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职能转型期政务报道的薄弱环节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16:04:55  

  ● 王 欢  政府职能是政府机构存在的前提和基础,政府机构是政府职能得以实现的载体,行政管理体制是政府职能得以运行的制度保障。随着形势的不断发展,政府职能应与时俱进,不断做适当调整,行政管理体...
  ● 王  欢
  “政府职能是政府机构存在的前提和基础,政府机构是政府职能得以实现的载体,行政管理体制是政府职能得以运行的制度保障。随着形势的不断发展,政府职能应与时俱进,不断做适当调整,行政管理体制要不断变革,政府机构应围绕职能相应改革。”①在面对当前经济复苏阶段以及各种灾害事故不断发生的中国社会,政府职能转型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和谐,因此在政府职能转型期间,媒体对涉及政治的公共事务报道,要发挥自身的优势,弥补转型期间的薄弱环节,实现上情下达的作用。在民族地区的报道、危机传播和对外传播中尤其要注意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避免引起社会的不稳定和受众对政府的误解。
  民族传播:不容忽视
  我国民族地区政治及公共事务的报道,是民族地区政府管理综合问题在公共信息传播上的具体表现。总体上说,由于我国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文化和教育水平有待提高,政府改革和行政职能转换的基础较为薄弱,因此,政治传播的整体水平并不乐观。传播渠道、信息的透明度、传播人员的素质、广大百姓自身对信息的接受能力、传播成本、境外分裂分子存在等方面的问题,制约了媒介在民族地区的传播。充分认识民族地区的特殊性,是实现民族地区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前提条件,对做好政府的工作有着重要意义。
  民族地区政治报道要多打“文化牌”。政府行为必须与民族文化发展相适应,其实是民族群众心理对政府行为的适应度和认同度。民族地区政治及公共事务报道应当成为有民族文化特色的传播,特别是在提高民族文化素质、民族团结方面,应当发挥强有力的推动作用。这样以来,报道的内容和形式容易为少数民族群众所喜闻乐见,为提高传播效果做出铺垫。比如说现在民族地区的公共电视频道,大多数是追逐市场潮流,与其他非民族地区的电视节目没有太大区别。实际上,民族文化的特色恰恰是民族地区电视台与其他地区竞争的差异化优势,应当得到适当的凸显、强调和推崇。
  民族地区政治报道要多打“交往牌”。这主要是为了扩大少数民族群众的交往范围,增加他们与外界的交往机会,为他们乐于接受新思想、新观念打下良好基础。比如说将青年志愿者引入广大民族地区,让他们作为政府的使者与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同胞们朝夕相处,通过志愿者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改变民族地区群众落后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通过青年志愿者将先进的思想、观念和信息“引进来”、“留下去”,是通过人际传播方式扩大政府传播影响力的重要方式,应当引起民族地区政府的高度重视。由于民族地区条件的限制,“口口相传”的传播形式既节约成本又为民族地区所接受。
  民族问题得到妥善解决有利于民族地区政治、文化、经济等各方面的发展,使当地居民安居乐业。面对我国的多民族状况,国家的稳定离不开民族地区的稳定发展,因此应加强民族地区的政治及公共事务报道。密切中央与民族地区的关系,增强民族的凝聚力,政府职能转型期间民族地区的政治报道是关键的一环,不容忽视。
  危机传播:以稳定为前提
  我国正在进入公共危机高发、频发的社会转型时期,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危机传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出来。而政府危机管理问题也逐渐成为重要的政府课题。在“3·14”事件中,体现了政府在危机方面报道的重要性。由此可见,在诸如此类的危机事件中,政府的地位是任何其他组织、团体无法取代的。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主渠道信息的唯一发布者,政府应当本着对传播客体高度负责的精神,及时、准确地传递信息,增强信息的公开化和透明度,在民众中树立起传播信誉。如果此时传播不力,出现信息真空或信息前后矛盾的现象,传播者的公信力就会下降,各种谣言和小道消息便会流行开来,造成社会恐慌和骚乱,给政府扭转危机、稳定局势带来阻力。
  因此,政府传播需在全社会普及危机知识,给公众打好应对危机的“预防针”和“免疫疫苗”。改变报道中“报喜不报忧”的传播思想,改变政府信息传播自身存在的危机。提高政府传播人员对大众传媒的理解力,具备类似职业传播者的传播素养,避免危机报道中的“失语”、“乱语”现象。加强政府信息的共享性、开放性,通过立法形式保障公民对危机信息的知情权。
  我国政府所可能面临的职能转型期的危机虽然“表露”于当下,但政府是带着传统体制的方式来处理和应对,在诸多方面存在缺陷。只有通过政治报道领域的积极创新,才能“拉动”政府危机处理的整体架构,“带动”全社会的危机处理意识,形成政府、社会、公民共同抗御危机的舆论氛围。例如,从美国“9 ·11”事件以及英国地铁爆炸可以看出国外媒体与我国媒体关于政治报道所持有不同的态度和报道方式。国外关于危机的政治报道的及时性、透明性值得我国媒体学习,政府在处理危机方面的态度和措施更值得借鉴。我国政府和媒体在“7·5”事件中就体现出政治报道方面的改善。
  对外传播:让世界了解中国
  一个国家的对外传播有利于使其融入到全球化的进程中,缩小南北差距,积极融入国际社会,顺应历史潮流,在世界繁荣中谋求自身的发展,并以其自身的发展推动世界的繁荣。构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加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了解,营造有利于我国发展的国际舆论环境,塑造良好的国际形象,对于迎接国际社会的机遇和挑战具有重要的作用。在日益增多的对外交往中搞好对外传播,对建立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的对外传播格局,为我国的改革开放提供基础具有重要意义。
  长久以来,我国对外方面的传播存在以下几个问题:板着面孔生硬地说教,分不清对内与对外传播的区别,对不同文化价值观的理解不足。因此,在对外传播过程中应注意淡化宣传,关注国际舆情;尤其是关于西方国家对我国人权问题的报道,我国应积极应对,显示出大国应有的风度,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氛围;加强对国际事件的快速反应,提高报道的时效性;在对外传播中应创新思维,变对外宣传为对外传播;突破传播手段的单一性,多种传播手段相结合;有针对性地传播,对西方国家的报道方式和对非洲地区的报道方式肯定是不同的,不能一概而论。
  要实现我国政府职能的转型还有很长的路,在职能转型期间要避免不稳定因素的出现。政府职能转型有利于人民生活环境以及生存状态的改变,使政府成为人民的政府。作为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媒体在其中发挥着不可低估的作用,媒体在报道中应注意以上问题,为政府职能转型保驾护航。
  注释:
  ①刘俊生:《论服务型政府的价值基础与理论基础》,《南京社会科学》,2004年第5期
  参考文献:
  ①郭东胜:《构建和谐社会视野中的政府职能转变》,《北方经济》,2008年第5期
  ②张国良:《中国受众的信息需求与满足》,《新闻记者》,2004年第11期
  ③郑保卫:《关于信息公开的理论思考与实践意义》,《国际新闻界》,2003年第5期
  ④吴戈  葛长青:《快、准、全、深——关于采写突发事件报道的几点思考》,《传媒观察》,2000年第9期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来源:青年记者2010年10月中 

上一篇:从政务新闻中挖掘鲜活新闻——创新政务新闻报道初探
下一篇:政务报道:如何从“例牌”炼成“品牌”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