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媒体名誉侵权案就这样落幕了?
www.xinwenren.com  2016-04-09 16:06:00  中国新闻人网

4月8日,陕西省翻译协会收到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西安中院维持碑林法院的一审判决,陕西日报记者董芸刊登在2014年12月17日《陕西日报》的深度报道《赴美16天:红色旅游,还是黑色陷阱?—

陕西省翻译协会网站

陕西省翻译协会网站http://www.chsta.org/news_detail.asp?id=1238

    4月8日,陕西省翻译协会收到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西安中院维持碑林法院的一审判决,陕西日报记者董芸刊登在2014年12月17日《陕西日报》的深度报道《赴美16天:“红色旅游”,还是“黑色陷阱”?——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和陕西省翻译协会带团赴美交流乱象调查》(见附一)是正常的“舆论监督”,并未侵权。
    2014年10月2日至17日,陕西省翻译协会组织“海伦桥交流团”赴美开展民间交流演出,陕西日报记者董芸及其女儿等16人参加,活动期间,董芸等团员和旅行社、省译协因收费、服务质量细节问题发生争议,回国后,董芸等到西安旅游局投诉,无果。
    2014年12月17日,《陕西日报》刊登署名本报记者董芸的调查报道《赴美16天:“红色旅游”,还是“黑色陷阱”?——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和陕西省翻译协会带团赴美交流乱象调查》。
    文章见报后,活动组织方到陕西日报投诉,没有结果。(见附二)
    2015年3月底,陕西省翻译协会将陕西日报社、陕西日报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记者董芸起诉至西安碑林区法院。
    2015年10月24日,半年多后,碑林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董芸的报道是正常的“舆论监督”,只是“用词不够严谨”,并未对陕西省翻译协会的名誉造成侵害,驳回陕西省翻译协会对陕西日报社、陕西日报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记者董芸的所有诉讼请求。(见附三)
    陕西省翻译协会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4月1日,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见附四)
    本案中,记者董芸认为自己是正常的舆论监督,而陕西省翻译协会却认为记者是“新闻敲诈”未遂之后的“恶意侵害、泄私愤和有意抹黑”。
    从法律意义上讲,本案已经审结,但从败诉方陕西省翻译协会“心有不甘”还要继续申诉“据理力争”的态度来看,此案似乎没有结束。
    本网做为关注新闻人和新闻与传播的传媒专业网站,希望将此案展现出来,供新闻业界学界和法律界思考,记者的新闻报道如何把握“舆论监督”和“恶意侵权”的界限;作为新闻职业的从业人员和社会大众的普通一员,记者如何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同时不逾越新闻职业道德和法律政策;新闻媒体如何健全报纸的出版流程,加强编采校审等环节的管理;等等问题。
赴美16天:“红色旅游”,还是“黑色陷阱”?
 
(附一)

赴美16天:“红色旅游”,还是“黑色陷阱”?
——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和陕西省翻译协会带团赴美交流乱象调查

 
陕西日报  2014年12月17日
 
本报记者 董芸
 
    李友权团员无奈地告诉记者:“我是一个学法律的,懂法,但是,对陕西翻译协会负责人马珂‘没法’。只要给马珂表示说只要护照,不要退款,他‘5分钟’就从美国跑个来回要回护照,钱能生‘火’呢!”
   一次本着纪念、学习海伦·斯诺精神,并致力搭建中美红色革命文化的赴美交流之旅,却让16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旅行者在感悟与探寻海伦·斯诺精神之余,也品尝到了西安出境游乱象带来的苦涩。
    今年10月2日,分别来自西安、北京、江苏、山西、延安等地的旅行者一行共16人,踏上了由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和陕西省翻译协会组成的“海伦桥”赴美交流团的旅程。然而,就是在美国的这段时间(含在路上飞行时间,共计16天),旅行社借众人语言不通,频频以“红色革命文化”、“中美友谊”、“文化交流”等旗号对大家进行欺诈。
 
出行前巧设“机关”
 
    早在赴美一个月前,陕西省翻译协会负责人马珂就要求“海伦桥”赴美旅行团每位团员向其个人账号上打上2000元人民币。据他称,此项收费是赴美前的保证金,一旦汇到他的账号上,假如反悔放弃赴美,将全部没收,不予退回。而且,已经交到旅行社手里的护照,需等来年在省翻译协会领取。这样,加上之前每位团员在中侨国际旅行社和陕西省翻译协会不断电话催促下,向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法人王伯涛的账号上汇去的24000元旅行费用,旅行团每人出国前的花费共计26000元,16人汇款总计416000元。但截至当时汇款结束,仍未见合同与行程明细单。
    距离赴美前十天,团员们纷纷要求将416000元赴美的明细账,书面告知大家,而中侨国际旅行社工作人员樊秀娟则多次声称,一定会给全体团员一个类似行程文件的东西,并分发大家。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赴美交流人员都觉得此次出行是打着“海伦·斯诺访美团”的旗号,对樊秀娟所说之话都深信无疑。
    出发前,团员们也曾一再询问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的王伯涛、樊秀娟,以及陕西省翻译协会的马珂:“在美期间还有没有其他收费项目?如果有,一定要明确告诉每位团员,大家应有知情权。”这三人在省翻译协会办公室,一再向团员们表明,不要有后顾之忧:“一切费用都包括在所交40余万元费用里。”他们还称,地接方是他们在美长期联系的合作伙伴。
    10月2日,临上飞机前,中侨国际旅行社的代表樊秀娟向每位团员发给2014年9月29日早已印好的出行手册、演出歌单、以及注意事项等。大家草草收好“出行手册”以及所有资料,一并装包带上飞机。旅行团没料到的是,从这一刻起,他们便已经“走上了挨宰道路”。
 
苦涩的“挨宰之旅”
 
    在美旅行途中,中侨国际旅行社的地接方美国海德集团旅行社先后派出4名导游接团。樊秀娟是赴美团旅行的全陪,但据她说,她并不会说英语,也是第一次去美国,甚至没有国家旅游机关颁发的导游证。
    在从华盛顿机场乘机抵达堪萨斯城排队托运行李时,机场管理人员面对大家讲了许多话,由于团员们都听不懂英语,地接方赵导游和中侨国际旅行社全陪樊秀娟,便向大家大声喊道:“交啊!老美让交钱!拿钱啊!”每人一箱行李25美金,第二箱35美金。团员们很纳闷,不是之前说好了在美期间再无任何费用可交了吗?樊秀娟说:“这是美国的法律,我不知道。”为了托运行李赶时间,大家无奈,16人每人交25美金,共计400美金,人民币2464元。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当地时间10月15日团员们从堪萨斯城飞往洛杉矶时,又经历了一次。为了托运行李,再次交钱。
    就在临离开华盛顿前,中侨国际旅行社和省翻译协会还要求每人再交88美金租车费,声言谁不交,谁不要上车。人生地不熟,又是一次无奈,16人每人再交88美金,共计8673元。当团员与美国人民联欢、参观时,上述两机构又跟团员们每人收取租车费16美金。路途多次行程中,除了在美国犹他州人家中居住两天外,用餐均是团员自理,没有人翻译,也没有导游讲解。旅行团经常是把团员们拉在大超市门口,然后各行其是。
    如此各种收费之下,相应的服务却几乎没有。年龄已将近60岁来自西安的邹宗美,连比画带猜,在超市货架上购买到完全看不懂的方便面,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热水,来回在超市内穿梭了一个小时,后来在美国商场售货员的同情和帮助下,才吃上了面条。类似这样的餐饮自理,不胜枚举。在美国16天的48顿饭中,只有11顿饭是包含在旅行社的安排中,其余的11顿饭为酒店自带早餐,剩余的26顿饭均为自理。按照中侨旅行社给出的报价,每顿饭应为10美金左右,26顿饭即为每人260美金,16人26顿餐折合人民币25626元。
    除了吃和行方面的乱收费,还有住和玩的方面。堪萨斯城行程总共3天,但此次旅行团的领队则告诉大家第三天的房费需要自理,每间房子135美金,即5812元人民币,这些钱需要在抵达堪萨斯城第一天,提前交付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全陪樊秀娟,以便提前登记。据省翻译协会负责人马珂称,要么提前预订,要么就没有房子了。大家不明所以,出行之前为什么不靠实住宿信息,要到现场才临时决定行程,所以并未交钱。第三天续房时,被酒店前台告知房费73美金,有的房子仅71美金。而且酒店就在美国远郊,并不是像马珂称的那么紧张,大家差点被马珂的“紧张情绪”所误导。
    抵达洛杉矶后,中侨国际旅行社的地接方海德集团导游高导告知团员,需要每人再交99美金,才能游览迪斯尼乐园。大家纷纷质问:“为什么到了迪斯尼乐园门口才通知大家?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吗?”况且安排表上明确标明,行程中含迪斯尼门票。然而樊秀娟却称:“迪斯尼乐园门票,每张99美金,与先前西安放弃赴美的7个人的租车滞纳金相抵消。所以,谁要进入乐园,必须替先前西安放弃赴美的7个人先交滞纳金,才能拿到门票。否则,一律自理。”大家愤怒地质问樊秀娟,“其他7人不来,是他们违约,跟我们有何干系?这是你们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和省翻译协会负责人马珂的责任,为什么要分担给没有违约的团员呢?”大家当晚向樊秀娟提出要查明细账,但她始终拿不出,而是不断闪烁其词,让团员云里雾里,不知真相。最终,樊秀娟还是未提供任何关于40万元的用途明细。
 
一方态度蛮横,一方维权不易
 
    当团员们因为拒绝缴纳额外的门票钱而滞留在迪斯尼乐园门口时,樊秀娟向旅行社法人王伯涛致免提电话说:“团员们不交这个钱,进不了门怎么办?他们要投诉我们旅行社!”团员们没想到的是,王伯涛在免提电话中气急败坏地高喊:“给他们买了票要投诉,不买也要投诉,不如不买,我王伯涛和他们奉陪到底!告到天边去,我也奉陪,看谁能把我王伯涛咋样!不交那7个人滞纳金的,一律不给门票。”而当有人被迫交了这笔所谓的“滞纳金”后,越洋电话中的王伯涛竟然反问:“你把钱打过来后,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所有团员哗然。
    旅行团的遭遇让中国司机张师傅也心痛地说:“他定居美国已经10多年,所有带的团都有行程单、时间表、明细表。真没见过到了迪斯尼乐园门口,还吵个不停的陕西旅行团队,先收钱,后宰客现象,破了例了。真丢中国人的份儿!叫老美看中国人的笑话。”从早晨7时到下午6时,大家就这样一直站在迪斯尼乐园门口,终究没能进入这座梦幻之城。
    10月17日,地接方高导送全体团员乘机回国。一部分团员乘坐美航,一部分乘坐国航。可高导游在大家还正在排队,未领取到登机牌时,就不见了踪影。将托运行李缴费与语言不通障碍等事宜,转嫁给团员自行解决。对他来说,送机到此为止,而要去另一栋航站楼乘坐国航的团员,也在3号航站楼被赶下了大巴。团员们经过与老外连比画带猜才得知,乘机航站楼为2号航站楼。相隔一公里多的两个航站楼,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团员们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在机场上下楼,走了两个小时,才找到国航柜台。当时,身上的衣服像雨淋一样,全部湿透了。
    当旅行团成员想得到一张这次行程的26000元(实际不止这个数目)的发票时,樊秀娟也仅仅是给每人一张以其个人名义手写的“收条”。
    事实上,感觉被宰的不仅仅是此次跟着旅行团一起出国的人,那些因为有事没有出去的人也在“挨宰”的行列。此次旅行团的负责人之一马珂向因事没有赴美的团员李友权声明,如果要退钱,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的地接方美国海德旅行社就要扣押你的护照到明年,李友权担心旅行社将自己的护照进行买卖,只好表示同意,很快要回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海德旅行社扣压的护照。李友权团员无奈地告诉记者:“我是一个学法律的,懂法,但是,对陕西翻译协会负责人马珂‘没法’。只要给马珂表示说只要护照,不要退款,他‘5分钟’就从美国跑个来回要回护照,钱能生‘火’呢!”回国后,16名“海伦桥”赴美志愿团成员提供了所有第一手资料(包含录音、图片、收据等)及人员签名,联名向旅游监管部门投诉并反映情况,要求赔偿在美浪费时间损失,以及多收团员的所有费用。投诉信向旅游上级部门发出1个多月后,旅游执法负责人答复称“正在寻找法律条文,等待处理。”
    (见《陕西日报》电子版http://esb.sxdaily.com.cn/sxrb/20141217/html/page_09_content_000.htm
二)

关于董芸文章的事实真相
 
陕西日报纪检组:
 
   贵报记者董芸在12月17日陕西日报刊登的《红色旅游,还是黑色陷阱》一文,采用“文革式”语言,点名道姓地对陕西省翻译协会、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及马珂、王伯涛、樊秀娟等进行无中生有的诽谤和侵害。我作为“海伦桥访美团”团长,代表受害者向你们还原事实真相。
    (1)关于这次出访。海伦桥访美团从去年冬天筹划,到今年4月开始启动,一直定位为“中美民间友好交流活动”,由陕西省翻译协会组团,美国“埃德加·斯诺纪念基金会”、美国南犹他大学邀请,去海伦·斯诺的故乡犹他州和埃德加·斯诺故乡密苏里州的四个城市、三所大学、三所中学进行友好访问、艺术交流和义务演出,以促进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这个民间友好访问团,不同于用纳税人的钱出国访问、考察的官方代表团,也不同于任何形式、任何冠名的旅游团。直到今天,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次访美交流是“旅游”或“红色旅游”。如果董芸还有一点良知,就请她告诉大家:她是不是以旅游者的身份访问美国?采用这样的文字作标题,完全是为了与所谓的“黑色陷阱”相对应,以达到抹黑被侵害人的目的。
    该文第一段“致力于搭建中美红色革命文化”的说法,企图歪曲、抹黑这次友好交流的内容,为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做铺垫。但是,这种提法的后果是严重的:干扰了我国的外交政策,极可能引起外交风波,为境外反华势力、“中国渗透论”和“中国威胁论”提供口实。
    (2)第二段称“对大家进行欺诈”。 访美团出发前,西安中侨国际旅行社与陕西省翻译协会签订了正式合同,合同中对出访行程、报价及航班做了详细说明,董芸在合同上签字认可。访问行程完全按照合同规定进行,圆满结束,何来“欺诈”之说?董芸签了合同又不遵守合同,不按合同约定把出行费用按时交给旅行社,耽误了全团全程机票的出票时间,导致其余14人每人多承担了800元机票费。
    (3)关于“保证金”与合同。董芸在第一个小标题“出行前巧设机关”中说,出行前要求每个人向马珂个人账户打了2000元,作为保证金。事实是,从4月该活动启动,就要产生费用,仅去美使馆办理入境签证一项,每人就支付1200元。如果大家都不交一分钱,谁来垫付?办好了签证,若又放弃出访,损失又由谁来承担?缴纳2000元所谓的保证金用来支付这些必须的费用,完全是基本常识。2000元支付了签证、联络等费用后剩余600元,全部转旅行社作为团费,或退给被拒签的团员。
    董称每人向旅行社打款26000元,但至今未见合同和行程,这完全是天方夜谭。由于董芸迟迟不交团费,直到9月28日,她才代表她和她的女儿在合同上签字,这个合同约定了行程和报价,怎能说“至今未见到合同”呢?
    (4)关于“一切费用全包了”。在“出行前巧设机关”第三段,董芸称王伯涛、樊秀娟、马珂在翻译协会办公室一再向团员们表明不要有后顾之忧,“一切费用都包括在40余万元费用里”。王、樊、马三人从未在任何地方说过这样的话,也不可能讲这样的话。合同中明白无误地写着,在三个交流城市,旅行社不提供全部服务;当地朋友若能招待,大家皆大欢喜;不能招待的,就得自己花钱。在交流城市,需要大家花钱租车、进餐时,董芸总是带头拒绝交钱,在国外造成极坏影响,也给全团和组织方造成管理困难和经济损失。
    (5)关于团内的两个人。在“苦涩的挨宰之旅”中,董芸称樊秀娟是赴美全陪,不会讲英语,甚至没有导游证。事实是:此团是翻译协会组织的,不是旅游团,无需旅行社提供领队,樊秀娟自己花钱,作为访问团正式团员出访。根据合同约定,在三个城市,可能会由团员个人现付有关费用。团长指定樊秀娟负责,根据AA制的原则平摊临时租车费、餐费。但每次平摊计算结果出来后,董芸总是带头发难,拒绝交钱。团长本人是我省资深翻译家,作为16人之一,也同样承担平摊的费用,而且还义务承担翻译任务。
   (6)关于托运行李要交费的问题。在“苦涩的挨宰之旅”第二段,董芸提到在机场收取托运行李费的问题,更是让人啼笑皆非。早在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国内航班托运行李一律收费,早已是人人皆知的常识。董芸在机场拒绝缴纳行李托运费,大吵大闹,美国人感到很惊讶!
    (7)关于堪城的租车费。在“苦涩的挨宰之旅”第三段,董芸提到每人缴纳88美金租车问题。合同明确规定,报价不包括在堪萨斯城期间的地面交通和餐费。要租车,就得自己花钱。她说16人每人交88美金,事实是,当时只有14人(两人已在华盛顿提前离队回国)。又是董芸拒绝缴租车费,取消了预定好的轿车,后来又不得不重新预定轿车。由于她的来回折腾,仅堪城租车一项,就给组团单位造成 $1277.50美元的经济损失。
董还称,在堪城“再次向团员收取租车费16美金”,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捏造。
    (8)关于吃饭难的问题。在“苦涩的挨宰之旅”第四段,董芸提到60岁的邹宗美没地方泡方便面的问题,也发生在堪城。根据合同,旅行社在这个城市不提供用餐服务,这就是说,午、晚餐自己解决,吃什么,怎么吃,花多少钱,都是自己的事情。
    (9)最后一站的闹剧。回国前,发生在迪斯尼乐园门前。董芸母女和个别团员,在出国前没有按合同约定交足团费。樊秀娟在访美期间,多次催促但董芸坚持不交,作为旅行社代表和团长分管财务的助手,小樊打了越洋电话,请示中侨国际旅行社老总王伯涛,决定:凡没有交足团费的人,迪斯尼门票自理。作为经营性质的旅行社作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出于无奈,可以理解。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欠钱的董芸倒有了理,追交欠款的旅行社倒成了罪人。
    以上说明,只是针对董芸文中提到的几个问题。关于她本人在境外背离访问宗旨,我行我素,“有失国格、人格”的行为和言论,我们保留向上级有关部门另行反映的权利。
    参加这次访问的,不只是董芸母女,更不用说在现场见证董芸表演的美国朋友和中国访问学者。事实就是事实,谎言是见不得阳光的。
                              马珂(签字)
“海伦桥”访美艺术团团长
陕西省翻译协会常务副主席
    (见陕西省翻译协会网站http://www.chsta.org/news_detail.asp?id=1240
(附三)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2015年10月24日,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陕西省翻译协会的诉讼请求。
(附四)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陕西省翻译协会二审-民终836号 
 
  2016年4月1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起诉,维持原判。

上一篇:媒体人眼中的“去与留”
下一篇:新媒体推广日渐增多 谁来解老年读者之困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