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岐花落与花开——佛山市三水区芦苞镇长岐村(中国最美古村)
www.xinwenren.com  2013-01-25 22:58:22  人民日报海外版

麦 苗《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2年03月16日 第15 版)  长岐村,坐落于广东佛山市三水区中北部的芦苞镇境内。古村始建于明代,现存最古老的建筑建于清朝初年。  古时芦苞:  小村临水建,船只往...

麦 苗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2年03月16日   第 15 版)

 

 

 

 

  长岐村,坐落于广东佛山市三水区中北部的芦苞镇境内。古村始建于明代,现存最古老的建筑建于清朝初年。

  古时芦苞:

  小村临水建,船只往来勤

  800多年前,有“南宋四家”之一美誉的诗人杨万里到广东为官。当他乘船经过北江边的胥口镇时,观此两岸芦苇丛生、荻花瑟瑟,不禁诗性大发,吟出《明发青塘》一诗:“芦荻叶深蒲叶浅,荔枝花暗楝花明。船行两岸山都动,水入诸村海旋成。”在诗人的描绘中,这是一片充满活力的水系,芦荻、蒲叶随风摆动,岭南佳果荔枝红似花朵,而诗人行船游走在这芦苇荔枝之间,侧畔有水上人家轻舟过,驶往诸江村。

  杨万里一诗题目中所提及的青塘,古称胥口镇,今名为芦苞镇,长岐村便在此镇之内。由于芦苞镇地处珠水西江与北江之交汇处,自古便商船云集。在古镇四周的水网上亦星罗散布着傍水而居的村庄。船只驶入这里纵横密布的大小河涌支流,与芦苞四周岸边星罗密布的村庄往来,为村民们带来海盐,又换得庄稼,进行物品交易。

  珠水有一小支流九曲河,在小河蜿蜒入北江之前,岔开了一条水路流向西江,就在开岔之处,长岐村便临水而建,水流向西流出,又从南面流进,形成三面环水之境。

  长岐人:

  包容外来客,落户成大家

  与珠三角水系的大多数村庄相似,村中居民是在长达5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陆续迁至此地,聚落成村的。

  长岐村中有钟、何、黄、卢四大姓氏,其中家族成员最庞大的是卢氏,全村一千多口人中,卢氏占了一半。然而人数最多的卢氏并非开村之祖,甚至是四大姓氏中定居最迟的一氏。开村的乃是来自花都的钟氏,与钟氏同出于花都的黄氏随后亦安家至此。及至黄氏定居百年之后,广州白云神山镇来了卢姓的父子三人,他们本是因为家乡人口过多,而被迫到外地去讨生活的。当他们行至三水与花都交界处,见这村庄风水甚好,遂客居此地为村民做帮工,最后落籍定居,开枝散叶转而成为村民一员。这父子三人便是卢氏祖宗,父亲名为卢时忠。这是“文革”中被毁的族谱上所记载的,卢氏后人自海外带回了影印本:“卢时忠于大明年间来本村……忠号岐初,故本村名为长岐,又名岐山”。这一记载还道出了村名的来历,这村西侧曾有一岐山古庙,在建村之前就已存在,由是村随庙名定为“岐山村”,后来卢氏人丁兴旺而成为村中大姓后,觉得这村名恐犯了古庙忌讳,便改称“长岐”,取长期居住在岐山之意。

  古迹遗韵:

  背靠文笔顶,满塘荷花香

  沿芦苞涌向东6公里左右,便是长岐村。过长岐大桥进入村内,古村坐东向西缓缓铺展开来。村口有两塘引自北江水的方塘,边上并排立着4株几人合抱不来的大榕树,而静水泛出的波纹则映衬在榕树上,恬然之感油然而生。这4株榕树中,靠北的那棵最为奇妙,这本是两棵品种不同的榕树,一棵大叶,一棵小叶,经过长久时间的生长,竟融为一体,生出的叶子一边大一边小。每年夏天,村里人都在其中一个方塘中栽下荷花睡莲,至初秋,竟得满塘荷香。如是村口上下两塘,一塘是古村倒影,一塘是风摆荷叶,远远望去,古村山水独好。

  这古村的姓氏宗祠呈一字排开立于水旁,各户房子顺次排于其后,逐渐往山顶延伸,越往高处,房子越年轻。这山不高,村民称其为文笔顶,乃一小山岗,旁边甚至还有一木棉岗略比此高。建村筑屋之时,村民们为了让村子所靠的小山显得巍峨些,便合力削去木棉岗的顶部,填到文笔顶上。背靠文笔顶,本意是希望长岐村文人辈出,而有意思的是,添加上去的那一截山顶,今天却成了年轻人谈情说爱之地。经过长久的岁月浸淫,山上的植物更替了数次,如今已是本地桉茂盛的小树林了。

  机关重重:

  金汤堡垒护长岐

  长岐村中可以找到的最老的建筑材料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即老房子根下的红色巨岩。那些红岩是用船自西江运来的。始建于明末清初的钟氏、黄氏、卢氏等宗祠几经翻新,依然竭力保留原貌,尤其是如今村里人数最多的卢氏宗祠,里面的壁画和雕刻已有上百年的历史。

  宗祠之后是村民住房。各房建筑不但讲求美观、划一、坚固,而且还十分人性化。漫步行走在二人宽的巷道中时,不时抬头看到活灵活现、或雕刻山水、或雕刻花鸟鱼虫的壁上灰雕。古人所用的颜料之鲜艳,令今天许多画家都羡煞无比,两三百年历史的雕刻,外层颜色仅仅是红色有些许剥落而已。许多房子的四角安着巨大的“笨脚石”花岗岩柱,用以支撑借力,石板路亦坚固非常。

  自文笔顶俯瞰这里的百来间古屋,只见飞檐画栋,镬耳耸立;由麻石、青砖和洋灰铺成的二人宽巷道在古屋间交错相连,一路拾阶而下,自文笔顶直通村口水塘,笔直而划一;村口两侧还有特地留出枪口、侦查口的更楼,飘出水塘而立,夜夜通报平安。

  三面流水一面靠山,村外的自然防线已然厉害,而村中更是“机关重重”。村中古屋内部的主要格局是一厅四室,看起来像北方的四合院,此外还有一厕一天井,还有一条暗道。暗道一般通往邻里,平时作为下水道之用,有砖头掩盖,若是哪家人不小心遭遇暴徒强闯,居民便可推开砖头穿过暗道溜到邻居家里躲避。不仅如此,暗道也通向古屋间的巷道,每条小巷都有三两闸门,并有更夫巡守,确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放下闸门后,强盗进不来。万一有强盗闯入门里,也可以将其困于复杂交错的巷道内“瓮中捉鳖”。由是,村中未曾遭遇盗贼洗劫。

  如此守卫森严的村庄,宛若一金汤堡垒。 

上一篇:卿罡:北斗七星布局的古村(中国最美古村)
下一篇:坐看长江万里船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