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昕:说孩子的话 和孩子一起成长
www.xinwenren.com  2016-05-31 12:42:41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时间:2016 5 31  □本报记者 汤广花 编者按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或是被孩子们称为知心姐姐,抑或是贴心哥哥,默默无闻地为孩子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精神食粮,为孩子们排忧解难,引导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6/5/31

  □本报记者 汤广花

    编者按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或是被孩子们称为“知心姐姐”,抑或是“贴心哥哥”,默默无闻地为孩子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精神食粮,为孩子们排忧解难,引导孩子们健康成长。他们就是工作在少儿报刊一线的编辑记者,他们用童言童语讲述着孩子们身边的故事。本期让我们一起走近他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

    《小学生天地》编辑周昕

    “工作10多年,看到新刊,还是会有成就感。”作为《小学生天地》编辑部仅有的两名男性之一,周昕在这里工作了14年,已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编辑了。然而每当新刊印刷出来,他还是无比兴奋。“为孩子说话,让孩子说话,说孩子的话。”周昕说,他在和孩子们一起玩、一起学的同时,也在不断成长。

    编辑少儿刊物是门深学问

    “我能写能画,做少儿读物的编辑肯定很合适。”周昕从小爱看漫画,也学过一段时间的美术。2002年大学毕业后,他凭兴趣进入《小学生天地》成为一名编辑。起初,他以为工作很简单,“无非编编故事骗小孩”,但真正做起来,才发现少儿编辑的学问很深。

    首先要过语言关。周昕回忆,刚开始他一篇文章动辄写几千字,总觉得没那么多字讲不清楚。而编辑部主任却能将他几千字的长文删成几百字,并告诉他语言精简及儿童化的重要性。“有时候自己写的行云流水,但孩子们可能根本看不懂。”周昕举例说,如“《礼记》是西汉戴圣对秦汉以前的礼仪著作加以记录和编纂而成的一部经典著作。”这样的句子比较拗口,小学生阅读起来会感到困难。而将其分解成多个单句,修改为“2000多年前,有一个名叫戴圣的学者,他搜集过去流传下来的一些讲解礼仪的书籍,将它们合编成了一部叫《礼记》的著作”,这样小学生就易于理解了。

    “和孩子们交流时,一定要疯一点。”周昕的性格安静沉稳,但面对孩子,很快就会变得活跃。“要让孩子们知道,这个人不是家长,也不是老师,他是来陪我们玩的。”周昕透露“保持童心”的秘诀是,多参加少儿活动,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每个字都会对少儿产生影响

    “作为一名少儿编辑,不仅要做好刊物,还要肩负社会责任。”周昕说,以前总觉得“少儿期刊是未成年人成长的平台,为少年儿童提供精神食粮”之类的话大而空,没有实际意义,直到最近几年,他才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

    2013年5月,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热播,当时《小学生天地》编辑部正在策划7月~8月的刊物内容。周昕受到电影启发,想到暑假即将来到,6年级的小学生也即将毕业升入初中,于是策划话题“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小学时代”,请一些孩子讲述暑期生活。他选择了湖北省咸宁市的一所农村小学,接待的董老师很热情,受访的6名小学生也特别兴奋。孩子们讲述了许多暑假乐事,像捉知了、钓虾子等;之后,大家又一起合影,采访非常顺利。

    回到武汉,董老师每隔一段时间就通过QQ提醒周昕:等刊物印刷出来,给孩子们邮寄一些。2013年7月,报道终于见刊。当时周昕正在策划一个读者座谈会,忙得不可开交,便决定活动结束后再邮寄。然而一个星期后,董老师打来电话,说要自己开车来武汉取。原来,一个受访的小女孩,在河边玩耍时失足溺水身亡。董老师说要带着杂志去参加葬礼,因为她活着时一直期盼着这篇报道。

    这件事让周昕深深自责,如果能抽出点时间将杂志寄出去,如果小女孩在家看书而不是外出玩水,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少儿刊物要多生产精神食粮,让孩子们多阅读,就会少一些事故。”自此,周昕愈发重视手中的工作,因为“编辑书写的每个字都会对少年儿童产生重要影响”。

    此后,《小学生天地》编辑部专门开办了一些安全知识栏目,如《安全岛》《成长必读》等。平时处理稿件时,编辑也特别注重安全教育,如有的文章提到“到河边游泳”,编辑一定要标注“注意安全,在家长的陪同下”这样的小贴士。

    学会与孩子平等对话

    去年冬天,《小学生天地》与一个慈善组织合作,向湖北省天门市的一所留守儿童学校捐赠图书,周昕作为代表参加捐赠仪式。腊月寒冬,刚到学校,便有大批学生站在校门口列队欢迎。学校举办了盛大的捐赠仪式,几千名学生坐在户外操场上,先是学生代表发言“感谢叔叔阿姨们的帮助”,接着是校长讲话“你们要记住城里的这些叔叔阿姨”……

    “我们少儿编辑常与小朋友打交道,重视平等、做朋友,但这种捐赠具有‘俯视’的味道。”在周昕看来,留守儿童本就缺少父母关爱,性格较为孤僻,这种捐赠仪式不仅作用不大,还可能伤害孩子们本就脆弱的心灵。

    周昕回忆起自己曾采访过的一名留守儿童,小女孩儿很活泼,采访时坦然应对。可当问到“你和城里打工的爸爸打电话说什么”时,女孩儿突然大声哭泣,说希望爸妈能陪在身边。“在他们心中,他们是留守儿童,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这种情绪有可能怨及父母。”等周昕上台发言时,他有意增加了一段话:“今天我们来这里送图书和杂志,是要感谢你们及你们的父母,因为他们奉献自我,去城市建设,帮助城里人。”

    其实,在《小学生天地》中我们能看到有些专栏是帮助小读者解决烦恼。“爸妈外出打工不在身边怎么办?”编辑回复:相比其他小朋友,你可以学到更多的生活自理能力。“当班长,考试不是第一名就会被嘲笑,压力很大怎么办?”编辑告诉他: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在我们编辑部,从来没有‘留守儿童’,只有‘留守天使’。”周昕说道。

上一篇:李乾坤:用爱感悟 童心世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