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虚火 靠什么为未来“打赏”
www.xinwenren.com  2017-04-13 13:09:09  人民日报

插画:李瑞宁日前,国家网信办经核查取证,对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下架并关停。今年年初,估值一度达到5亿的光圈直播被曝融资困难和拖欠员工薪水,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正常访问,APP也无法登陆和使用。有...

插画:李瑞宁

日前,国家网信办经核查取证,对“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下架并关停。今年年初,估值一度达到5亿的“光圈直播”被曝融资困难和拖欠员工薪水,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正常访问,APP也无法登陆和使用。

有人被罚下场,有人黯然退场,网络直播却并未因此冷场。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已占到网民总体的47.1%,其中体育直播、演唱会直播和真人聊天秀直播的使用率均约20%。

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用户群体,令不少直播类平台“火气正旺”。但细看之下,虚火之症带来的隐患不可忽视:一些直播平台盈利能力匮乏,却为吸引投资不惜刷量造假,营造繁荣假象;有的网络主播则为追求新奇内容,以低俗内容作为吸睛手段,大打“擦边球”,甚至逾越法规底线。网络直播,亟待对症下药“祛虚火”。

数据掺水  商机虚高

“洗牌时间”开启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中国泛娱乐直播平台发展盘点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泛娱乐直播市场规模达208.3亿元,同比增长180.1%,预计国内市场规模在2017年将突破400亿元。庞大的市场规模蕴含着诱人的利润商机。以互联网公司陌陌为例,在今年3月公布的2016年财报中,直播业务全年营收高达3.769亿美元,占比超过68%。

中国传媒大学王晓红教授认为:“直播内容本身已直接成为被消费的对象。生活化的直播场景,也给用户的付费行为增加了更多的亲密感、趣味感和连接感。”

用户打赏,成为当前多数直播平台的主要盈利模式。数据显示,收看直播时付费打赏的用户比例为21.4%,超过70%的付费用户打赏的主播人数在3人以下。目前占绝大多数的中小直播平台用户积累较为单薄,在盈利模式上过度依赖用户打赏,在“看脸色吃饭”的担忧中,一些入不敷出的直播平台难以维系,不得不黯然退出。

“辅助上热门”“特价代刷播放量”“1元8000人气”……打开淘宝搜索“直播粉丝”“直播礼物”,搜索结果中不乏各种价位和直播平台的代刷商品。网络直播间中的观众数可以造假,连礼物打赏也有“左口袋进右口袋”的把戏。

事实上,为了吸引更多粉丝打赏“输血”,刷量造假、数据掺水的情况不在少数。据业内人士透露,某移动直播平台1万人的直播数据,实际在线人数可能只有250人。“不少天价打赏都是平台的托,吸引的是跟风打赏、虚荣攀比的粉丝。”

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在监管趋紧、投资渐冷的行业环境下,网络直播难逃从行业引爆到资本追逐再到投资发展放缓、洗牌在即的发展轨迹。专家指出,在经历了2016年的资本热捧后,直播行业将通过洗牌开启市场竞争淘汰,最终留下若干家主流平台或应用。

北京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田丽认为,传统的广告和打赏不会过时,直播未来应该在丰富产品种类和拓展产品链等方面发力,从而带来更多利润来源,实现可持续的盈利前景。

低俗猎奇 突破底线

拒绝“同质模式”

下猎套、收猎夹,逼迫竹鼠互相撕咬争斗……日前,部分直播平台出现了一些以“收夹”“怼洞”为内容的“打野直播”。直播画面中被捕动物哀叫连连,甚至布满野生动物残骸,场面血迹斑斑,令人咋舌。

4月初,青海一名网络主播在某手机直播平台上扬言将结伙在夜间殴打警察、打砸警车。当地网警锁定目标后,在当地一家宾馆抓获了正准备作案的该名主播及其同伙。

在国家网信办刚刚下令下架并关停处理的18款违法违规直播类应用中,一些主播衣着暴露,以挑逗行为诱导用户进行色情交易;有的身着军队警察制服,佩戴军衔警衔臂章等符号,抹黑军人警察形象。此外在不少直播平台上,散布谣言、传播虚假广告等内容屡禁不止,宣扬封建迷信、蓄意毁坏公物等行为屡有发生。

“现有的一些直播平台,以猎奇低俗内容取悦观众、吸引眼球。从长远看,无异于是一种饮鸩止渴的盲目倾向和错误路径,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无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常江评价。

“网络主播有三宝,吃饭唱歌说你好。”网友的调侃同时折射出网络直播内容创意不足、主播一味跟风的现状,这也导致一些直播平台在发展中后劲不足,最终难以避免逐渐冷清的局面。

打开一些秀场娱乐直播类APP,本应是千人千面的内容界面,却更近似“千播一面”。甚至有网友调侃,如今的秀场主播是“在不同的直播间内,说着类似的话、做着类似的事,甚至连妆容神情都趋于相似”。

“直播内容要想持续出新出彩,关键之一是提供更深的代入感。”王晓红说,“信息是可复制的,但用户观看直播不仅是为了获取信息,更在于形成和维系一种社会关系,从而进入到特定的交流情境中。这就要求主播充分考虑用户的情感需求,而不能靠简单复制和机械照搬。”

挖掘创意  探索跨界

重在内容精耕

2017年元旦,随着新年第一缕阳光升起,上海、浙江、新疆等地的网络主播纷纷开启直播,与网友分享日出美景,传递新年祝福。这一主题为“你好,2017!”的大型网络直播活动,在国家网信办移动网络管理局指导下,由映客、陌陌等四家直播平台联合推出,直播活动观看人数超过2232万,互动留言达364万条,网友点赞频频。

“网络直播的下半场,实际上就是对精品内容的渴求。”田丽认为,对低俗和同质化内容最好的回应,就是不断提供积极向上的优质内容。积极向上的内容与商业价值的实现并不冲突。相反,能够满足网民自我提升需求的内容会更有市场。

“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听上二胡演奏!”“中国民乐,我为你骄傲!”近日,一段二胡演奏的直播视频在微博上引发网友关注。演奏者蔡阳是中央音乐学院10级民族乐器演奏家,现任中央民族乐团乐队中胡首席。今年1月,蔡阳被朋友邀请参加直播演奏,一度吸引了21.5万人次观看。

根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超过40%的用户至少每天使用一次泛娱乐直播应用平台,而每天使用时长超过1小时的用户达62.4%。高频率和长时间的用户使用背后,蕴含着差异化、多元化的使用需求,对优质内容的呼唤更为强烈。

去年8月以来,“我是家乡代言人”网上主题活动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启动,目前直播场次已达千场,以直播“网聚”家乡好山好水的创意收获积极评价,总参与人数已超过5亿人次。未来,随着“直播+旅游”“直播+公益”等跨界组合的蓬勃发展,更多优质内容将获得“源头活水”;另外,新技术的助推,将令内容创意更好地从设想走向现实。

王晓红认为,网络直播在借助技术升级的过程中持续提供优质内容,其发展趋势是服务于人的需求和社会生活的需要。今后的网络直播将以更直接、更富体验感的形式,把丰富多元的世界展现在屏幕内外的互动参与中。(本报记者 钱一彬 吴 姗)

上一篇:整饬“做号”乱象自媒体平台须更有作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