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文化大咖盛宴 读者济济一堂
www.xinwenren.com  2018-01-12 07:49:49  

  成都弥漫着浓浓的文化气息,一场文化大咖盛宴在九方文轩books举行,读者济济一堂,聆听新媒体时代的作风,学会新的新作方式。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详细内容报道。  读者济济一堂,听老学者流沙河谈
  成都弥漫着浓浓的文化气息,一场文化大咖盛宴在九方文轩books举行,读者济济一堂,聆听新媒体时代的作风,学会新的新作方式。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详细内容报道。

  读者济济一堂,听老学者流沙河谈文化、教授葛剑雄讲城市、教授王笛聊成都味,几个小时的密集时间内,大量专栏作家陈季冰、侯虹斌、连清川、唐映红、吴强、闫红、阳淼、周成林、张明扬、张丰……进行一场头脑风暴!

一场文化大咖盛宴

一场文化大咖盛宴

  葛建雄:成都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

  “您最喜欢的五座城市是哪里”?当主持人抛出这样的问题,葛剑雄诙谐而不失智慧地答道:“成都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的确,人们对城市的喜好会随着年龄、心境的不同而变,葛剑雄说现在自己年龄大了,会更喜欢休闲生活化的城市,对于如何保持一座城市的文化吸引力,他说在现代化、后工业化和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更需要一种文化自觉,而一座城市标志性建筑和基本街道网络,对保持一座城市与众不同的文化气质起着关键作用。

  著名学者、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以《互联网和城市化进程中如何保持自己的城市特点和吸引力》为主题展开演讲。当下的互联网写作,在本质上必然是一种城市写作。成都作为中国最有魅力的城市,对蜀地之外的人一直有着极强的吸引力。在互联网时代,一个城市还能否保持自己的地域文化特色,文化如何在城市发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葛剑雄带来自己独到的观察:一个城市需要自己的街道网络,和标志性建筑,留下古老的历史,这是城市文化传统,有这些老城有历史,才能传承。

  在下半场,众人期待的成都文化界泰斗流沙河与知名历史学家王笛就“什么是成都味儿”进行了一场成都方言版的精彩对谈。流沙河通过讲故事的方式为大家讲述了自己心中的成都,其中包括乐山为何而“乐”的故事,都让大家听的津津有味。而王笛则认为成都味儿是具有综合性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它在几千年的文脉中不断发展而来,很难用几个简单的词汇将其概括,美食、茶馆、小街小巷、太古里都可以是成都味道。

  郭沫若少年时在乐山码头写下的诗

  在90年代,流沙河还住在大慈寺附近,他看到了郭沫若的故事。

  百年前,郭沫若坐木船从家乡乐山到成都。那个时候郭沫若才14岁,完全是小孩。流沙河读郭沫若的自传知道,有一次,郭沫若从乐山到成都,全部是木船逆水行舟,花了一个星期。而今这路程只要两个半小时,当时郭沫若这个少年离开家乡走这么远,母亲送他离开,在乐山码头上了木船,离别时,母亲哭了。郭沫若在船上写了首诗:“阿母心悲切/送儿直上舟/泪枯惟刮眼/滩转未回头/流水深深恨/云山叠叠愁/难忘江畔语/休作异邦游。”

  流沙河伸直手指一字一句强调:“什么是文化?这就是文化。百年前的14岁的孩子。写得多好啊!最珍贵的历史文化就是这样的,就在乐山。”根据这一故事,流沙河提到,乐山大量保存了古代汉语中的“入声”语音。

  随后,流沙河聊,成语“仁者乐山”,乐应该读yào,却被很多人误读为“le”。乐山的名字从此而来。流沙河笑言,“我们这些老东西还在,才可以知道。”

一场文化大咖盛宴

一场文化大咖盛宴

  “这就是文化。”流沙河说,如今他成为今天这样一个老夫子,不是他自由选择的。因为遭受到一些挫折,他开始研究数学物理、古代天文学、现代天文学、四书五经。专研古文字学。这些都是使他多余的经历有一个去处。

  流沙河说自己不是一个诗人,你们提到那两首诗,一首是《理想》,非常长。流沙河每次进学校,那些学校的学生站起来集体背诵。他总是低下头感到愧疚。“他们被迫背诵,苛刻死板,如果我写短一点。不用背那么久了。”

  “至于另外一首《就是那一只蟋蟀》,纯粹是余光中80年代初期给我写的信,他想念四川,我就找朋友找到他在四川读了7年的那所中学,他在诗中写道“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只。“四年后,余写的《蟋蟀吟》中两行:“就是童年逃逸的那一只吗?一去四十年,又回头来叫我?”信上的那句话触动灵感,流沙河写了这首诗作答。

  流沙河说,《就是那一只蟋蟀》只是作答,余光中是抛玉引砖。“所以我不是诗人。”流沙河再次强调。

  流沙河,不仅是当前国内最知名的“文化大家”,也是腾讯大家年龄最大的作者。今天,和他一起对谈的嘉宾是研究成都的著名历史学家王笛。什么是真正的成都味道?王笛说,这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的。王笛,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历史学者,现为澳门大学历史系主任。

  王笛介绍,流沙河老先生是他爸爸同事和老朋友,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互称“老根”。流沙河经历很坎坷,他爸爸总是跟我说。流沙河的书,视频几乎都看过了。他非常了解流沙河先生。

  “我真正来的目的,给王笛教授扎起。”流沙河说,再次见到王笛让我震惊。他的父亲是老根,过去每天早晨,王笛的哥哥端着大锅,从布后街2号,到省文联伙食团窗口上买菜买饭。当时矮小的王笛在身后跟着。

  直到十多年前,他的父亲给流沙河送一本书。说,这是王老二的毕业论文。这本书的题目是《清末初期,长江上游区域社会研究》。流沙河说自己相当震惊。他怎么这么有能耐了?

  同样是那一个人,放在不同的地方变成不同的人。

  流沙河想起,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就是orange!”流沙河风趣,在聊天过程中,冷不丁说个英文单词,逗得读者哈哈大笑。

  经历了各种起伏跌宕,流沙河说,他才懂得真正知道什么是中国文化。

  专栏作家如何赚钱?

  来自冰川思想库的四位专栏作家又开始了一轮聚焦于互联网写作的圆桌对话。“十万加到底意味着什么”?对此陈季冰开玩笑地说到:“越是十万加的作者,越是三观不正的人”。经过几位老师的激烈讨论,大家普遍认为十万加并不是评断一篇文章好坏的绝对标准,高级的写作并不是为了迎合大众,而是以一种合适的方式去表达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写作更大的意义是在于一种价值观的引领。他们严肃思考,认真写作,但是“收割”流量,在成都,他们与读者一起分享他们的秘诀:“保留写作根本的目的,以合适的方式表达我们认识正确的东西。要改变的是写作方式。写作是很私人的事情。最根本的底线是遵从自己。不应该迎合他人写作。新媒体时代,学会新的新作方式,但是读书人,写作人底线。”

  专栏作家如何站着把钱赚了?专栏作家如何形成自己的风格?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而对于专栏作家而言,他们的写作也是各具风格,独树一帜。就“专栏作家如何形成形成自己的风格”,闫红、周成林、张丰三位专栏作家分别谈了自己的观点。“闫红老师可以靠讲红楼吃遍天下,而周成林老师写作则只为了自己”,张丰用简洁的语言一语道出了两位作家的最大特点,而对于自己,他则谦虚地表示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形成一种有鲜明特色的风格,不过每当张丰发言,台下都会爆发出阵阵掌声。

  最后,唐映红、候虹斌、吴强、阳淼开启了一个最令现场观众关注的话题,“互联网时代,专栏作家如何养活自己”,四位作家根据自身的经历,给大家做了真诚的分享。写作是一种职业,通过它可以更好地养活自己,但重要的是写作为人们提供了一种窗口去表达自我,实现自我。

  以上就是有关一场文化大咖盛宴的内容,看完后相信大家都了解了吧?如果你还有其他疑问或者需要了解更多相关访谈就关注我们网站吧!

上一篇:万盛青年镇开展“好人在身边微访谈”活动
下一篇:谈2017年反腐败工作 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巩固发展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