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 文化频道 >

儒教宗教化,此正其时——对黄玉顺教授关于儒教看法的回应

作者:中国新闻人网  日期:01-24
来源:

么为什么非要把儒教放在宗教的范畴下考量呢?为什么不为儒教量身打造一个独特的范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学界和民间对儒教与其他宗教(特别是基督教)可比性的判断都是基于一种直觉式的认识,而并非宗教理论建构的产物。并且,儒耶之间儒佛之间等等类似的比较通常都是在以下一些非宗教层面展开的:就像基督教在西方社会的角色一样,儒教对传统中国社会也进行了全方位的型塑(功能主义视野);作为一个整合性的结构,儒教传统锻造了中国哲学、伦理、政治、法律等等一系列知识系统,并对现代中国人的精神意志仍然有着深刻的影响(历史的视野);更重要的是,把儒教放在宗教框架下来考察对当代中国社会具有哲学、文化、社会甚至是生命存在方面的现实意义(文化的视野)。仅仅把儒教或儒学限制在形而上的层面来讨论,无法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形而下的层面,而这正是当今中国社会诸多问题所在。像熊十力、牟宗三等二十世纪现代新儒家,学问不可谓不大,但他们对社会大众的影响微乎其微,对形而下问题的解决也爱莫能助。正如黄玉顺教授所言,佛教、道教、回教和基督教等现代宗教,都是在现代性的条件下建构出来的,与其原初的面貌相比都有了很大的转变。儒教宗

教化的问题,其实就是儒教传统从前现代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变的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在传统社会,儒教是一个无所不包、无所不能的整全性系统。但在很大程度上以西方现代化模式为圭臬的现代中国社会,儒教已经从社会各领域各层面全面退缩,虽然其影响还多多少少存在。因此,在现代性条件下,唯一能够让儒教实现重新定位、最大限度发挥其社会文化功能的领域就是宗教。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彻底解决,儒教尚未完成现代性的转化。当然这个现代性转化,在很大程度上仍要参照西方的模式,具体就是基督教的现代转化模式。不是说他们是唯一的真理,而是他们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所积累的经验和教训仍然值得借鉴。

“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儒教宗教化,此正其时也!


--------------------------------------------------------------------------------

* 首发:www.yuandao.com

[①] 见黄文《关于当前“儒教”问题的几点看法》,www.yuandao.com

[②] 同上。

[③] 见《史记·游侠列传》。

[④] 见《晋书·宣帝纪》。

[⑤] 见郝逸金“儒家、儒教、儒学”,见于任继愈《儒教问题争论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

[⑥] 见任继愈,《儒教问题

争论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

[⑦] 见李申《中国儒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2000年; 《中国儒教论》,河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

[⑧] 见《原道》第2辑,团结出版社,1995年。又任继愈《儒教问题争论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

[⑨] 欧洲中心主义的颠覆标志着宗教这个来自欧洲的概念不再具有传统上所认为的“普世合法性”,相反,其合法性和适用性必须在具体的应用中得到检验,并且随着人类认识的进步,也要不断得到修正和优化。

[⑩] Richard Robinson, Defini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p.5.

[11] 见黄文。

[12]见米湾:《建立儒教组织的理据》,www.yuandao.com

[13] 见余英时《现代儒学论》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

[14] 参考维基百科的定义: Doctrine is a codification of beliefs or a body of teachings or instructions, taught principles or positions, as the body of teachings in a branch of knowledge or belief system。

网友评论(0)

教育频道|新闻在线|生活频道|作家频道|
文化频道|新闻人物|信息频道|
综合 > 文化频道 >
中国新闻人网手机门户-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