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发展应有自身价值取向——访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左健
www.xinwenren.com  2013-01-23 22:40:41  中国新闻出版报

□本报记者 涂桂林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更新时间:2011-7-25 改制后,大学社变成了公司,成为市场主体,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已经走出了事业和企业的模糊地带,今后需要面对的是毫不含糊的市场竞争,掌握一切符...

 □本报记者 涂桂林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更新时间:2011-7-25  

改制后,大学社变成了公司,成为市场主体,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已经走出了事业和企业的模糊地带,今后需要面对的是毫不含糊的市场竞争,掌握一切符合现代企业要求的市场手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唯有如此,才能谈生存、谈发展。

——左健

2010年6月,南京大学出版社完成转企改制。一年多来,该社发生了哪些变化?日前,《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左健,他表示,该社转企改制走向市场后,发展的机会多了,生存的压力也大了。令人欣喜的是,通过一年来的市场摸索和社会实践,该社逐渐明确了发展思路,选择并确定了自身发展的市场价值取向。

坚持“学术立社,品牌兴社”

《中国新闻出版报》:以前,人们觉得大学出版社的日子较为好过,不愁没米下锅,转企改制后的情况如何?

左健:转企改制是必须的,否则出版社的发展很难与市场接轨。但转企改制后怎么办?市场上有什么样的新发展动向?什么样的发展思路适合自身特点?这是我们大学出版社面临的首要问题。既然市场化这一关必须要过,我们就愉快地接受,就积极想办法去适应市场。以前,我们认为高校资源多,出版老师和学生需要的图书就行了,但现在行不通了。随着出版业逐步市场化,民营企业也参与竞争,这就逼迫我们大学社一定要按市场规则行事,学会竞争,做市场的弄潮儿。

《中国新闻出版报》:大学社走上市场后,如何选择和发挥自身的出版优势?

左健:大学社的优势各不相同,这是每个大学社的立社之基、发展之本。对于南京大学出版社这样的综合性高校出版社来说,无论改制前还是改制后,所依托的南京大学的学术资源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承担学术图书的出版和传播工作,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学术出版是我社的灵魂,改制后我社“学术立社,品牌兴社”的出版宗旨不变,学术类图书的学术品位和品质不变。在我们已经制定的“十二五”重点规划项目中,有“中国现代文化名人评传”丛书(100部)、《中国学术思想史》(20卷)、《全清词》、《全清戏曲》、《南雍学术经典》、“莫里斯·布朗肖作品”系列、《中华图像文化史》、“全球化与国际关系”丛书、《中国思想家评传简明读本(中、英、日对照本)》等15个重点项目,都体现了南京大学最优质的学术资源,是高品位的学术图书。

增强图书市场化程度

《中国新闻出版报》:如今,不少出版单位都注重加大图书出版的广告宣传力度,这是否与市场化有关?

左健:转企改制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提升自己的市场能力,成为富有活力的市场主体,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在意识上,我们都想赚钱,都想做畅销书,但光靠嘴说不行,你必须有能力,需要媒体帮助宣传。现在,我社不但注重选择可靠的有影响力的作者,还加大媒体对出版物的宣传力度。如果我们把一本书悄悄放到新华书店,就如同把一本书扔进了汪洋大海。为此,加大对书的宣传力度,让更多的人知道书的内容、了解书的内涵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市场化的结果,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眼球经济”。过去,大学社在所依托的母体——高校的羽翼下,多少有些“吃皇粮”的性质,自然缺乏很强的市场意识。改制后,大学社变成了公司,成为市场主体,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已经走出了事业和企业的模糊地带,今后需要面对的是毫不含糊的市场竞争,掌握一切符合现代企业要求的市场手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唯有如此,才能谈生存、谈发展。

《中国新闻出版报》:出版社都注重做好图书的选题策划工作,能否谈一谈南京大学出版社的做法和思路?

左健:选题策划是每个出版社必须做好的工作,我们也不例外。在选题策划中,我们的思路是:注重现有优质学术资源的后续开发,厚积薄发,变艰深为通俗,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是我社的《中国思想家评传简明读本》。考虑到该丛书是比较专业的著作,读者面相对狭窄,很难在营销上做推广,我们策划了这套书的简明读本。同时,抓住政府大力推动图书“走出去”和海外逐步形成的“汉语热”契机,我们与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合作,让其“走出去”提供给海外孔子学院的学生。在此基础上,我们又陆续推出中英文对照版,与日本北陆大学合作推出日语本、中日文对照本等。这些书还被列入农家书屋推荐书目和江苏省向青少年推荐图书目录,并不断地重印,成为我社的长销书。

做无可替代的产品

《中国新闻出版报》:现在市场上出现不少重复出版的情况,这对出版社的生存和发展是不利的。

左健:是的,目前有些综合性出版社的麻烦在于,什么书都出,什么方面也不强。有人说,综合就是特点、就是优势,但我认为,综合社的图书结构中,最起码先要分个一般和重点,一般是面子上的,是适应各种需要的产品;主要着眼点应当放在重点上,也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拿我社来说,首要的是弄清自己的优势所在,重点打造学术图书领域的产品,使其成为长线的、可持续的、有特色的、具有标志性的品牌。根据市场情况和形成的优势,在“十二五”期间,我们将重点围绕人物传记、传统文化、民国研究、引进图书等4个方向寻求发展。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民国史、传统文化等板块实行复合经营的模式,把这些板块做精做优、做大做强,做成行业内响当当的品牌,甚至做成无可替代的东西。我认为,这是综合性大学社必须走的专业化之路。

《中国新闻出版报》:为了加强外部合作,2010年,很多出版单位跨地区、跨省市进行联合重组,这是否意味着出版业有可能迎来新的变局?

左健:转企改制本身就是一场大变局,而转企改制又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劳永逸、水到渠成,这不仅需要合理的不断调整的体制机制来支撑,也需要完善的不断变化的市场来承载。目前,许多出版单位主动积极地选择优秀的、拥有出版资源的对象进行合作,广泛地建立企业联盟,大力开拓出版资源,这是出版业市场化发展的一种趋势,如出版社与出版社的合作、出版社与民营工作室的合作等。现在,不少有规模的民营工作室都被省出版集团“整合”了,而大学社罕有行动。我认为,大学社在这方面也要有所谋划。这个机遇错过了,就没有了。近年来,我们与江苏几个地市的政府有关部门签订协议,合作成立了出版中心或分社,呈现出较好的发展势头。如我社常州分社出版了大型古典文献资料《常州先哲遗书》113卷,成为常州的文化名片和常州文化遗产的历史丰碑。我们还在若干所没有出版社的高校设立出版中心,把为高校教学科研服务的位置前移,从而获得了丰富的信息资源和良好的出版项目。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一切为了孩子,亚克西——访新疆教育出版社社长、副总编辑塔依尔·那斯尔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