文我读了一遍又一遍,我寻找李老写过的盐池和采盐人。当然是找不到了,但是我并不失望,因为他留下的脚印永远不会消失的。踩踩他的足迹,我也心满意足了!

 

1965年,我离开青藏高原到了北京,那本《柴达木手记》仍然伴随着我。文革很快来到,我的一些纯粹反映高原军营生活的作品,也不可避免的受到批评,我很害怕。精心保存的我喜爱的许多文学书籍包括《柴达木手记》在内,也忍痛割爱上缴毁掉。这使我非常后悔。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有一个心愿,重新得到《柴达木手记》。可以想象得出,这个愿望要在那个年代得以实现是很困难的。那场文革把多少文学书籍都毁灭了呀!虽然没有了《柴达木手记》,但是李若冰的影响并没有离开我。我每次重返高原都会尽量到他曾经去过的那些地方去走走看看。我多次委托朋友设法给我寻找一本《柴达木手记》。记不得是那一年了,我在一个偶然机会得到了若冰老师家里的电话号码。一天,我在北京拨通了他的电话,接电话的是若冰老师的夫人贺抒玉。她告诉我,她在《延河》编辑部工作时编发过我的散文,其实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是若冰老师的夫人。我们寒暄了一番之后,她就把电话交给了若冰老师。当时他的身体比较虚弱,讲话声音很小。他告诉我,他很关注我写的那些反映青藏高原生活的散文,鼓励我继续写下去,要写得更好。电话中我表达了想得到《柴达木手记》的心愿,若冰老师说,他手头也没了,还说南方一家出版社就要再版这本书,待出来后一定寄给我。我真的非常感谢李若冰老师,感谢陕西这块土地培育出了这么一位优秀作家。在人的一生中,家乡永远是一个人的根,我有两个家乡,一个陕西,一个青藏高原,这两个家乡都是我的根,两地两个根都系着李若冰老师。他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的作品永在。他的精神永存!

 

大概是进入新世纪不久的一年,我重返高原,喜出望外,我在西宁市青藏兵站部得到了《柴达木手记》。它是兵站部政治部副主任张四望几经周折,从一家工厂的图书馆买来的。他早就知道我的心愿,才处处留心,四处奔走,找到了这本书。我珍爱地接过它,在扉页上写下了我的喜悦心情!

上一篇:在陕西省散文学会成立大会上的致辞(周明)
下一篇:散文是纯粹中国化的东西 (贾平凹)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