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内幕!角川制作人特别访谈公布
www.xinwenren.com  2018-01-10 14:14:12  

在进入到2018年之后,相信很多的动漫迷一方面会对过去一年播出过的作品进行回顾,一方面也将对新一年进行各种展望。近日,有日本媒体专访了角川制作人田中翔,来听听他怎么说吧!(有节选)都是内幕!角川制作人
在进入到2018年之后,相信很多的动漫迷一方面会对过去一年播出过的作品进行回顾,一方面也将对新一年进行各种展望。近日,有日本媒体专访了角川制作人田中翔,来听听他怎么说吧!(有节选)
 
都是内幕!角川制作人特别访谈公布
 
Q:去年您负责了《谭雅战记》《游戏人生ZERO》等众多的作品。那么回顾这一年,您有怎样的体验呢?
 
A:在刚过年的时候就说这种阴暗的话题可能有些不妥,但我觉得这是对动画业界而言充满危机的1年了。碟片销量的数字非常糟糕,我经常觉得过去我们掌握的商业方案都行不通了。在这样的现状当中,我带着比较明确的意图进行了尝试,而这其中有了比较受欢迎的作品,并且让原作也卖出去了,这一点真的是太好了。从我个人来说,《游戏人生ZERO》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做新作剧场版动画,因此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而且这份工作也让我难忘。可以说到了我快要死的时候,恐怕也会将这次的工作回忆一遍。
 
Q:也就是说,这部剧场版对您而言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呢。
 
A:在我看来,只要能够制作一部新作剧场版动画,那么哪怕以后把动画这份工作给辞掉都无所谓了。这就是对我而言非常大的目标。而且做到这一点之后,也算是给我的内心画了一个句号。这部作品的碟片也会在2月23日发售,请大家一定要买啊!(笑)
 
Q:说到2017年的角川作品,我觉得《来自深渊》非常厉害。看了一下《少女终末旅行》,也觉得2名少女一边乘坐战车一边聊天的内容非常有挑战性,并且作品的品质也特别高。从好的意义来说,这是一部让人觉得很有兴趣的作品。
 
A:您能够有这样的想法 让我觉得非常感激。自己认为有趣的作品若是能够得到别人的共鸣,我就会非常开心。为了不变成孤芳自赏,我总是要考虑如何将作品的趣味性展现给别人,运作企划跟作品的时候,也不能忘记一种客观的视角。如果最终取得了不错的结果,那么就会对我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我一般就是以这样的姿态去面对作品的。尤其是1月份的《谭雅战记》就获得了很多用户的好评,这在我们进行企划的阶段是没有想到的。另外我所在的动画第二企划开发科有着过去一些老团队的身影,因此不管算好事还是坏事,总之拥有自由倾向的人比较多,这样就跟一科的作品有着比较明显的区别了。当然了,我们也是刻意做出一些风格不同的作品,例如说《来自深渊》就是其中的代表。从各种意义来说,这都是让人耳目一新的好作品。
 
都是内幕!角川制作人特别访谈公布
 
Q:无论是《来自深渊》还是《少女终末旅行》,能够每周保持那样的品质在电视上播出,对此我只能用“很厉害”来形容了。甚至于都觉得有些吓人了。
 
A:感谢您的评价(笑)。这是大家一般没有看过的题材跟元素,而我们在挑选原作的时候,也会找这些动画化之后非常有趣的作品,在制作方面也是尽可能保持高品质。我是在2012年的时候来到角川的,这样的想法从来没有动摇过,在进行企划、负责制作的时候都是如此。
 
Q:先不说您负责过的作品,在2017年当中,有什么动画相关的话题让您印象深刻吗?
 
A:可能我的答案会让您失望,在这一年我觉得就是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企划、是非常平静的1年。没什么特别新颖的作品,过去一些很受欢迎的作品出了续集,但别说是回应大家的期待,甚至都没有引发话题。可能每隔几年就会有这样的变化期吧。我们不得不放弃过去的那些思考方式,也会觉得自己的力量不足呢。
 
Q:原来如此。
 
A:恐怕很多用户也有同样的想法吧。就算他们被问起“你在2017年的时候都看了什么动画”恐怕也会有种迷茫的感觉吧……这并不是单独某些作品,而是一整年的情况了。因此,我也再度感受到不能够再去制作那些套路化的作品,必须弄出一些大家此前没有见过的、能够获得另类乐趣的新作品才行。而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用手头的“调味料”,跟自己团队的部下们共同制作了《来自深渊》。其实为了这部作品的原作,我跟部下还展开了公司内部的竞争呢。
 
Q:是这样吗?
 
A:在原作方竹书房提出动画化的想法之后,我跟部下山下慎平就展开了较量,而且我输了(笑)。他提出的想法获得了通过。而我看了后来的成品之后,感觉不可能比这个做得更好了。因此从结果而言,他的方案才是正确的。
 
Q:那么接下来我想询问一下有关商业方面的问题。最近您也提到过碟片卖不出去的事情,而这几年作品面向海外播放的行为也好,剧场上映的行为也好,都取得了成果。您怎么看呢?
 
A:人们总是在说“卖碟片的商业模式崩溃了”,但说着说着也过去10多年了呢(笑)。感觉都变成了“要完欺诈”了。不过我还是想说,其实目前碟片市场依然拥有着一定的市场,但是数字也确实在发生变化。最近有些在国内并没有引发什么话题的作品,却在海外播出方面卖出了高价,从制作委员会的角度来说,也运作了很多成功的作品。我们公司在国内碟片销量市场方面肯定算不上取得了好成绩,但至少是保本了。这类作品在2016年度到2017年度帮了我们很多忙,但2017年度已经开始下滑,碟片也处于更加严峻的状态了……说实话,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都是内幕!角川制作人特别访谈公布
 
Q:感谢您那么诚恳的回答。那么在田中先生负责的作品当中,是否做了什么新的尝试呢?
 
A:嗯。就如同我刚才说的那样,目前是必须改变商业方案的状况了。不过其实在我心里面还是觉得既然给一部动画投钱了,那么最关心的结果自然是能否畅销的问题。我觉得如果一部作品卖不出去碟片,那么也就没什么做的意义了。
 
Q:(笑)确实如此呢。我也只会在真的喜欢一部作品时,才会考虑买碟片。关于《少女终末旅行》这部作品,我也是听说会附赠第1集的分镜,因此才久违地打算买了。
 
A:日本的所谓深夜档动画,一直以来都有着这样的文化:成为作品粉丝的人为了将其作为纪念,因此才最终买了碟片。并且这成为了商业的支柱。因此碟片销量就会成为粉丝们对我们所制作作品的“答案”,即便现在商业方案非常多,但我们依然很在意销量问题,即便通过其他方式能够取得商业上的成功,但大家心头依然有着“如果碟片能多卖出去一点就好了”的想法。当然了,在除了碟片之外的领域找到突破口,这也是一个正确答案。但我在制作动画时,往往还是以“卖出碟片”作为基本点的。
 
Q:听了田中先生的回答,感觉我刚才的提问有所偏颇了,得反省一下。感觉让您觉得是“在这种卖不出碟片的情况下,有没有其他方法”了。但应该是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情况,才应该在意碟片的销量呢。
 
A:哪里哪里。只不过如果带着“若是碟片卖不掉,那么就从其他方面想办法赚钱”的思路,就做不出TV动画了吧。现在的深夜档动画的商业模式,就是以碟片为基础成立的。如果说这种本质上的东西改变了,那么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但现在说到底,正因为碟片商业体系成立了,才构成了如今深夜动画商业模式的基础。只要想继续守护这个基础,那么就必须将碟片卖出去才行了。这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因为深夜档动画业界是以碟片作为主导的,因此就必须想着“如果制造商卖不出碟片该怎么办”的问题。而且一般碟片销量的作品,在其他方面也能够收获颇丰。因此,我们不能动摇卖碟片的核心。这么一想,感觉我是那种比较复古的类型呢……
 
Q:您在构思企划的时候,也会意识到刚才说的内容呢。
 
A:嗯。因此,如果我的部下提交的企划并不是以卖碟片为核心的话,我固然不会直接说“这个企划卖不出碟片,不行”,但既然有了上述的想法,那么若是达不到“碟片卖不出去,但是这个企划可以通过海外播放权和网络播出决一胜负”的结果,那么往往还是不行的。总之,大家在做企划的时候,也应该考虑这一点呢。
 
Q:听了您的话,感觉田中先生是用非常敏锐客观的态度看待动画业界的。即便是在其他地方可能不会通过的企划,在您这儿依然有可能实现吧。
 
A:该怎么说呢。我在动画业界的经验还尚浅。我之前虽然也在视频业界动作,但主要是跟国外电影打交道。从事动画行业也就6年多吧。而且不光是深夜档动画了,现在轻小说什么的也都进入到了动画业界呢。例如说,其实我就连初代《机动战士高达》《新世纪福音战士》之类的作品都没好好看过。当然了,这也是我刻意决定不去看的(笑)。
 
Q:您的发言显得干脆利落呢。一般的人,往往都会觉得“有些东西还是得看看才行啊”。
 
A:我也做过功课,是将其作为知识来了解的哦(笑)。只不过很难点燃观看的热情,恐怕我本来就不算一个喜欢动画的人。哦这么说可能会引发误会,我不是将动画视为特别的存在去喜欢,一般我会将时间用在看电影或者国外电视剧上……总之,我喜欢有趣的东西,而不管它是否采用了动画的形式。只要有趣就喜欢,没意思就不感兴趣。这一点可能跟动画观众的视角有些偏离了吧。如果这种新观点能够做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那么自然再好不过了。但也很有可能跑偏了呢。
 
Q:说起来,《少女终末旅行》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观,而在这种世界观之下展现日常剧情,确实让人觉得非常新鲜,我都吓了一跳。另外第2集当中也有洗澡的镜头,从这种意义来说,也算是一种萌系动画了呢。
 
A:如果您有这样的感觉,那么就算是被我们预估到了。我也会想着“这么做的话,恐怕大家都会觉得开心”。基本上我不是那种投入到作品当中的类型,而是以俯瞰的形式,去思考到底好不好看呢。
 
Q:这也是以一位彻底的、市场人的角度看待问题呢。
 
A:恐怕就是这样了。我觉得如果自称“喜欢动画”,可能会显得太过于轻浮了。也许我是没有自信判断自己是否属于这类人吧(笑)。
 
都是内幕!角川制作人特别访谈公布
 
Q:请您谈谈对今年的抱负吧。
 
A:2018年将会有一些原创动画播出。这些也是我将自己此前积累的经验都运用起来的作品。从1月2日开始有《比宇宙还远的地方》、4月新番当中有《多田君不恋爱》等。我是将自己接触过去作品所拥有的感受,跟迄今为止培养出来的技巧融入进来,然后去创作的。这两部作品能否得到大家认同,也会决定我今后的方向。搞不好还会让我直接退休了呢……(笑)
 
Q:哪里会有这种事(笑)。不过也是赌上这两部作品的原创性了呢。
 
A:我觉得这真的是决定自己今后发展的一年。《比宇宙还远的地方》是交给MADHOUSE制作的,而《多田君不恋爱》则是动画工房。制作人员也都跟我有过一起工作的经验。因此如果大家能够期待就好了。

上一篇:重庆工商大学管理学院代表团赴厦门大学等五所高校交流访谈
下一篇:两个女王相遇互谈双方 令人惊讶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