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区委书记朱芝松做客对话区委书记节目 访谈实录
www.xinwenren.com  2018-06-21 16:39:46  中国新闻人网

  秦畅:朱书记,我最近在闵行各个地标性的地方溜溜达达兜兜转转,今天有很多故事要讲给你听,有很多在闵行以前都没有发现的地方要讲给你听。  朱芝松:谢谢秦畅老师对于闵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心,你都走了哪...
  秦畅:朱书记,我最近在闵行各个地标性的地方溜溜达达兜兜转转,今天有很多故事要讲给你听,有很多在闵行以前都没有发现的地方要讲给你听。
 
  朱芝松:谢谢秦畅老师对于闵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心,你都走了哪些地方?
 
  秦畅:我今儿一个一个拿片子放给您看,我还要考试你,看看您去过这些地方没有?
 
  朱芝松:我看你走了多少地方?
 
  秦畅:今天只放给你四个地方看,等到以后有机会多放给你看。
 
  朱芝松:好的,谢谢。
 
  秦畅:书记,我们进入正式访谈之前,我特别想知道您今天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来了。我刚才跟您说过我还算过闵行通,还去过闵行不少地方,可这个虹桥商务区的企业服务大厅我还真是第一次来,您为什么选这个地方和我们这次来做“对话区委书记”系列。
 
  朱芝松:你是第一次来,这是我们的一个初衷,因为虹桥商务区建设是中央给上海市委市政府部署的一件重大的区域开发任务。
 
  秦畅:它未来是整个长三角发展的一个策源地?
 
  朱芝松:就是这样,这个地方经过十年的发展从规划到建设,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我们虹桥商务区,也是闵行区南虹桥商务区管委会办公室所在地。这个地方为了方便入驻虹桥商务区企业办事,我们在这个大楼里面专门布置了行政服务大厅,这样有利于企业入驻、登记以及开展各项工作的方便。
 
  另外更重要的是背后展现的虹桥商务区闵行未来一部分规划,总体来讲商务区规划你是知道的,我们虹桥商务区一共86平方公里,那么在闵行行政区域内有46平方公里,虹桥商务区86平方公里闵行区占了53%。以前对虹桥商务区开发分为核心区、主功能区,除了核心区和主功能区之外闵行区大概还有15平方公里多是属于闵行区要自主负责开发的区域,这张规划图展示了闵行区,我们俗称南虹桥。苏州河以北那部分是嘉定,人家叫北虹桥。长宁1号航站楼东面一点,所以人家叫东虹桥。青浦当然是在虹桥西面,所以人家叫西虹桥。剩下再叫虹桥只能叫南虹桥。
 
  秦畅:不过南虹桥你刚才告诉我在虹桥商务区占了53%。
 
  朱芝松:闵行区域范围46平方公里,大概是53%。闵行的核心区和主功能区有一部分是市里虹桥商务区管委会和申虹公司负责规划开发。我说的南虹桥是指除去主核心区和主功能区之外闵行那部分。
 
  秦畅:您这个真的打开我的视野,我们闵行未来参与服务长三角服务全中国,其实闵行地理区域优势决定了你在一个节点上,它这种服务空间和半径是很大的。
 
  朱芝松:对,可以说真正向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能够辐射江苏、浙江、安徽这个虹桥商务区真正是一个策源地,是一个源头,我们可以说是一个集点,它辐射面可以辐射到三个省。
 
  秦畅:我刚才来的时候真的站在沙盘前站了很久,我刚才想朱书记来了一定要问他这些地方他去了几个地方?而且是有些建成了,有些正在建,而且用了一个特别好的词叫这是未来。朱书记,我们今天谈的也是与未来相关的话题。
 
  朱芝松:把你领到这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今年11月份我们要开中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就在这儿边上召开。要你熟悉,也要通过你向全市、全球介绍闵行在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我们承担的功能,我们的区位在哪。国家会展中心是在青浦区,国家会展中心东面那条河以东,也可以说东、北、南都是闵行,国家会展中心除了西面在闵行包围之中。
 
  秦畅:书记,这个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在我们俩的题目设计当中,又跟国际进口博览会联系到一起。接下来进入到正式录制四个片子的阶段。
 
  其实谈到刚才您说到闵行区的虹桥商务区的未来,朱书记我联想到了最近我们正在进行打响“四大品牌”,改革开放再出发对于上海这座大城市新任务和新的战略目标。你想四大品牌,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到闵行寻找能代表未来的四大品牌具体项目是什么,我今天就一个一个地放给您看,我们通过一个一个的项目,我特别想听您给我讲讲看您是怎么看这些项目,这些项目为什么代表着我们闵行发展的未来,这些项目怎么带着更多项目步步落地,然后在闵行土地上开出未来可持续发展的硕果来。我们先来谈第一个,您看一下小视频,我去了一个看上去挺不起眼,但是承担着大功能的区域。我们听众先通过一个片花认识一下这个地方,现场我们和朱书记通过3分钟实地探访小片走进中国版权中心华东大厅。
 
  秦畅:书记您好,我特别没想到挂了大牌子“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华东大厅”我真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它在闵行,而且它承担的还不仅仅说是很单一的一个类别,它是几乎所有我们涉及到门类,你要确认你的权属,这里完全可以给你一门式办。为什么这个版权中心会在闵行出现?
 
  朱芝松:秦畅老师不应该觉得奇怪,因为闵行一直是产业大区,也一直是科技大区。特别是进入信息化时代、网络化时代之后闵行在相关一些知识产权产出方面是非常大。跟你说一个数字,我们闵行区2017年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了59件,这应该说是在全市是领先。知识产权保护现在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如果你记得的话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专门提到了知识产权保护。或者说我们现在和美国发生的贸易战当中,知识产权保护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我们结合着我们的区位情况。

  秦畅:这本来就是闵行一个重大需求。
 
  朱芝松:对,一个重大需求。我们和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联系,设立了华东版权登记大厅。设立一年多版权登记大厅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了解到一年时间不到他们就对软件著作权就登记了上万件,我们应该为知识产权的保护这种制度能够在我们闵行区能够很好地贯彻,或者为我们整个上海市科创中心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提供一些平台。
 
  秦畅:您告诉我们说正是因为闵行对于知识产权确权需求量大而衍生这样的需求,这种需求最后变成了闵行、上海整个华东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性的支持。在这样一个大厅里我们那天正好碰到了很多前来办事的市民,他说我在这里进来之后把想法给到版权保护中心,我把很多材料通过各种渠道和网络提升最后就确认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的。我说如果不发生纠纷的话有什么问题吗?他说我不用等到未来,我拿着这个东西的话,万一谁侵权我我就理直气壮。现在企业和个人越来越意识到知识产权重要性,为知识产权保驾护航提供服务业成为了闵行打造品牌一种必须。
 
  朱芝松:对,我们不仅为知识产权保护提供服务和支撑,我们还为知识产权交易打造了一个平台,上海知识产权南部分中心也在闵行,而且就设在我们零号湾双创基地,零号湾你肯定去过,它就在二楼,为我们一些创新创业同志们。
 
  秦畅:它还有保护创新创业的功能。
 
  朱芝松:对,而且为技术创新交易提供一些方便。
 
  秦畅:闵行还是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科技成果又变成对于权属有所认定,所以这是保护链。在做服务过程当中你想到的可能不是一个点上的服务,如果能够串起一个链条服务上来更加能够促成闵行向高端产业和先进制造业上进行发展。
 
  朱芝松:对,闵行在知识产权保护和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都做了很多探索,闵行区好像是全市唯一一个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示范区。
 
  秦畅:我查过了就是您。
 
  朱芝松: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上海也是唯一一个示范区,我们把这两个金字招牌打造好,整个在闵行形成知识产权很好的环境,打造好服务的平台和载体,为成果转化能够规范进行,为制作权权属人都能提供支撑。
 
  秦畅:当闵行高高地举起这个牌子的时候,擦亮这个金字招牌的时候,最后就变成了这个区域的标签和吸引力,别人就会对闵行贴上这样的标签,那个地方对于知识产权是相当相当重视的。
 
  书记说到知识产权保护,我这次在闵行探访四个品牌项目的时候,我们代表闵行文化品牌的中国网络视听产业基地也让我大吃一惊。在紫竹科学园区里面有那么大的文化产业基地,我们通过小片看一下好吗?
 
  秦畅:这是我在网络视听产业基地的一段探访,刚才您好刘总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不断提集聚集聚集聚,我一直在问他你集聚了什么?他告诉我叫全产业链的集聚,集聚一定是时间很长的概念。他还说了秦畅我们看准了这件事慢慢做,不断地打我们的品牌,最后它变会自成一个品牌。好像这跟我们整个闵行气质特别相符,你们做文化的时候是有这种耐心慢慢地集聚,用集聚最后推升出一个闪亮的品牌吗?
 
  朱芝松:是,我还不知道中国上海国家网络视听基地你是第一次去,可能紫竹高新区你可能去过很多次,因为紫竹高新区是在上海说法是东有张江南有紫竹。这个国家网络视听基地是上海市政府和原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做的一个部室合作的项目,它是国家级的项目。因为在紫竹高新区内要布置一些产业,它一定是和张江区域错位发展。
 
  秦畅:大家要有自己的想法、特点。
 
  朱芝松:各有特点。作为闵行来讲闵行一直是产业大区,是科技大区,到了一定的时间我们产业的布局肯定要做一些调整。在“十三五”规划中闵行的制造业就安排了四大产业,其中有一个就是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是四大服务业其中之一,我们在做强国家网络视听基地的同时,也在闵行全区域范围内扩大文化创意产业的布局。
 
  这个和我们市政府发布的上海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规划也是相匹配,我们争取在“十三五”末期,市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再增加80亿元。同时使我们闵行区文化创意产业能够占有我们GDP达到13%左右,那么也布置一批文化创意园区,布置一批文化创意产业的基地。主要围绕着我们紫竹文化创意国家网络视听基地,然后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可能要布置一个文化创意产业贸易基地,因为这个地方也是接壤我们国家会展中心。还要在七宝搞一个文化艺术交汇基地,另外还有在浦江镇,我们布局了浦江传媒演艺板块,也是文化创意一类。
 
  秦畅:等于你把文化产业链条上各个重要的环节都要在闵行形成一个链条,我去的那个只是网络视听产业基地其中之一。
 
  朱芝松:我们浦江镇那边打造的浦江东方媒体城也是和你上海广播电视台一起合作的,包括还有我们一些大型国企一起合作,打造上海这样一个媒体高地。
 
  秦畅:我刚才在网络视听产业基地里面探访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因为我们也是做视听产品,这里面有很多做视听产品非常丰富。

  朱芝松:网络电影、网络剧。
 
  秦畅:还有一些音视频的产品,还有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现在很活跃的视听公司都在你们基地。
 
  朱芝松:我本来不知道,我知道的话这次就放在那边,那边网上直播演播室都做的不错。
 
  秦畅:我看到一个规划图,我们眼见只是其中一部分,它有一个大“Z”型的规划图,未来它要规划成像一个城一样。不仅仅是一个城市,您刚才讲东西南北中在闵行全部都有。
 
  朱芝松:这个地方规划布局的时候是40平方公里,目前建成是20平方公里,包括服务设施,包括拍网络电影、网络剧和做一些动漫必备设施都是紫竹高新区和网络视听基地筹备。将来从事这些作品创作的同志,你完全可以带着创意直接到里面,这里面有演员、设备都可以提供。
 
  秦畅:从服务到文化都是相融相通不是割裂开的,这个服务又有很多空间和场所,最后帮助你进行文化创意的制造。
 
  朱芝松:没有创意的设计哪有制造,没有创意哪有广大人民需要的产品。
 
  秦畅:这句话特别关键,未来我们要在更有品质和更美好生活当中一定要有创意创造。
 
  朱芝松:有创意才能制造出来,否则你制造出来的产品就不受欢迎了。
 
  秦畅:可能就不是这个时代人们能够需要的产品了。太棒了,书记这一点您立刻把我们带到了制造,您已经带着我们走近了我们特别想了解的制造。那么闵行在打造制造品牌的时候是沿着什么样的路径在走的,我去的这个点我个人认为太有特色了,因为平时这个地方进不去,我特别感谢这次基层探访机会让我走进711研究所。
 
  秦畅:朱书记刚才是我在711所一次探访,军民融合这个概念去年我们在对话区委书记当中您也说了多次,您说未来在闵行将有更多部署。我去了711所才知道,他们其实跟闵行和跟一个区域合作已经长达十几年时间,一直在相互协同。他高兴地告诉我你下次还要再来,因为在浦江镇上我们将呈现更加生动让军民整合的大空间,您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空间吗?
 
  朱芝松:好的,因为闵行是产业大区也是制造业大区,我在很多场合说过闵行区上个世纪50年代建区的时候就是因为要在闵行区部署我们国家重工业基地在华东地区,这就是我们说的“四大金刚”上海电机厂、上海汽轮机厂、上海锅炉厂和上海重型机器厂。同时还布置在闵行区南北走向浦西方面,就是吴泾地区的化工企业,我们说的“五朵金花”闵行区应该是中国重工业的摇篮,也是化工工业的摇篮。
 
  工业制造业一直是闵行区立区之本,闵行区对于制造业发展一直高度重视。本世纪初我们上海一些军工企业都是看重了闵行区位,在他们扩大研发和生产的时候都纷纷搬到了闵行。这里面包括了船舶四大大型研究所,还航天十几个研究所都在闵行集聚。再加上本世纪初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整体搬迁到了闵行来,为闵行制造业发展带来了新契机,也给我们军民融合发展趁势而上创造了条件。刚才你看到的711所也是我们闵行区军民融合一个典型的例子,711所利用它的核心能力开发了民用柴油机和船用柴油机,他们在浦江镇又和我们拿了一些土地资源,准备用它研究所下面711重工品牌在从事船用发动机生产。
 
  秦畅:民用化生产。
 
  朱芝松:对,这个未来也可能成为闵行制造业的品牌。还有一个你也知道的,中国航发商发发动机研发公司也在闵行。我们现在在民用船舶发动机和民用的航空发动机方面,我们闵行又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
 
  秦畅:书记,听您这么一说上海制造其实在闵行一直在延续着,有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们觉得制造是不是在上海大的区域环境当中也有很多争论还需要吗?您这么一说完,闵行就是产业云集,而且重要的技术高地产业云集,这应该是闵行基因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朱芝松:对,在我们每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你还可以看出来,实际上闵行GDP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值了。我们制造业和服务业,我们统筹的“二产”“三产”其实各保持着50%的比例。制造业提供的财政收入还可以达到40%左右,我们闵行区“十三五”规划制造业2020年还要占GDP比重达到40%,这是我们的一个大规划。
 
  不仅把传统“四大品牌”让它在创新当中产生更多上海品牌,一些新产业也要出上海制造品牌。最近特别流行人工智能领域闵行区也做足了布局,比如说我们和上海交通大学合作成立了医用机器人,医用机器人研究院,我们和交大正在谋划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我们引进了国内人工智能方面特别有实力和影响力的像哈尔滨工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他们都将在闵行围绕着人工智能和军民融合产业打造一些研究院或者基地。
 
  秦畅:也就是说我们闵行原有的制造强区的产业会随着升级换代整合更新的新鲜技术来,我看到你们闵行行动计划当中成为新兴产业策源地?
 
  朱芝松:对,一定要成为这样的策源地。我们闵行比如说化工区现在在吴泾化工企业基本上调整到外地去了,但是吴泾还保留着华谊集团重要的研发机构,它的材料研究院系、化工研究院还是留在闵行,它会成为很好推动未来产业发展的动力。
 
  秦畅:那么我这么理解不知道是否准确,在闵行原有产业基础都在,产业基础在就说明产业链匹配性、协调性、包容度,再加上产业一直在人才也集聚,您刚才列举了那么多资源,这些资源今天面向未来转型过程当中,我们快速叠加进最新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这个产业升级换代就迎来了很好的时机了。

  朱芝松:对,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
 
  秦畅:这种转型会难吗?因为您以前产业是有你的逻辑和惯性,在面对这些新兴的时候,我这种叠加我们能推动还是能组合,这个东西是要靠市场自己的力量吗?
 
  朱芝松:市场力量也要靠,政府也要引导、支持。比如说“四大品牌”转型和华谊集团转型,他们相应一些产业肯定要转移出去,我们不能固守着“四大品牌”不动。我们要鼓励“四大品牌”电器集团、华谊集团、仪电集团,我们希望他们利用现有的资源推进一些他们产业的升级换代。
 
  秦畅:政府在其中推动、支持他,如果他想转的话我就给你足够的支持。
 
  朱芝松:包括高校,交通大学成立研究院我们也是主动用区属企业投入一定的资金和支持他快速地形成一些技术创新的成果,快速地进行产业化。
 
  秦畅:在这种转型期过程当中,所谓战略机遇期到来的时候,一个区域怎么做就显得特别重要了。你是不是张开怀抱热情地拥抱、敏锐地捕捉,还是觉得我原来走得挺顺利,就按照原来产业相当不错基础做,最后就不一样的结果了。
 
  朱芝松:对,技术的创新和更新速度非常快,遇到的时候你要抢抓机遇。我们现在对于先进制造业大家都非常重视,上海市各个区都非常重视。我看其他一些省市政府也都非常重视,你要没有这样一种胸怀拥抱它,那么机会就稍纵即逝。
 
  秦畅:书记,这是不是跟你是科技人员出手有关,你的科技敏锐度和快速升级换代的包容度。
 
  朱芝松:我们区委四套班子领导,对于发展新技术和新产业都和我一样,抱有很高的热情。我觉得在谈发展闵行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这些产业大家意见都是非常一致,而且都特别乐意来推动我们产业的升级,没有什么犹豫,我看他们都很支持,不光是我。
 
  秦畅:我想起您去年送我那《科学简史》,这其实就是一种思维方式。
 
  朱芝松:《科学简史》指的是我们发展的理念,以及应该采取什么做法。
 
  秦畅:上海制造在闵行既有基础同时又有现在对于未来转型的拥抱,所以我在您的战略布局当中看到了有若干个空间、政策、计划都是在让这些东西一点点落地。
 
  朱芝松:对,我们现在闵行区整体来讲要打造南上海南部智造带。
 
  秦畅:书记我能不能通过这次节目告诉大家,如果您对高端智造业感兴趣的话这是您未来的方向,或者企业认为自己属于这个行列的话闵行是不错的选择。
 
  朱芝松:对,我也想通过你们和通过媒体,对于我们从事战略性新兴产业研究或者生产制造企业或者个人,我们闵行欢迎他们来。
 
  秦畅:到闵行来肯定要感受一下闵行的服务,刚才朱书记开放的胸怀,包括刚才相关支持理念落地的话,这就会成为您说的策源地、集聚地,最后能够生发出新兴产业的力量。
 
  朱芝松:我们希望通过努力成为上海或者是战略新兴产业一个策源地。不仅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在闵行发展的好,我们希望它能够在上海发展的更好,将来要在长三角发展的更好。我接触一些企业家都是有这样的一些(胸怀),我们从事战略新兴产业也说,我们在有些省市发展的不是很顺利,不顺利的原因不是说政府不支持或者资金不够或者怎样,最主要的是上海是吸引人才集聚的地方。他们说我们不是不想在外地发展,我们也想,可能外省市提供的条件比上海政府提供条件可能更加优惠,但是没有人。我觉得上海作为我们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发展排头兵,闵行区也要在上海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中间要走到上海各个区前列。
 
  秦畅:书记,这番话又让我想到了接下来探访目的地,您非常重视人才和人在闵行生活的感受,这次四大品牌当中专门有了上海购物,我探访这些购物目的地的发现原来这些目的地打造也在集聚人,当你把人服务好的时候,这个关联度就更加强。
 
  朱芝松:我们“十三五”要打造现代化主城区,这些购物环境也是我们宜居一部分。如果生态条件很好,但是生活的有很多不方便还达不到宜居的要求。
 
  秦畅:我们来看一下七宝万科。
 
  秦畅:七宝万科也是让我眼前一亮的商场,告诉书记那天探访完这个项目之后我就剁手了买了不少东西。
 
  朱芝松:那你在这个地方买了不少东西有没有冤枉感?
 
  秦畅:有。我觉得怎么我一下子就焕发了我的消费欲望,我发现这就是今天做商场最大好处,它可以激发起你。我那天没有说我要买什么东西,这是不是今天的消费,它不是为了买而去的,是你进入了那么一个环境,给你营造了那么一个空间,你就真的有了我要消费欲望。所以我说我完全被这个商场洗脑了。
 
  朱芝松:我们刚才万科这位负责人说的这个商场应该做的比较成功,这个也是闵行区在适应目前电商平台不断发达情况下,政府和企业一起推进消费升级很好的做法。有一个名词叫“体验式消费”。

  秦畅:因为我体验了我就有消费欲望。
 
  朱芝松:线下商场为你们创造很好的环境,让每一名顾客或者你开始不想做顾客的情况下进去之后产生一种非常轻松、愉悦的环境。自然而然地就引起你消费欲望,你虽然做采访,并不想买东西,被环境一吸引你又买了不少。你刚才说你冤枉不冤枉,实际我觉得你不冤枉,是你心甘情愿被体验式消费吸引了。
 
  秦畅:这可能就是我们今天上海品牌背后的深意,我那天看了一下我买的东西我回去网上都可以买到。我们这个环境营造的是家。
 
  朱芝松:七宝万科打造的定位非常准确,就是打家庭消费,到万科去的这些顾客基本上都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去。你看到了有的孩子在里面做培训,家长在健身房健身,有的就是在逛街,等孩子培训、体育运动完了之后可能还会在万科里面吃一顿饭,一家小聚一下都会消费。原来万科旁边有很多线下消费,后来万科做体验式消费做的比较成功,也把周边的顾客吸引过来了。闵行这样的一些商业综合体还很多。
 
  秦畅:我听说颛桥有一家由于客流拥挤。
 
  朱芝松:万达广场,闵行南部商业综合体一直比较匮乏,因为历史发展的比较早,所以在南部布置了一个万达。我们这边虹桥天地也是很大的购物中心,去年刚刚开业吴中路万象城、爱琴海,爱琴海有骑马、滑雪,万象城有滑冰,爱琴海还有图书馆里面的造型特别好,你都去过了?
 
  秦畅:我去过了。
 
  朱芝松:我也去过了,这些商业综合体的建设我们是依托非常有经验的市场主体开发,最近万达准备在浦江镇还要开一个非常大商业综合体,弥补闵行东部商业综合体还满足不了周围人民群众的需求的需要。
 
  秦畅:朱书记,以前我们一直觉得电子消费时代来了之后,你在手机上按按键完全可以满足你很多消费需求,有时候我们发现需求也是可以挖掘和调动出来?
 
  朱芝松:对,通过网络大数据的分析还是可以知道一个区域消费群体的需要,最需求什么我们就部署什么,这也是商家愿意干的事情。
 
  秦畅:这次探访给我最大的体会,你看商场已经到外环了,虽然我的区域位置不是通常意义上说的所谓商业中心或者人流密集地,可能它成为了周围市民们幸福生活的场所,甚至在那里他们能够买到和享受到跟全球最好同品质的一些服务,这个未来是不是就是我们闵行要推动的闵行区幸福生活,闵行人的生活品质的支撑力?
 
  朱芝松:对,通过我们的努力,李强书记提出创造品质生活,我们通过努力对这些商业设施、布局,他们对于消费方式的引导,我们可能使老百姓在闵行生活更高兴。有一个同志曾经对闵行商业综合体的布局编了一句话叫“两天三万家多宝,盛事中华爱莲梦”。两天是指虹桥天地和龙湖天街,“三万”是指万象、万科、万达,家多宝是汇宝、宝龙,这都是指商业综合体。盛事中华爱莲梦是龙盛、仲盛,然后中庚,在南方商城那里,爱莲梦是爱琴海,莲是莲花国际,梦是龙之梦,还有好几个梦我也记不清楚了。横批是怡丰百联,我们莘庄镇有一个怡丰城,这都是体验式消费大型商业综合体,来满足我们闵行250万群众的购物需要。
 
  秦畅:闵行是一个大的人口导入区,如果我们闵行人民对更有品质生活和更美好生活有消费需求的时候。
 
  朱芝松:另外闵行居民收入都很好,他们都很有钱,消费能力都很强大,所以这些商家们愿意到闵行办商业综合体。
 
  秦畅:这个晒在朋友圈里拉仇恨的。
 
  到闵行如果找工作或者就业的话,它有非常齐全高端智能制造产业链,还有相应科研院所和高校。如果你在闵行可以享受各种各样文化消费服务的话,我们发现不仅有产业基础,我们还提供了各种各样文化空间和消费空间。
 
  朱芝松:文化空间接下来还要做更多工作,包括现在正在建设的闵行博物馆、海派艺术馆,我们可能还在闵行有一些区域在部署一些大型文化设施,围绕着文化的项目也正在筹划当中。
 
  秦畅:所以在闵行要构建一个以服务为根基。
 
  朱芝松:不仅满足物质食粮,精神食粮也要有满足,让他们物质上消费,精神上也要有消费。
 
  秦畅:前一段时间我认真读了闵行公布的打响“四大品牌”未来三年行动计划,这个行动计划当中我不知道作为书记您在心里面有没有时间表或者任务表,或者对照行动纲要计划你们班子对于未来的畅想,比如说明年有机会再见到您的时候,您会告诉我在这个行动当中哪些东西特别值得让市民有感受度或者获得感,有这样的计划图吗?
 
  朱芝松:市委提出打响上海“四大品牌”,这个和我们闵行区的发展“十三五”规划应该说非常契合,或者闵行“十三五”发展规划和市委提出“四大品牌”也是遥相呼应。对照市委李强书记提出“四大品牌”建设要求,我们原来“十三五”规划可能有一些标准就不够高,现在按照市委工作部署下之后,我们正在修订我们包括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上海服务的三年行动计划,有一些计划已经在推进过程当中,但是根据最新的对照最高标准,我们正在修订我们闵行四大品牌的三年行动计划。我想到2020年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市委和市政府工作部署,也不会辜负我们闵行老百姓对我们工作期望。
 
  秦畅:我们也希望这“四大品牌”能够构建起闵行未来清晰的发展路径,在这里我们盯准目标,齐心协力一起为了实现计划,我们在三年时间里一起齐心协力做好。
 
  朱芝松:我们区委区政府四套班子都是这样想的,闵行各方面条件优势非常好,区位优势非常明显,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在上海“四大品牌”打造过程当中凸显我们闵行的能力,也是通过我们的努力希望能够把四大品牌和全市其他区拼个高下。
 
  秦畅:非常感谢,更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最后能够构建起上海未来美好前景。
 
  朱芝松:我们希望秦畅老师多到闵行来,你看今天我们谈论的话题很多都是第一次来,以后你还要多来,闵行372平方公里和250万人民始终欢迎你。我也希望你们“对话区委书记”多搞几场。
 
  秦畅:谢谢朱书记让我们感受更多,发现更多。
 
  朱芝松:谢谢。

上一篇:中国书画名家杨志谦艺术人生访谈录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