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平报》与《兴平星期报》
www.xinwenren.com  2013-03-21 22:46:42  

宣统元年(1909)二月,张瑞玑(山西人)由韩城调任兴平知县后,与当地绅士张深如(张渊)、南南轩(风薰)等创办起《兴平报》。这是陕西最早办的一张县报。每10日石印1小张。第二年二月初三(1910年3月13日)即登广告:本社旬
 宣统元年(1909)二月,张瑞玑(山西人)由韩城调任兴平知县后,与当地绅士张深如(张渊)、南南轩(风薰)等创办起《兴平报》。这是陕西最早办的一张县报。每10日石印1小张。第二年二月初三(1910年3月13日)即登广告:“本社旬报开办已一年矣。谬蒙社会欢迎,行销颇广,佩荷莫名。惟兴平局于一隅,见闻有限,采访诸多不便,兼以印刷在省往返迟延,每致出版愆期有负爱读诸君盛意,歉疚无限。本社事务所现经移至省城长安学巷内,聘请名家主笔,添设访员,改为七日报,每逢星期出版,体例略为变通,别以电报、辕抄、论说、选录专件、新闻杂俎各类,务使材料丰富,体裁完善。”并在报头上注明“适星期日出版”字样。同年八月,张瑞玑调迁长安知县后,把《兴平报》改为《兴平星期报》,在西安铅印出版。每周1期,8开4页(版)。现存二月初三第1期《兴平星期报》,首条“电讯”为:宣统二年(1900)正月二十九日阁抄:召见军机,“上谕,君臣为千古定名,我朝满汉文武诸臣,有称臣、称奴才之分,因系旧习相沿,以致名称各异,恭读高宗皇帝谕旨,奴才即仆,仆即臣,本属一体。嗣后,凡内外满汉诸臣会奏公事,均着一体称臣。钦此。”第二年发刊言中说:“瑞玑去岁宰兴平,与张深如明经,南南轩上舍,创设兴平报社。报既出,颇蒙社会欢迎。秋八月,瑞玑调署长安,今年春,深如膺尹太尊之招,开办西安实业学堂;南轩亦因事至省。於时兴平报创始数人,尽去兴平而会聚於省垣,深如虑报社后之无人,其报亦因而中止也,乃谋於南雪亭社长,移报社於长安学巷内;又因旬日一纸,不足慰阅者快睹之心,乃变通其例,改为星期,名日星期报。而仍冠以兴平,存其旧也。报将发,深如与南轩走请为文,以刊於右,瑞玑因之有感焉。5年以前,陕西所谓报章,仅一《秦报》而已,外州与县,无所谓报,亦不知有报也。有报始于韩城,继于三原,再继於西乡,三继於兴平。西乡报创於校长朱君,宗旨尚无舛异,然印机不备,膳写漫减,未能风行。三原报创於胡氐,历经改良,其体例文字,均在西乡报以上,闻今年又有改良、扩充之说,其进境盖未可知也。韩城之有《龙门报》,瑞玑实倡之,经营粗定,遂卸篆归省。今则排印改为膳写,浅说改而为文言,体例倒置,文字芜杂,其报虽存,而且名已若有若无,无复有一人道及焉可,慨也。瑞玑所经营而幸存者,仅此兴平一报,尚留遗於社会;然而瑞玑去、深如去、南轩又去,於是兴平报社,亦不能独留於兴平,乃随诸人之车尘马足,越界百里而远迁於省垣。又赖雪亭诸君热心维持,愈振愈盛,始不至为《龙门报》之续。於以见天下成事之难,并以见天下任事之人之不易多得也;夫合数人之心思、才力以成一事,其始也繁难窒碍,诸境毕呈而当局者毅然行之,而不知其难且乐而忘倦,以冀其成而及其成也,自他人视之不识其辛苦艰难之所在,从而讥之、诽之、排挤之、破坏之,不以为可惜而以为得计,天下事往往然也。官则前任后任,绅则新党旧党,各得其理,各群其群;故每有一事集数十百人而议之,必不能决决矣,亦不行行矣,必不成;幸而三五人出而行之、成之,亦必不能持久,即持久矣,亦必有名无实,日趋於腐败,而无人维持,此中国之通例。彼《龙门报》犹其焉小者也。呜呼!何地无人,何地无事?何事不待人而举。安得尽如深如,如南轩、雪亭诸人者,举天下待兴待为。及将废将驰之事,凡类於报而大於报者,悉维持而振兴之也噫。”
这篇论说,不仅将《兴平报》与《兴平星期报》的沿革、演变交待得清楚,同时也说明了这个时期省垣、州县各报的情况。这时,张瑞玑等已与同盟会陕西分会有了密切联系,该报当时已成为同盟会宣传革命的重要阵地,不 时揭发清廷的腐朽黑暗。如宣统二年(1910)二月初十日刊登的《皖人反对赔款征银》、六月初四日刊载的《政府对于开海、陕甘两铁路,欲加之借款之警告》和六月二十五日所刊的《甘肃人之禁烟谈》,以及七月十七日刊登的戏曲《黑世界》等,都是揭露清朝政府的罪恶统治的。还刊有《兴平怀古三首》。该报终刊后,又改为《帝州报》。

上一篇:陕西报刊大事记(1896——1989)
下一篇:《帝州报》与《国民新闻》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