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www.xinwenren.com  2013-04-17 15:21:45  中国新闻人网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慢慢长大成熟,摹然间,对儿时的事深有感触,引起我揪心的疼痛,使我有一种欲望,欲望变成希望,并且迫切地寄托在笔下写下来,就好像有种解脱,有种豁然开...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慢慢长大成熟,摹然间,对儿时的事深有感触,引起我揪心的疼痛,使我有一种欲望,欲望变成希望,并且迫切地寄托在笔下写下来,就好像有种解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不能忘记,不能忘记父亲的背影,不能忘记那被操劳痛苦的脸,那是一个秋天,一个数日不见阳光的秋天,烟雾弥漫着大地,空气令人窒息,好像酝酿着一场可怕的灾难,而就在这阴雨霏霏的日子里,这种气候最不利于草木植物的生长,农民盼望着成熟的棉花要成为泡影,老天作梗,这样的气候不仅不利于棉花的传播花粉,而且更可怕的是长满青虫,我那时年龄小,不知道这个虫叫什么名儿,可是我清楚地记得这种虫皮肤是青青的,身体胖乎乎的,长2cm左右,它吃棉花的叶子,而且还吃花朵,吃掉花朵也就意味着没有收成,看着满地的花朵,农民们急了,有钱的人赶紧买来农药。我们家过着清苦的生活,几乎没有钱去买那昂贵的农药,我看到了父亲的背影,看到了父亲清瘦而走路有些颤微的背影,父亲站在田埂上来回地徘徊着,痛苦不堪,突然父亲说,我们下地捉吧,在这种潮湿的气候下,虫子没法活动,只能躲在花心中偷吃,这时候捉它是最好的,我们全家人每人拿着一个瓶子,在每一个花朵里找,找着了就用夹子夹出来放在瓶子里,父亲说看谁捉得多,如果谁捉得多,过年的时候,一定给她做新棉袄,我们姐妹三人都很开心地去捉,盼望能到过年时有新棉袄穿,只要一放学就赶忙到田里去捉,这样的日子,大概有二三个礼拜。
        转眼,秋收了,收成自然没有预产的高,但是经过我们的努力,收成是可喜的,于是过年穿新棉袄的希望好像大了,我盼望着过年。
        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穿上新棉袄,父亲内疚地说:“孩子,好好念书,明年一定给你做一件新棉袄的。”我看见父亲的眼圈红了,说话带着梗咽,我看见了父亲的脸,一张凄愁痛苦不堪的脸,父亲转过身,我看到父亲清瘦的双肩在微微颤抖。
        啊,父亲!我的父亲!(作者:张晓珍)

上一篇:寂静的海湾
下一篇:母亲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