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晖:成就与坚守皆缘于热爱
www.xinwenren.com  2016-03-07 14:25:00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时间:2016 3 7  对一个编辑来说,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找准与市场的结合点,深耕下去,必然会有收获。  ——2013年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西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 余晖  □本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6/3/7
 

\




  对一个编辑来说,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找准与市场的结合点,深耕下去,必然会有收获。


  ——2013年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西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 余晖


  □本报记者 洪玉华


  “我并没有刻意追求坐到某个位置或者拿到多少奖项,如果现在获得的这些奖励算作成就,那么这些成就都来自我对编辑这一职业的热爱。”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全国三八红旗手获得者,江西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余晖如此谈论自己的工作和曾经获得的各种奖项。她坦言,自己对“热爱是最好的老师”感受深刻,近30年的编辑生涯,因为一份热爱开始,也因为这份热爱编出了一本本好书。


  想做出好书?


  找准兴趣与市场的结合点


  余晖编辑的图书获得过中国图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入选过国家“十二五”重大出版项目、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等。当记者问起她编辑出版好书的经验时,她以舒缓的语气很中肯地说,对一个编辑来说,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找准与市场的结合点,深耕下去,必然会有收获。


  余晖的获奖图书中,有“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丛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史研究》、《信仰永恒——中国共产党人的故事》等,这自然与她所在的江西人民社的定位不无关系。但从个人角度来讲,华东政法大学毕业,关注时政、法律、哲学,喜欢研究学术,是编辑好这些图书的主观因素。她认为,判断选题、做出好书是很多环节协同合作的结果,但其中编辑的兴趣所在与持之以恒的知识积累至关重要。如若不然,可能会与好选题擦肩而过,也可能白白浪费了好选题。


  采访中,余晖还与记者分享了一本畅销书的编辑经历。20世纪90年代初,图书市场上一本关于联合国著名演讲的书卖得很好。那年恰逢美国总统竞选,余晖突然想到,为何不做一本关于美国总统竞选演讲的书呢?想到就做,经她编辑的《美国总统竞选演说精选》很快热销。此后该书形成了一个系列,并有了中英文对照版,目前,该书每年还能卖出几千册。余晖说:“这套丛书的策划出版,离不开我日常工作中对西方政治理论的关注,以及在此类图书编辑过程中结识的优秀译者,更离不开20多年的深耕不辍。”


  想约到名家?


  持之以恒储备专业知识


  对于专业类图书来说,作者的选择不仅决定了专业水平的高低,也往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图书的市场关注度与销量。可是专业的、知名的作者可能会让“小编辑”很犯难,甚至望而却步。其实,只要“小编辑”的专业知识足够与他们对话,能够赢得信任,就距离约到好稿子近了一大步。


  “有一次我去拜访学者俞可平,在谈他的一本有关西方政治思想的著作时我受到启发,策划了后来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的‘西方保守主义经典译丛’。”余晖说,在那之后,她就更加注重研读知名作者的著作,不仅看他们的名作,更是持续性、跟踪式地阅读。


  名作者日程常常排得很紧,加之又是某个领域的权威,给他们的书稿提修改意见时要特别慎重。让余晖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共产党怎样解决民族问题》的作者郝时远,他曾是中国社科院民族研究所的所长。约了这部稿子后,社里想赶在纪念建党90周年时推出。当时,余晖几乎每天都以邮件、短信等各种方式催郝时远交稿。可能是催得太急,作者有一天突然发火说不写了,因为他担心这么短时间出书很难保证书稿质量。后来经过耐心解释,余晖将编辑好的几章文稿给郝时远发过去,让他知道编辑也在加班加点编稿子,且特别认真。郝时远最终被说服,如期交了稿。余晖说:“我记得最后一章是郝先生在宁夏讲学时利用晚上时间写完的,发给我的时间是凌晨4点50分,我当时十分感动。”


  想做好领导?


  多用影响力少用权力


  除了“图书编辑经”,作为副总编辑、副社长的余晖也在不断思索怎样做个好领导。


  图书编辑行业是一个创意产业,从业的人也大都有文化、有个性、有想法,他们有很强的自尊和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传统意义上的管理,只能管住他们的手和脚,却管不住他们的心。余晖认为,在这样的行业,领导就是影响,依靠个人的人格魅力、对事业的执着等去影响属下,尽量不要去使用权力。


  江西人民社实行导师制。青少年编辑中心的吴丽红就是余晖正在带的“学生”。谈起与导师的交往,吴丽红讲了一件小事:“去年冬天,有一天余社长问我:‘你要不要住到单位的集体宿舍来,免得路上辛苦。’要知道,我并没有和她说过上班路上太冷之类的话题,余社长竟然连这样的生活问题都想到了。”


  除了主动服务,在编辑业务上,余晖更是率先垂范、言传身教。白天有很多行政事务,她就利用晚上8∶30~11∶00之间的时间,在家里安静地编辑书稿。爱人问她:“你不是一下班就说好累吗?”她回答:“哎呀,静静地编书的时候就不觉得累了,可能愿意做就是享受吧。”


  余晖说,很多时候,她不仅想把编辑规范、经验告诉年轻编辑,更想把对编辑工作的兴趣与热爱传递给他们。因为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她本人就在兴趣与热爱中受益良多。

上一篇:甘惜分:“我唯一的标准是学术标准”
下一篇:分管春晚20年 “老兵”胡恩退休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