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幽:做驻外记者就像行军打仗
www.xinwenren.com  2015-07-15 15:35:30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时间:2015 7 14   □本报记者 魏芳  人物素描 陆幽 中央电视台驻欧洲中心站记者。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导系毕业,记者中的文艺青年。做过6年报纸记者和两年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5/7/14

  □本报记者 魏芳

  人物素描

 

    陆幽

    中央电视台驻欧洲中心站记者。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导系毕业,记者中的文艺青年。做过6年报纸记者和两年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跑过财经,也曾“落户”中央电视台五套《足球之夜》并成为首席记者。

    江苏江阴,历史上被清军屠城也不投降的城市,所以江阴也被称作“义城”。江阴人大多有这种不妥协的风骨,从小生长在江阴的陆幽,也认同这一点。从报纸记者到电视编导,再到中央电视台驻欧洲记者站记者,她一步一个脚印,适应了媒体工作的高强度、快节奏,也享受这份职业带给她的快乐和满足。她乐于追问,喜欢表达,享受思考和写作。在陆幽看来,记者之于她不是一份职业,早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兴趣是稀缺资源

    陆幽热爱足球,也报道足球。

    学生时代,她就不同于一般的女球迷,别人看帅哥,她看技术、看规则。“我喜欢足球,是喜欢其间的戏剧张力和自由感。”陆幽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她仅有的踢球经历是在北京广播学院(现为中国传媒大学)上学时踢过学校的“月光杯”。因为她懂规则,越位就不跑了,而其他人不会,所以她经常很快就被教练替换下场了。

    陆幽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爱好会成为工作的一部分。“我的幸运是我天性喜欢足球,加上我的职业平台和我的个性几方面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同时又因为足球和央视的‘放大’作用,让我很快被别人知道,兴趣在我的职业中恰好成为一种稀缺资源。”现在足球对陆幽来说是一种放松,每次重回绿茵场,闻到青草的味道,她会觉得连呼吸都很畅快。她说,“其实每个人都有天性,不要因为应试或者生活的压力去泯灭它。”

    在别人的印象中,陆幽似乎只是一个体育记者,但驻外记者并不能专跑一个领域,每个记者都要成为一个专家与杂家合一的人,不管是时政、经济还是文化,驻外记者都要有起码的了解。只是相对来说,陆幽更喜欢做体育,在体育方面她是个专家。

    随时补充“弹药”

    “做驻外记者就像行军打仗。”虽说记者本身就是一项体力消耗极大的工作,但这种状态更多是指精神上的高度紧张。在陆幽看来,相对于国内记者很多事情都能做到预知和预判,驻外记者往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突发状况,接到任务就要立马带上装备出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熟悉背景、采访做连线,这种状态就像行军打仗一样,随时都要给自己补充“弹药”。

    这次国际足联爆发的布拉特腐败丑闻,对经常“混迹”足球圈的陆幽来说,早有预感,因此她能在第一时间采访到最了解事情真相的人。但是如果遇到骚乱、灾害等突发性事件,她也只能边做边学,给观众传递尽可能详尽的消息。

    在英国,当地人所了解的CCTV通常是中央监控系统的英文缩写,而不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因此,在采访中,陆幽常常要跟对方解释,CCTV是一个比BBC大10倍的中国电视台。没有CCTV这张“通行证”,驻外记者只能依靠自己的沟通技巧和专业能力得到采访机会,这让陆幽愈发了解记者这个职业。

    对于自己目前的状态,陆幽坦言,父母早就习惯了她飞来飞去。“有时候他们会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既希望我忙一点,因为这样我能多出镜,他们能在电视里看到我;又怕我太忙了,身体会吃不消。哎,可怜天下父母心。”陆幽感叹道。

    该坚持的决不妥协

    从陆幽的很多经历看得出来,她是一个不妥协的人。

    2015年6月10日,北京申办冬奥代表团在洛桑陈述后的第二天,在当地进行现场展览,当时发现有“藏独”分子在现场干扰,工作人员立即上前阻止,与陆幽配合的摄像师也去帮忙,这一举动挡住了一些外国媒体的镜头。回到新闻中心后,有个外国记者开始对这个中国摄像记者恶语相向,陆幽立即站出来为这个同事辩护。“摄像师的英文不好,那个外国记者这样对他进行语言攻击是不公平的,我们只是意识形态不同,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有权力指责我们。”说到这里,陆幽还有些愤愤不平。陆幽说,这样的事情在她的记者生涯中不少见,尤其是意识形态上的不同会让中国人遭受很多刻板印象、偏见,甚至敌视,“如果在这时候妥协,人家就会更看扁你。”

    对于记者这个职业,陆幽也有一种“不妥协”。朋友圈里的同行掀起一阵阵离职潮,但陆幽明白,她已经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记者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永远充满了未知并不断打破未知。这个职业赋予了你提问的资格,也赋予了你传播的权力,不论大平台还是小平台,平媒还是电视,如果你不思考不提问不写作不表达,就肯定不是个好记者。”

    陆幽觉得,做记者是学不来的,而是在实践中磨出来的。对她来说,做记者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她乐在其中。

上一篇:郑笑枫 一条内参带来的厄运
下一篇:姜靖:美国这样培养科技记者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