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海湾
www.xinwenren.com  2013-04-17 15:20:13  中国新闻人网

三年的军校生活一直憧憬着,有一天我穿着白大褂,像天使般行走在急需我关怀治疗的病人面前,为他们排除病患,将会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而现实生活碾碎了我色彩斑斓的梦幻。毕...
        三年的军校生活一直憧憬着,有一天我穿着白大褂,像天使般行走在急需我关怀治疗的病人面前,为他们排除病患,将会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而现实生活碾碎了我色彩斑斓的梦幻。毕业后我被分到一个很远、很偏僻的场站卫生队工作,而且是地处海拔2800米的高原,条件是艰苦。初到那儿,由于缺氧、头痛得厉害,觉也睡不好,有时被几声狗叫而吓得更是难以入眠,还有那呼啦拉的狂沙风敲打着窗户发出的声音。
       还记得刚来的时候,政委和几个同志来看望我们,政委人很风趣,说起话来也挺有意思,他说:“小张呀!你这么瘦弱的,可挡不住这里的狂沙风,这里风刮起来,可以把人刮几里远呢   要准备吃苦呀!”当时,我还不相信,心想政委一定是在吓唬我。过了几天,那狂沙风果然光临了。那天,我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那狂沙风说来就来,铺天盖地,整个房子笼罩在一片昏黄,整个房子笼罩在一片黄色雾带的世界里,我被风吹得站立不住,大了几个趔趄,我赶忙站到办公楼里去了,才免去了一场灾难。
       这儿的工作自比不上大医院的繁忙,每天只是打打针,发发药,病人也只是轻微的头痛脑热,病得厉害一点就送到大医院治疗了,所以工作是极轻松的。可在这里业余生活是单调的乏味的,白天还好一点,一到了晚上,就更难熬了,孤独与寂寞是难以排遣的。
       有一次,在一个没有风沙的夜晚,月亮悬挂在天空,夜显得非常宁静与温弱,我打开门站在月光下,心有几分感动,急忙进屋叫了我的同学小魏,建议一起去散步,我们沿着马路向飞机跑道的方向走去,远处传来悠扬的吉他声,还有一声:“我真想家呀!”是谁在拨动这忧伤的琴弦,是谁在发泄心中的怨恨,又是谁在这月明之夜思念远方的亲人。我有些伤感,拉着我的同学回宿舍了。
       生活就是生活,你热爱它,它也热爱你。奉献,应当是我们这一群高原官兵最崇高的思想境界。(作者:张晓珍)

上一篇:秦歌:陕西方言
下一篇:父亲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