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要不要经纪人,这不是一个问题
www.xinwenren.com  2013-03-16 17:56:11  

作家要不要经纪人,这不是一个问题 ■汪 政●不管从国外的情形,还是从国内发展的态势看,我以为作家是需要经纪人的。为什么有人认为不需要,可能缘于对经纪人业务的陌生,或者还未曾享受到经纪人给他们带来的...

作家要不要经纪人,这不是一个问题

    ■汪 政
●不管从国外的情形,还是从国内发展的态势看,我以为作家是需要经纪人的。为什么有人认为不需要,可能缘于对经纪人业务的陌生,或者还未曾享受到经纪人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正是因为文学不断地向这个产业链输送创意,才有了其他产品旺盛的生产力。反观国内,一是文学生产的高成本与低附加值,一是其他文化产品的重复与低质量,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如作家经纪人这样的中介。
  ●中国各级文联、作家协会倒是可以在推动作家经纪人制度上做些工作的。
  汪政:江苏省作协创研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南京市评论家协会主席。著有《涌动的潮汐》、《自我表达的激情》、《解放阅读》、《我们如何抵达现场》等。
  至少在目前,只要事情与莫言相关就注定还是新闻,可见,莫言的诺奖效应还在持续中。这次有关作家要不要经纪人就是一例。要不要经纪人是当事人的事,我要,你不要,都是正常的,本不值得认真讨论。但莫言要了,而且点的是自己的女儿,这就一下子成了一个即使没有热度起码也是有温度的话题。
  一旦成为话题,谈论就不会点到为止,谈着谈着,本来不以为意的,结果还真觉得它具有可谈性。
  其实,作家经纪人早就有了,我认识一些作家朋友,他们都有自己在海外的经纪人,负责自己作品的海外版权,当然,不仅是版权,还有翻译、出版、出访等业务和活动的联系。中国大陆也有,也许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经纪人,比如未见得对外明确法律关系,业务和服务范围比较单一,而且很不固定等等。
  不管从国外的情形,还是从国内发展的态势看,我以为作家是需要经纪人的。为什么有人认为不需要,可能缘于对经纪人业务的陌生,或者还未曾享受到经纪人给他们带来的好处。没买冰箱,日子也都过了,买了冰箱,还就离它不得,道理是一样的。如果从传统文学的成果形态和成果转化方式等角度看,经纪人好像有些多余,不就是投稿发表吗?不就是文学作品吗?但是如果这成果不仅是文字作品,如果这些文字作品要追求效益的最大化呢?有人认为作家经纪人没什么事可做,问题就出在对经纪人业务范围的误解上。其实,在我看来,作家的经纪人真的很难做,它与其他行业的经纪人不同,与文化艺术行业的经纪人不同,与那些明星、艺人的经纪人更不同。他首先必须是一位懂文学的,国外就发生过,不少作家在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价值上与经纪人不时发生分歧,而事实证明,多数情况下经纪人是对的。经纪人看出了作品的价值、风格、类型,他知道如何从这些要素出发使作品最大程度地实现价值,而不是仅仅让它发表出来,跟出版商讨价还价什么的。对于其他艺术品来说,它的形态基本上是定型的,其转化也是在同类型中转化,但对文学来说就不一样了。如果从现在的文化产业而言,文学对自己来说虽然是完满自足的,其实它仅仅是个开端,是一个“脚本”,存在着向下游产品开发的无限可能。已经有统计表明,文化产业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文学的生产量都相当高。正是因为文学不断地向这个产业链输送创意,才有了其他产品旺盛的生产力。反观国内,一是文学生产的高成本与低附加值,一是其他文化产品的重复与低质量,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如作家经纪人这样的中介,而要承担这种产品跨行转化的职能,对作家经纪人的要求有多高!
  有人说,贫困作家也要有经纪人,我不认为这是句玩笑话。作家的贫困就是因为其生产的单一,市场承认度不高,产出与付出不成比例,更没有机会增值,产生高附加值,而这所有的遗憾在现代社会本来应该由经纪人来完成的,不是作家穷得聘不起经纪人,而是没有称职的、优秀的经纪人来使作家富起来。不要说已经成名的作家需要经纪人,不管他是穷还是富,就是没有成名的甚至还不是作家的但有志于文学的人也需要经纪人,经纪人是可以为他们圆上文学梦的。要知道,现代社会是一个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的社会,而其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分工不断细密。传统社会许多看上去是一件事儿的工种在现代社会被多次切分,分成许多次工种,当这些小工种独立之后,本来不起眼的环节都会产生价值,都会做得很出色。比如写作与写作以后的事就可以如此。作家就只管写,心无旁骛地写当然有助于提高作品的质量,写出来就交给经纪人,余下来是他们的事。可以设想,即使那些从没有发表过作品的人也可能被经纪人发现、推荐、包装,竟自可以一炮走红,一写而富!其实这样的事不是没有人做,不是有许多“文化”“传媒”公司在做吗?由于真正的文学经纪人制度的缺失,使得许多业余作者上当受骗。情形就是如此,如果社会产生了新的需求但又没有法律的保障,就必然给不法者留下机会。
  我知道经纪人不是做慈善的,他们也需要报酬,需要人付佣金。这就需要经纪人去劳动,去创造性地劳动。如同房产中介等等一样,他的佣金本来就是两个来源,雇主的聘金,更多的是产品市场化后的分成,经纪人应该把眼睛盯住后者,只有这样,才是雇主和经纪人的双赢,而带来的则是社会文化消费的极大发展。谈到这里不妨顺便说一句,中国各级文联、作家协会倒是可以在推动作家经纪人制度上做些工作的。在经纪人制度尚不完善的中国,在作家的利益得不到实现的时候,甚至在他们的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我们文联、作协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能不能如同那些家政服务一样的成立个作家经纪人机构,为他们培训、介绍、提供经纪人?或者,先免费为作家和广大的写作者“经纪”起来?

文汇读书周报  2013年03月15日

上一篇:《徐志摩全集》三版本大陆将出齐
下一篇:习近平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