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周太祖郭威
www.xinwenren.com  2013-03-19 21:21:23  

周太祖(郭威) 904—954字文仲,邢州尧山(今河北隆尧)人。其父曾为州刺史,早死,他由潞州(今山西长治)一常姓人家抚养成人(一说郭威本姓常,父死后母适郭氏,改姓郭)。十八岁时,应潞州留后李继韬招募,为士卒,...
\

周太祖(郭威)      904—954

字文仲,邢州尧山(今河北隆尧)人。其父曾为州刺史,早死,他由潞州(今山西长治)一常姓人家抚养成人(一说郭威本姓常,父死后母适郭氏,改姓郭)。十八岁时,应潞州留后李继韬招募,为士卒,曾被黥面,因在脖子上烙一飞雀,世称“郭雀儿”。后唐庄宗时,因粗通书算而成为侍卫军吏。后汉高祖继位前,为侍卫亲军都虞侯,继位后,为枢密副使。汉隐帝时,升为枢密使。带兵平定李守贞叛乱后,加官检校太师兼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辽军南下时奉命镇守河北,兼领诸州。因势力增大,引起汉隐帝的猜忌。乾祐三年(950)十一月,因汉隐帝下令诛杀,遂起兵反叛。为尽快攻克开封,许令将士入开封后可大掠十天。进入开封后并未立即称帝,而是尊事后汉的李太后,以太后名义发布诏书,伪称迎立刘知远的侄儿、河东节度使刘崇之子刘赟为帝。广顺元年(951)正月,奉李太后之命迎击契丹途中,在澶州(今河南濮阳境)为将士拥立为帝,建立后周政权。由于他出身贫民人家,了解一些民间疾苦,继位后能纠正后汉武夫专权的弊端,革除一些弊政,如免去税收中的羡余、斗余、称耗等加派,减缓严刑峻法,虚心纳谏,严惩贪污,停止州县进贡珍美食物和特产,保持俭朴生活。社会政治开始转向清明。显德元年(959)正月,病死,年五十一岁。遗言以纸衣入葬,不用石人石兽。葬于嵩陵(今河南新郑北郭店同家庄)。谥号圣神恭肃文武孝皇帝。庙号太祖。


在分裂割据的五代时期,有兵就有权,谁的军力最盛,谁就可以当皇帝。军阀安重荣曾说: “天子宁有种耶? 兵强马壮者为之尔!”郭威就是这类皇帝之一。他由平民而入卒伍,在征战中成为拥有重兵的统帅,最后夺取了帝位,并出色地治理了国家,使他所开创的后周王朝为北宋的统一奠定了基础,就此而言,他可谓是五代诸帝中的皎皎者。


一、出身寒微


郭威,字文仲,本姓常。天祐元年 (904)生于邢州(今河北邢台)之尧山,母亲姓王。他家道贫穷,早年丧父,母亲携他改嫁郭氏,于是乃改姓郭。

郭威3岁时,随母亲和继父迁居太原。但没有住多久,继父就被沙陀突厥军虏杀,母亲不久也谢世,郭威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

小郭威由姨母韩氏收养,姨母也是一个破落户,家道并不宽裕,因此,郭威少年时过着十分贫困艰苦的生活。

长大以后,郭威生得虎背熊腰,形体魁梧,力大如牛,胆大气壮。郭威特别爱好武艺,不愿种田,渴望从军。18岁时,割据地方的军阀潞州 (今山西长治)节度使李继韬为了扩充势力,招募豪勇,郭威遂跟随其生父的亲属常氏去应募。李继韬见郭威年青气盛,好斗多力,十分喜欢。当下即留于帐下为牙兵。

牙兵乃藩帅亲兵,待遇很高,纪律较严。由于郭威生性好动,经常犯禁。李继韬爱其勇,常给予庇护,这就使郭威更加任性了。有一次,郭威在上党街市上游逛,见一个卖肉的屠夫在摊上大声叫卖。此人满身横肉,腰大十围,体魄雄伟,乃市上一霸,市民多畏惧他。郭威见状十分恶心,也大抱不平,喝了一盅酒后,他似醉非醉地来到摊前,假意买肉,要屠户割肉剁碎,故意激怒那屠户。屠户果然火起,撩起宽大的肚皮,大喊道:“有种就照我这儿刺一刀,孬种?”郭威怒火中烧,照着那大肚脐眼就是一刀,只听“扑赤”一声,一大盘肠子冲腹而出,鲜血喷了郭威一身,屠夫惨叫一声,倒地而死。郭威闯了大祸,市民把他捉住送官。但李继韬并不治罪,又将郭威放了。郭威于是稍稍有了一点名气,人们都怕这个蛮汉子。

龙德三年 (923),后唐庄宗李存勗灭后梁,杀与梁结盟的潞州军阀李继韬,并将李继韬的牙兵统统配为观夫,郭威当然也在其中。当时郭威才21岁,转在后唐充当“马铺卒使”。虽然不再有李继韬的庇护,但有了一个小差使,也可以自己勉强度日,

其实,郭威并不是一个莽汉子,他自小聪敏,颇喜欢读书。从军后,仍然经常读书,有一次他去拜访义兄幽州人李琼,李琼正在读《阃外春秋》,郭威一看是一部兵书,好不欢喜,遂拜李琼为师,要求李琼悉心教导。于是,对历史上的存亡治乱之事,治国用兵之道都悉心研讨。当时郭威公务很忙,他就把书藏在袖中,出公差时亦随时带着,有空闲便看,于是见识大增,政治上逐渐成熟老练起来了。

同光四年(926),郭威24岁。这一年他交了桃花运,娶得一位绝代佳人,做他的妻子。

佳人姓柴,与郭威同乡,出身于一个庄园主之家。柴氏长得十分美丽,且十分贤德。她十几岁时被选入后唐皇帝李存勗的后宫为嫔御,却从未得幸。这一年,庄宗李存勗崩驾,新即位的明宗把庄宗未幸的宫女嫔御统统放免回家。柴氏由父母带领还乡,当然是欢天喜地。

渡过河就快到家了,一场大雨使他们只得在旅店里住下。这时,一条大汉从门前走过,虽然破衣烂衫不能摭体,但裸露的肌肉显示出其强健的体魄和男性的阳刚之美,沉稳的步伐表露出内心的智慧。他瞥了柴氏一眼,便又低着头冒雨继续前行。柴氏惊问店主人:“这人是谁?”店主回答说:“马步军小差使郭雀儿。”。因郭威当差象鸟儿一样到处飞,风里来雨里去,当地人都戏称他为郭雀儿。他当时没有什么地位,也没有什么资产,连店小二也瞧不起他。但柴氏却一直注视着郭威的身影,爱慕之心油然而发,多好的男人啊!当她得知郭威孑然一身尚未娶亲,就决定嫁给他。柴氏天生丽质空锁在禁宫多年,未识人间烟火,她早已讨厌了那种空虚奢侈的生活,她感到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嫁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过真正的人的生活。但是,当她把心事告诉父母时,父母劈头盖脑就是一阵大骂:“你是皇帝左右的人,从皇宫里出来,以你的身价回来至少得嫁一个节度使,为什么要嫁给这当差的穷光蛋?”柴氏感到受了羞辱,态度坚决地对父母说:“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郭郎虽一贫如洗,但前途无量,我喜欢他,愿意和他过一辈子。”说着就打开行装,把从后宫带出的钱财分一半给父母,另一半拿来办嫁妆。父母见状,知女儿志不可夺,当时就派人去把郭威叫来。郭威早就听说柴氏贤慧美丽,在旅店邂逅,又亲眼得睹佳人风姿,情爱早已在心中萌发,只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不敢高攀从皇宫出来的美女。当柴氏父母把原委一说,郭威不禁大喜过望,当即下拜叩见泰山大人。柴氏却也落落大方,出来就和情郎相见,那含情脉脉的眼睛,缭得郭威心慌意乱,柴氏说:“我们就在这里拜天地吧。”郭威用手摭住破了的裤子, 望着身着绫绸缎的柴氏, 浑身擅抖,不知如何是好,他一生还没有这样懦怯过。柴氏见他十分羞怯,就走过来拉着郭威的手,柔声说: “来吧”,郭威身不由己地就跪了下来,两人当即拜了天地,由父母主持,就在旅店成了婚。

有了柴氏作贤内助,郭威的事业和生活有了新的起色。以前郭威好饮酒赌博,任侠而放荡不羁。这时,柴氏时时规劝,使郭威的生活检点起来,有钱也能积蓄下来。柴氏又把自己的私房钱全部交给郭威,让他做些小本生意,家境逐渐地好了起来。可惜,小两口生活虽美满,美中不足的是多年未生一男半女。柴氏就把哥哥柴守礼的儿子柴荣领来收养。柴荣幼而聪明,深得姑母姑父的欢喜,于是郭威就认作自己的儿子。柴荣年稍长,也成为家庭中的好帮手,经常跟随郭威左右,或跑公差,或做生意,三口之家日子越过越火红。

二、黄袍加身


郭威一直在军中任职,由于十分能干,有勇有谋,上司都喜欢他,将领都争着将他置于自己麾下。他曾从石敬瑭攻战,替石敬瑭掌管军籍,得到倚爱。石敬瑭称帝,建立后晋,郭威也小有升迁。后来郭威改隶于石敬瑭的部将侍卫马步都虞侯刘知远麾下,又成为刘知远的心膂。

刘知远受命镇守河东,任太原节度使。郭威亦跟随左右,出入帷幄,为牙将。时吐谷浑白可久勾结契丹叛乱,郭威劝刘知远谋其部族,获得良马数千匹,财货数万计。这一大批战利品皆用于资军,于是军旅大振,刘知远的武力大为扩张了。

开运三年(946)十二月,契丹军在汉奸杜重威导引下入攻入开封,虏走后晋少帝石重贵,灭掉后晋。契丹军因遭到中原人民的反抗,没敢久留,掠得大量财物后即退走了。郭威与苏逢吉、史弘肇等在太原劝刘知远称帝,建立后汉。由于郭威为刘知远的建国立下了汗马功劳,一下子由牙将超升为枢密副使、检校司徒,成为统帅大军的将领。其养子柴荣也被封为左监门卫将军。于是统兵南下,进占汴梁(即开封),后汉将其定为都城。不久,刘知远恢复了后晋的版图,坐稳了皇帝,对郭威也更加信任起来。

这时柴夫人已死,未能享受这富贵生活,郭威既位至宰相,也就续弦娶了几房姬妾,不久生下两个儿子,取名青哥、意哥。养了柴荣也娶妻生了三子。一家人在京城开封过了一段美好的生活。

乾祐元年 (948),后汉高祖刘知远病死。郭威与苏逢吉同受顾命,立刘知远子刘承祐为帝,是为隐帝。隐帝拜郭威为枢密使,掌全国兵权。郭威于是成为后汉最重要的大臣。

不久,河中节度使李守贞据城反叛,朝廷震骇。接着,又有赵思绾、王景崇举兵反叛。刘承祐召大臣们商讨对策,宰相史弘肇有轻敌之意,郭威认为:李守贞善接英豪,招纳了一批亡命之徒,是不可轻视的劲敌。刘承祐先命白文珂、常思率兵镇压,至七月,虽大集王师,却没有取得进展。这时人们才感到郭威的判断正确。于是在这月十三日,刘承祐任命郭威为同平章事西征,各路兵马并由郭威节度。

郭威八月六日离京出发。二十日到河中,于是重新部署,命白文珂军于河西扎营,自己率军于河东扎营,大军以几天功夫,在河中城四周筑起长堑,将李守贞围得有如铁桶一般。

李守贞果然是劲敌,在河中城组织了顽强的抵抗。郭威深入军中,与士兵同甘共苦,吃住都在军中,或巡逻,或对阵,有时竟亲自披甲,冒着矢石率先攻城,士兵见主将不怕死,皆愿出其死力。郭威赏罚分明,有立功者必厚给奖赏,有伤痍者亲自抚慰。他不摆大将的架子,不论是和部将或士兵言谈,都和蔼可亲。对军纪郭威更是三申五令,禁止军中饮酒,他的爱将李审犯禁狂饮,郭威不讲情面,将其斩首示众。郭威治军这样严明,河中李守贞虽号称得士,善接英豪,相比之下也矮了三分。因此,李守贞虽作困兽斗,内心却早已知道败局已定,于是派人向后蜀孟氏政权求救。十二月,蜀军出大散关,郭威留白文坷继续围城,自己亲率牙兵前去迎战。蜀军不过是虚张声势,并不敢真正的交手,闻郭威亲来,马上退兵缩了回去。

乾祐二年(949)正月五日夜,李守贞见援军无望,遣将王三铁率千余人突袭河西后汉军营,试探突围。结果,被郭威部将刘词力战击败。突围不成,只能死守,但已经再也守不住了。到五月九日,李守贞部将周光逊率千余人来降,郭威知城中人心已乱,至十七日,下令攻城。将士日夜围攻,李守贞也拼命抵抗,到七月十三日,郭威率将士夺得河中城外围的罗城,二十一日又攻陷河中城,李守贞顽抗到底,最后举家自焚而亡。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坚战,两军短兵相接,打得十分激烈,郭威以沉毅坚忍最后获得了全面胜利。

郭威自河中班师回朝。隐帝刘承祐厚加赏赐,加郭威官检校太师兼侍中。其地位在后汉朝廷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了。

这年十月,契丹入寇,北边诸州告急,隐帝刘承祐认为只有郭威才能阻挡敌军,于是又命郭威率军迎战,以宣微南院使王峻为监军。郭威率大军星夜兼程,到邢州时,契丹闻郭威来了,知道难以对付,即自行退兵,郭威想穷追猛打,刘承祐不准。到乾祐三年 (950),郭威只得率大军班师回朝。

郭威一走,契丹军又来侵扰,隐帝刘承祐感到契丹威胁依然严重,三月十七日,任命郭威为鄴都 (今河北大名县) 留守,统大军镇守河朔之地。于是,郭威以枢密宰相兼方镇,河北诸州一切军政事务。皆由郭威节度。郭威赴任前辞别隐帝,他劝刘承祐要信用先帝留下来的大臣,不要听信小人谗言。此时,刘承祐身边已有一群佞臣在造谣生事,郭威感到潜伏着政治危机,内心很是忧虑。但边防需要他,他不得不离开首都。

郭威任鄴都镇将,天雄军节度使,养子柴荣任天雄军牙内都指挥,作为他的助手。他们在鄴都主政八个多月,搞了一些政治改革。使地方政务井然有序,一方晏然,获得了朝廷褒美,也提高了自己的政治声誉。

十一月十四日,郭威正与宣徽使王峻坐于衙堂商议边事,突然澶州 (今河南濮阳县)节度使李洪义、侍卫步军都指挥王殷遣澶州副使陈光穗来报,说京城发生了政变。两人一听不觉大惊失色。郭威早就料到有这一天,原来,隐帝刘承祐身边的佞人劝隐帝尽杀先帝遗留下来的大臣,以便恣行所欲。十三日晨,他们把宰相史弘肇等大臣多人杀死灭族。又遣腹心密诏李洪义杀王殷,还密令左厢都指挥使郭崇等杀郭威。李洪义得密诏十分惶惑,就给王殷看,二人深感事情严重,即遣陈光穗驰告郭威,共商对策。郭威召集柴荣及诸将商议,大家听说宰相史弘肇等惨死,个个义愤填膺,这时部将郭崇也拿出隐帝给他让他杀郭威的密诏给大家看,诸将更加冒火。郭威把情况公布于众,对将士们说:“我起自微溅,佐先帝创立国家,有大勋于国,今上有诏来取我首级,诸位若图功业,可以取我首级去报功。”大家齐声呼喊,说今上左右小人诬罔,愿随郭威起兵以清君侧。郭崇等也哭着表示愿听郭威调遣,万死不辞。于是郭威调集大军,浩浩荡荡地向首都开封进发。

十六日,大军到达澶州,守将王殷等迎拜痛哭,并率领所部加入了郭威的队伍。这时隐帝派遣的间谍𫜥脱被抓获,郭威于是自写密奏,逢于𫜥脱衣领,让他转交刘承祐,申诉自己和诸将的冤曲,以表心迹,希望隐帝能抛弃群小,重新信用大臣。但隐帝在得知郭威等起兵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将郭威留在京城的妻儿家属全部斩杀。柴荣的三个儿子亦被处死。于是,郭威义无反顾,率大军继续行进。一路上,后汉镇将从降如流,在滑州,节度使宋延渥开门迎纳,郭威遂在滑州誓师,决心攻占开封。王峻并对军士们说:“郭威已批准,平定京城后,尔等可以在京城剽掠一旬。”军士们听后欢声雷动,个个磨拳擦掌,群情激昂,对他们来说,发财的机会到了。

十九日,隐帝刘承祐遣刘重进率禁军迎战,企图阻止郭威大军前进。但士兵厌战,未及接战便退。二十日,刘承祐只好自率禁军于刘子陂列阵,二十一日进行了一场阵地战。除慕容彦超率部进行了一些抵抗外,隐帝手下的兵将纷纷投降,慕容彦超见状亦率兵逃到兖州去了。刘承祐稳不住阵势,只好后退。二十二日,刘承祐被其部下郭允明杀死于开封北郊。于是,郭威率大军蜂涌而入开封城。

士兵进开封城后即大肆抢劫,一时烟火四起。到第二天,王殷、郭崇眼见无法收拾,急忙请郭威制止,说“若不制止抢劫,到夜间就要化为空城了。”于是郭威下令不准行劫,斩了几个人之后,到中午才安定下来。自是郭威控制了开封城。

郭威和王峻一齐来到刘知远的遗孀太后李氏宫中问安,申述自己被迫起兵的理由,并请求立刘氏后代继承皇位。李太后提议立徐州节度使刘赟,他乃刘知远的弟弟刘崇的儿子,于是派老宰相冯道往徐州迎立。在刘赟未入都以前,凡军国大事,皆以李太后名义发教令而行。郭威又请李太后临朝听政,政事则由自己决断。这时,河北诸州又奏契丹大军入寇,边境告急,太后于是又命郭威统军北征。

乾祐三年 (950) 十二月一日,郭威离开京师出发,十六日到达澶州 (今河南濮阳县),这时士兵都不愿走了,相互传言说: “我们拥郭公打京师,已个个负罪于刘氏,现在还要立刘氏为帝,为刘氏打仗,今后我们还有好下场吗?”十九日,郭威令大军继续进发,到二十日,军士大叫大嚷坚决不走了。郭威假装躲进屋内,不少人就爬墙登屋进入郭威居处,向郭威面请要他当皇帝。屋外士兵一层又一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把一杆黄旗扯了下来,当黄袍盖在郭威身上,并簇拥而出,于是万众欢腾,山呼万岁,郭威仍假意推辞,并叫卫士来把黄旗拿下,但左右卫士早已跑光了,于是身不由己披上黄旗登上城楼。数万大军齐集城下,也不去打契丹去了,稍微休整了一下,便回师开封。

这时,刘赟作为皇帝的继承人,已到达宋州(今河南商丘)。俗话说:“天无二日,地无二主。”澶州兵变后,留在京师监视诸大臣的枢密使王峻马上派侍卫马军指挥使郭崇率七百骑驰赴宋州,以 “保卫”刘赟。郭崇一到宋州,就把刘赟的卫队招降了,刘赟实际上已掌握在郭崇手掌心了。

由于郭威拥有最强大的军队,除镇守太原的刘赟的父亲刘崇外,没有人敢不听命。二十五日,郭威大军回到开封城郊,王峻率群大臣出城迎谒。二十七日,太后李氏下诏:请郭威“监国”,中外庶政,并由郭威处分。又诏废刘赟为湘阴公。于是文武百官,内外将帅,藩臣郡守接二连三地上表劝进。

第二年正月,内廷传出太后李氏的“诰命”,吹捧了一番郭威的圣德,又说什么顺天应民,要将后汉传国符宝授于郭威。这“诰命”当然不会是出自李太后的旨意。郭威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后,就举行隆重的典礼即皇帝位,国号“周”,年号“广顺”。又一个新王朝在中原大地出现了。

三、政绩斐然


郭威代汉称帝在当时朝臣中没有遇到什么异议。但在刘氏皇族中却遭到了反抗。由于郭威掌握了全国大部分军队,刘氏的反抗并没有掀起大的风浪。

早在澶州兵变发生后不久,郭威的政治同盟者王峻就派郭崇把刘赟看管起来,又派申州刺史马铎率兵往许州监视刘赟的叔父刘信。刘信兵少,惶惑不知所措,只好自杀。刘赟虽被看管,但他早在徐州作了部署,他的部下见他失位,即奉刘赟的妃子据徐州拒守,企图与占据河东的刘崇连兵向阙,逐鹿中原。郭威于是胁迫刘赟写信令徐州的部将投降,但没有起作用,于是郭威遣军进攻徐州。不久,郭威杀刘赟于宋州,刘崇见状,即于晋阳 (即太原) 自立为帝,仍用汉乾祐年号。他占有河东十二州之地,史称“北汉”,与郭威的后周政权长期对峙。

北汉刘崇的势力很单薄,难以和后周对抗,于是勾结契丹,遣使致书自称“姪皇帝致书叔天授皇帝”,以求契丹的援助。契丹也希望能借刘崇来牵制后周。

广顺元年 (951) 二月,刘崇发兵五道攻晋州 (今山西临汾市),遭到后周节度使王晏的痛击,北汉军死伤甚众,只得退兵。自后连年入寇。

十月,契丹又兴兵五万会同北汉入寇。刘崇率兵二万进攻晋州。此时王晏已回开封,宋将史彦超、何微坚守拒战,郭威遣王峻率大军往救。王峻驻兵绛州,进展缓慢。但晋州城坚,刘崇和契丹军数万围攻五十余天没有什么成效,搞得士卒疲惫不堪。至十二月,天气渐冷,下起了大雪,刘崇和契丹军不敢久留,烧营夜遁。周军乘机追击,北汉兵跌入崖谷中伤亡很多,契丹兵马亦损失了什之三、四。后周军大获全胜,北汉自此元气大伤,自后虽仍年年入寇,但规模不大。而契丹此时是耶律述律在位,他年少好玩,不图进取,夜里嬉戏,白天睡觉,人称为“睡王”。因而契丹自此次大败后,也没有再组织大的进攻。北部边境基本上安定下来,郭威便开始集中精力处理内政。

郭威调整了中枢领导班子,以自己的腹心王峻和老臣范质、冯道为宰相,内子柴荣居外领重兵,任澶州节度使。又追封夫人柴氏为皇后,并礼葬后汉隐帝刘承祐,迁太后李氏于西宫,不时问起居,竭力安定政治局势。于是通使各国,接受各地朝贡。但广顺二年 (952) 还是发生了慕容彦超的叛乱。

慕容彦超是后汉隐帝刘承祐帐下大将,郭威起兵后他败逃兖州。郭威称帝后,为拢络他,任他为兖州节度使。但彦超内心恐惧,当徐州刘赟的部将被后周军队攻灭,他更加惶恐不安了。于是招纳亡命,大聚兵甲,准备叛乱。又暗中写信与北汉刘崇联络,谁知信使被郭威的人抓获,彦超更是内不自安了。郭威派使者前往兖州慰谕,发誓不计前隙,但慕容彦超越不自在,又与南唐勾结,以为外援。郭威为防变,也作了相应的军事部署。这时北汉刘崇勾引契丹攻晋州,彦超认为时机已到,为了试探郭威,假装奏请入朝,郭威知道其把戏,也就应允,彦超却称境内多盗而未敢离任,于是公开举兵叛乱。南唐主李璟亦发兵五千,往援慕容彦超,兵屯于下邳。郭威乃命大将曹英、史延超、向训、药元福统兵征兖州。

战争伊始,后用徐州巡检史张令彬大破南唐兵,俘获南唐大将燕都权,南唐损兵千余人后,退走了。这时北汉与契丹联军在晋州也失败退走,慕容彦超孤立了。曹英等率大军至,慕容彦超不敢出动,于是周军设长围把兖州团团围住。彦超几次突围,均被药元福的军队战败退回。但是,由于兖州城高,周军一时也无法攻下。

郭威见周军一时不能得手,乃决定亲征,这年五月,郭威来到兖州城下。他先派人招谕慕容彦超,要他尽快投降,彦超不但不降,反而出言不逊,令城上人对郭威破口大骂。郭威大怒,于是命诸军加紧攻城。这时,彦超虽然招募了数千山林盗贼,但他为人贪吝,舍不得赏赐,于是人无斗志,许多人出城投降周军。最后城被攻破,慕容彦超抱着妻子和金银跳井而死。周军进城后大肆抢劫,惨遭杀害的有近万人。郭威因城里人不逊,想将兖州将吏全部诛杀,经冯道、范质的劝谏才息怒得免。

班师回京的路上,郭威专程经曲阜去拜谒了孔庙。他到孔夫子祠堂去行礼,左右大臣慌了,这不是有失天子尊严吗,忙劝阻说: “天子不当下拜,孔夫子不过是个陪臣,陛下何劳要拜他。”郭威说:“这是那里的话?孔夫子乃百世帝王之师,谁敢不敬?”于是下拜行礼。接着又拜孔子墓,命令县官修缮孔庙,禁止在孔林採樵砍柴,并造访孔子、颜渊的后代,选拔他们当县官,表示要尊崇圣人,以儒教治天下。

回到开封,郭威开始推行一系列政治改革。时宰相枢密使王峻颇专权,他在邺都起兵以来辅佐郭威,立功最多,和郭威的关系极深。因年令比郭威大几岁,郭威称帝后仍对其以兄称之。但王峻好招权利,特别妒贤忌能,喜欢人吹牛拍马,郭威任用郑仁诲、何训、李重进等新人,王峻心里极为不满,出言不逊,甚至对郭威的养子柴荣也进行陷害。郭威因念旧情,起先对王峻颇为姑息,后来郭威感到王峻越来越不象话,终于把王峻黜往外州安置,使朝中风气大为好转。

由于连年战争,中原地区农业生产遭到破坏,农民无心种田,或充军,或流亡,使社会凋弊残破。自唐末以来,统治者因劳动力缺乏,就采用强制手段,迫使农民固定于土地上耕种,进行残酷的剥削,这就是所谓营田制。佃户因受超量剥削,不堪负担,只好逃亡,反而使大量田地抛荒。郭威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弊害,将这种营田统统罢去,并将营田的田产、耕牛、农具、农舍等统统分给原有的佃户,作为他们的家业。另外,早在后梁朱温统治时期,曾在进攻淮南的过程中获得上万头耕牛,朱温将耕牛分给各州农户,强迫他们交牛租。几十年过去了,牛早已死掉,但牛租却仍然要交,农民怨声载道。郭威于是将牛租也全部废除,使农民感激万分。郭威还鼓励垦荒,所有无主荒地,听任农民开垦,垦后即作为永业田。这些措施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业收成超过往年几倍。对恢复饱受战乱破坏的中原地区的农业起了巨大作用,也增加了后周的国力。

当时,由于皮革在战争中有重要作用,五代各朝对牛皮买卖严格禁止,民间的牛皮统统都归国有,违者要杀头。郭威废除了这项不合理的法律,下敕曰:“每年民间应交牛皮,三分减二。”他把牛皮税分摊到田亩上,每十顷田地,捐牛皮一张,余下的听人民自用或自由买卖。对于盐、酒之禁也加以放松,准许人们做生意,甚至可以和外国人做生意。这对于商业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使后周的经济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人民的生活也便利多了。

郭威又施行徕民政策。当时契丹占领下的幽州发生饥荒,很多人民逃荒来到后周的沧州地区。郭威给他们分发口粮,又分配无主荒地给他们耕种,欢迎他们定居下来,从事农业生产。郭威又命令沿边州县特别注意安抚流民,所以四方流民纷纷来归,前后共达数十万人。这样做既削弱了敌人,又壮大了自己。

郭威又申明法纪,严禁官吏鱼肉百姓。单州刺史赵风因贪臧枉法,被管内人民告发,被赐死。有些官利用检田之田,虚报亩数,查出后郭威将他们统统免职。郭威自己也以身作则,他出身寒苦,生活一直十分简朴,虽贵为天子,仍然保持了艰苦朴素的作风。他要求群臣务减奢侈,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经过两三年的治理,后周的政治比较清明了。

由于郭威进行了上述一系列改革,使后周政权更加攻固强大,唐末以来极其纷扰混乱的局面有所改观,开始走上安定,生产也逐渐恢复,取得了显著的政绩。郭威的改革为其后柴荣的改革奠定了基础,亦为北宋的统一作出了良好的开端。郭威可以说是五代时期一位杰出的地主阶级政治家。

四、最后的教诲


广顺三年(953)十二月,只当了三年皇帝的郭威突然得了病,他预感到自己或许要一病不起,就把治国重担交给养子柴荣。因为郭威的亲生儿子早在邺都起兵时就被后汉隐帝刘承祐杀光了。柴荣自幼跟随他长大,知道民间疾苦,经过数年军旅锻炼,拥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和超人的毅力。郭威病重在床,柴荣不离左右,日夜侍疾。柴荣实际上是郭威最亲也是最信得过的人,是最可靠的政治接班人。

新年元旦,郭威强忍病痛,咬着牙登殿举行了朝庆大典,将这一年改为显德元年(954),并大赦天下。跟郭威征战多年的将士见主上形容枯槁,心里都十分沉重。新年过后,郭威疾病加剧,他知道自己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就写好了遗诏。将皇位传给柴荣。当时郭威还有一个外甥李重进在身边,年令长于柴荣,郭威就让他拜柴荣于堂前,以定君臣名分,要求李重进辅助柴荣治理国家。诸大臣在郭威病床前默然无言,聆听这位皇帝最后的教诲。

郭威拉着柴荣的手,喘着气,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死后,不要久留在皇宫殿内,你要赶快修治陵墓埋葬。陵墓务求俭素,不得强役附近百姓,不须用石柱,只以砖砌就行了。用瓦棺纸衣,不得破费人功,也不要破费钱财,更不要伤人性命。墓前不要立石人石兽,只立一石碑,上面刻写: ‘大周天子临晏驾,与嗣帝约: 缘平生好检素,只令著瓦棺纸衣葬’。你要切记此教,若违背此言,我在地下的阴灵也不会帮助你的。”说罢,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有很多的事没有来得及做,他希望柴荣能继承他的事业。他的临终之言,俱如药石,字字句句,铭刻在柴荣及诸大臣的心中,他们都眼泪汪汪,静静地听着。

郭威还是生怕柴荣及诸大臣在他死后不听教诲而破费厚葬,又引起历史典故加以说教,他硬撑着身子,用更微弱的声音说道: “我以前西征,看到唐朝十八个皇帝的陵园,没有不被人掘开的,这都是因为里边金玉珠宝藏得太多了。汉文帝死后薄葬,他的墓至今保存完好。人既然死了,就不要让活人受累,我不求什么,只求年年有人到我的墓地酒扫一次。若太忙不去也不要紧,只需遥祭,记住我就行了。另外,把我心爱的盔甲、弓、剑分别葬于我作战过的战场,作为纪念。这就是我最后的心愿,千万不要忘记我的话。”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慢慢地停止了呼吸,时年51岁。谥号圣神恭肃文武孝皇帝,庙号周太祖。葬于嵩陵。伴随着他的,是他心爱的柴夫人。

上一篇:被胡乔木同志删节的“表扬”
下一篇:韦艺(约537~595年),字世文,隋朝名臣韦世康之弟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