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朋乐:帮助一些人改变一些事
www.xinwenren.com  2016-05-24 14:32:57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时间:2016 5 24  □本报记者 李明远 编者按 新闻背后往往伴随着记者不断求索的艰辛,而这样的辛劳对于调查记者而言体会尤为明显。其实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有志于新闻事业的同行,有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6/5/24

  □本报记者 李明远

    编者按 新闻背后往往伴随着记者不断求索的艰辛,而这样的辛劳对于调查记者而言体会尤为明显。其实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有志于新闻事业的同行,有助于还原真相的现场,记者的身影看似渺小,但他们却为做出好新闻而默默奉献着心力。

\

    比较尖锐,又有些神秘,这是多数人对于调查记者的印象。在与新京报社深度调查部记者赵朋乐聊天后,关于调查记者具体印象的关键词又多了质朴、积极与专注。《火碱勾兑洗涤剂洗出7天酒店白床单》和新京报社发布的关于这篇调查报道的版权声明,让更多人记住了赵朋乐的名字。这几天,赵朋乐正忙于写一篇耗时1个多月的调查报道。对于这篇即将见报的稿件主题,她暂时保密。

    但当《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询问赵朋乐怎样做好调查报道时,这位大学毕业两年多的25岁女记者立刻打开了话匣子:“我觉得,首先要喜欢这个行业,要有情怀、新闻理想来支撑。其次,要能吃苦,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同时,要能坚持下去。此外,还要有比较敏锐的观察力,这部分我还没有达到。”赵朋乐的回答很谦虚。她说自己的新闻理想很简单,就是通过自己的报道,帮助一些人、改变一些事。

    平台支持助其成长

    作为新闻专业科班出身的赵朋乐虽然正式入行年头不长,但从事新闻工作时间不短。2014年毕业的她,在上大一时就在校园媒体做采写工作,在大一暑假时已经在媒体实习。毕业后,她通过应聘加入了北京晨报社社会新闻部。在这里,她从最基本的社会新闻开始做起,写了很多接地气的稿件。也是在这里,她开始接触调查报道,揭秘贩血黑链、暗访私营彩票站、调查票贩子……一篇篇调查报道通过她的笔写了出来。

    为了向更锻炼人的岗位发起挑战,2015年,赵朋乐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应聘了新京报社调查记者一职,最终顺利通过。而让她感到备受鼓舞的是,新京报社对于调查报道持绝对支持的态度。深度调查部中有40余名编辑记者,每个人都是执行力颇强的精兵强将。赵朋乐在这个集体里获得的信息是:“记者专业地做采访、调查,其他的事情由领导来考虑、负责。”这让《新京报》的调查记者能够全心投入于事实的挖掘中。

    “我写每一篇稿子,都不是只靠我一个人。”赵朋乐说,来自团队的支撑,给她提供了不断成长的环境。而报社对于调查报道采访中资金方面的支持,也让记者不会因为担心采访过程中的支出,放慢调查的脚步。

    暗访“入戏”才更合情理

    调查报道需要讲究专业性与准确度,每次采访,都需要记者阅读大量专业资料。这对赵朋乐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真正的困难是调查报道过程中碰到的一些瓶颈。

    让赵朋乐印象深刻的是,在做《易经班“导师”手机号码测命运》这篇报道时遇到的情况。为在报道中核实关键人物“导师”林弋茹的身份,赵朋乐找到2013年~2015年一些培训班网上报名通知留下的相关号码,逐一拨打询问。但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赵朋乐没有突破,一直都在外围打转。终于有一天,赵朋乐根据网上的一个帖子,找到了对林弋茹非常了解的一位曾经的合作者,赵朋乐在获得这位合作者的信任后,还采访到了相关人士近20人。这样的突破让赵朋乐喜出望外,也让她了解到,做调查报道需要锲而不舍地努力。

    在一些调查报道中,为获取真实可靠的信息,有时需要用到暗访的方式。在刚开始接触暗访时,赵朋乐要不停“自我催眠”:“我不是记者,我就是那个角儿。”在有了一些经验后,她如今已经比较容易“入戏”。在全方位无死角安装摄像头的洗涤厂车间,她是拼命干活的工人;在拍卖公司,她是积极接洽客户的联络员;在私营彩票站,她是手脚勤快的打票员……赵朋乐认为,在以虚拟的身份“隐身”于一个工作场景中,不得不“入戏”。因为这样更合乎情理,也更容易获得受访者的信任。

    在一些调查报道发表后,赵朋乐也会收到一些威胁的信息。在揭秘贩血黑链的暗访报道中,赵朋乐几乎已经和一位特别信赖她的血贩子成为朋友。在报道发表后得知赵朋乐的真实身份后,这个血贩子打电话指责她,她为此大哭了一场。而如今,面对各方的负面反应,她已经非常平静。那么,如何做到规避风险、保护自己?“采访时要多方核实,要对事实负责。报道中呈现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出处的、有证据的,就不怕被挑刺。”赵朋乐的回答坚定有力。

    对舆论监督作用深信不疑

    在受众注意力很难集中的互联网时代,一些调查报道的生命力可能并不长。对于投入很多精力的调查记者来说,会不会觉得遗憾?面对这样的提问,赵朋乐说道:“我不会觉得有遗憾。我们会不断跟进此前报道的问题,看看报道是否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并及时告知公众最新情况。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断地追踪监督,多多少少会起到一些作用。”

    赵朋乐告诉记者,新京报社的一个前辈曾说过,调查报道就像是高速路上的交通标志牌子,能够提醒大家生活中衣食住行等方面出现的问题。这样的提醒能够督促社会更加良性发展。赵朋乐对此深信不疑。

    “我现在把90%以上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也有特别特别累的时候,想歇一歇。但我喜欢这份工作,会继续坚持。”赵朋乐说,她心里有个很理想化的想法。如果每个部门、每个企业,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好好发展,社会就不需要调查记者。“我希望大家都能有公民意识。每一个人都要关注自己身边的世界。不要觉得当前存在的现象与问题和自己没关系。其实我们做的每一项调查,都和身边每个人息息相关。”

    随着时代的变化,新京报社也开始向全媒体方向转型,注重视频内容的制作和微信公众号的制作。“我们做调查报道,也尽量把一些调查画面呈现给大家。”赵朋乐说,报社的转变给调查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她也在实践中不断思考,如何具备画面意识,给读者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

上一篇:徐剑桥:踽踽独行而不惧
下一篇:任桐:为群众排忧解难11年的“80后”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