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行:抗战记者无愧历史使命
www.xinwenren.com  2015-09-11 15:15:51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涂桂林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时间:2015 9 11在武汉武昌水果湖边,人们经常看到一位老人独自散步,他步履矫健,背在身后的双手总是握着一根拐棍。雷行在采访中(前左一)资料图片这位老人名叫雷行,已经
作者:涂桂林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5/9/11

    在武汉武昌水果湖边,人们经常看到一位老人独自散步,他步履矫健,背在身后的双手总是握着一根拐棍。

雷行在采访中(前左一)资料图片

    这位老人名叫雷行,已经95岁,抗战时期他曾任《晋察冀日报》记者、《察哈尔日报》副社长、新华通讯社鄂豫分社社长。雷行的二女儿袁志群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尽管雷行年事已高,可他腿部的力量依然很强,坚持散步,而且方位感很清晰,从不迷失方向。袁志群说:“我父亲经常给我们讲,在抗战时期,他外出采访经常步行六七十公里山路,双腿练得特别有劲。而且每次外出采访,他都先记住自己走的方向,一旦遇到敌人,就往回去的方向撤退,以免跑进敌人的占据点。这样,便练就了他无论身处何处,都有很清晰的方位感的能力。”

    办报环境简陋

    报人却是热血沸腾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妄图灭亡中国。雷行和千千万万热血青年一样,奔赴延安抗大。

    1939年中秋节后,雷行到敌后抗日根据地晋察冀边区的学校学习,毕业后到晋察冀通讯社当记者。不久,晋察冀通讯社与晋察冀日报社合并,雷行就成了晋察冀日报社的记者。当时,邓拓同志在晋察冀日报社担任社长。

    开始,晋察冀日报社的同志住在阜平县一个叫三将台的小山村,这里的十几户人家沿着一条沙河居住,河里已经结了冰。平时,由于没有桌椅板凳,大家只能坐在草地上或石头上,两腿并拢垫着衣物写字。到了晚上,用饭碗装上豆油、蓖麻籽油,就成了油灯。为了节约,这种油灯全屋里也只能点一两盏。没有书报看,没有收音机,天黑后为了节省灯油,大家都早早熄灯。白天,虽然屋子到处透风,同志们却总是热血沸腾,激昂地唱着抗日歌曲。

    之前,雷行没有学过新闻知识,没有办过报纸,他只能在办报中摸索着学习。邓拓等领导时常对他讲敌后边区的抗战形势,指出必须依靠群众,向地方干部和八路军指战员学习,揭露日寇的侵略罪行,报道边区军民对敌人英勇斗争的事迹,鼓舞边区军民的抗日斗志。

    抗战形势残酷

    记者练就抗敌本领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练就抗敌本领。《晋察冀日报》的记者都会投手榴弹、打枪。每到一个地方采访,记者先要了解附近敌人的情况,敌人可能从哪里来袭击,自己从哪里撤走。据雷行讲,当时游击区流行一个顺口溜:“蛇的脑袋八哥嘴,母猪肚子兔子腿。”意思是说八路军抗日干部和游击队员“会钻”:善于深入游击区、敌占区,寻找时机打击敌人,开展抗日工作;“会说”:善于做宣传动员工作,哪里有群众,就想尽办法去做工作。这些,也是记者必须具备的素质和开展工作的前提。

    雷行说:“人们常说一手拿笔一手拿枪,其实,当时的《晋察冀日报》记者除了个别人有枪外,一般都没有枪,只有两颗手榴弹,遇到敌人,一颗投向敌人,自己乘机逃脱。如果逃不脱,就拉响另一颗与敌人同归于尽。我的同事陈辉就是这样壮烈牺牲的。”

    1941年6月初,敌军调集重兵,企图一举消灭八路军在晋察冀的抗日力量。

    一天半夜时分,敌军向霸县西部、大清河以东逐村密集开炮。雷行随司令部人员突围,想穿过封锁沟,敌寇用机枪大炮轰击拦截。不多久,天空下起倾盆大雨,麦田和路上积满雨水。雷行一行人走到大清河堤,怕对岸敌人有防备,向南转移。突然接到命令向西渡过大清河。由于下着大雨,河水猛涨,雷行与部队一起游过了河。正想休息,敌人尾追而来,他们只好迅速向西撤,准备进入白洋淀。不料,在白洋淀北面遭遇敌兵,保定、徐水的敌人也从西边包围过来。紧急情况下,大家只好拿起枪同敌人在白洋淀北面、容城南面的平原上展开了激战。由于敌人炮火猛烈,敌众我寡,部队许多同志,包括《晋察冀日报》的很多记者,都在这场战斗中壮烈牺牲。

    后来,雷行怀着对敌人的仇恨,采写了一篇《敌寇对我大清河以东百余村的残酷搜剿》的报道,发表在1941年8月8日《晋察冀日报》上,展现了晋察冀抗日军民不怕苦、不怕死的英勇精神,唤起民众团结抗日。

    满怀悲愤写报道

    控诉日军罪行

    抗战时期只有学会游击战,才能够在敌后当战地记者。

    1943年春天,敌寇对晋察冀边区的北岳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晋察冀八路军第一军分区驻地易县狼牙山周围是其重点。

    一天,敌人从狼牙山的四面逐步包围上来。雷行随一分区部队和易县县委的领导干部撤到狼牙山的棋盘坨,棋盘坨正是1941年狼牙山五壮士英勇跳崖的地方。这里山峰陡峭险峻,北面山坡垂直而下。当天晚上,雷行随部队穿过敌人的封锁线,沿山坡向东北方向突围,转移到敌人包围圈外。当时敌人妄图围歼我军主力,一分区部队顽强抗击,打死打伤很多敌人。

    在狼牙山下的菜园村,敌人抓住老百姓,逼问“八路军哪里去了?”很多老百姓大义凛然,怒斥敌寇。日军疯狂屠杀老百姓,烧房屋,掠夺牛羊、粮食。敌人刚撤走,雷行就和地县干部到菜园村和附近村庄慰问安置受难群众。群众纷纷向他们控诉日寇的残暴罪行。为此,雷行采写了一篇《血海深仇狼牙山》的通讯,发表在1943年6月2日的《晋察冀日报》上。

    回顾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记者生涯,雷行说:“《晋察冀日报》记者竭尽全力投入全民抗战的伟大事业,无愧于党和人民的期望,无愧于抗战的历史使命,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上一篇:面对歹徒 女记者李松梅:“把她放出来,换我进去!”
下一篇:诺贝尔文学奖颁给女记者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