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办新闻传播院系的出路及对策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16:04:09  中国新闻出版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更新时间:2011-7-29  □苏林森 传媒产业的飞速发展带来了新闻传播教育规模的迅速扩大,新闻传播学科超常规发展的矛盾日趋突出。进入21世纪以来,各高校争办新闻传播院系,这些新办新...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更新时间:2011-7-29

  □苏林森
 
    传媒产业的飞速发展带来了新闻传播教育规模的迅速扩大,新闻传播学科超常规发展的矛盾日趋突出。进入21世纪以来,各高校争办新闻传播院系,这些新办新闻传播院系办学条件简陋,招生过多,已经严重影响了新闻传播教育的整体水平,需引起教育主管部门和相关院校的高度重视。
 
    加大通识教育
 
    大学教育要培养具有独立思考能力、批判精神的人才,新办新闻传播院系要特别重视大学精神的塑造。加强批判能力和跨学科知识的培养尤其适合新闻传播学专业,因为新闻传播者培养的重要对象——未来的新闻工作者就是社会观察者,他们的文字会影响大众对社会的认知,因此独立思考精神格外重要。
 
    新闻专业的学生要有多方面的知识积累也是一种共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三分之二左右的课程是专业外的概论类课程和高级类课程。美国亚历山大州立大学沃尔特·克朗凯特新闻传播学院要求本科生选修新闻专业外课程最低达到80学分。1923年由徐宝璜创办的平民大学新闻学专业,4学年共开设的30门课程中相关学科的知识性课程有经济学、政治学、文学概论、哲学概论、民法概论、中国文学研究、宪法、社会学、财政学、中国近代政治外交史、平时国际公法、战时国际公法、统计学、时事研究、近代戏剧等22门。1929年成立的复旦大学新闻系,学制4年,45门课程,其中一半以上课程为相关知识类课程,包括文史类、地理类、军事类等,这两所新闻院系对通识教育的重视是今天的新闻院系无法比拟的。
 
    以应用型、复合型人才 培养为重点
 
    新办新闻传播院系办学历史较短,学术积淀难以与老牌新闻传播院系相比,很多学校都没有硕士点,更没有博士点,本科生教育成为其重点,因此这些学校新闻传播人才的培养以实际应用型人才为主。
 
    在就业压力越来越大的大背景下,本身就处于就业劣势的新办院系学生往往选择考研,而这些高校为了提高就业率,也千方百计鼓励学生考研,让有些学校成为学生的“考研基地”,有些高校的本科考研率甚至高达80%。在全国考研热的形势下,考研率偏高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味的鼓励学生考研无异于延缓本科毕业生就业压力。这些新办新闻传播院系应该针对不同学生的兴趣因材施教,引导学生走多样化就业的路子,拓展就业去向。据统计,全国高校中前30名的新闻传播学院系应届毕业本科生、研究生去传媒业就职比例在2006年已跌破50%,而社会对与新闻传播学相关复合型、多媒体整合型人才需求在迅速增长,因此新办新闻院系应摈弃单一传媒人才培养模式,有针对性地培养“适销对路”的人才。
 
    中国新闻传播教育教师队伍本来就存在结构不合理、缺少有直接新闻实战经验的老师等问题,而在新办新闻传播院系这一现象更为突出。为着力培养应用型人才,这些新办新闻传播院系要加强引进具有实战经验的老师。这方面世界上第一所新闻学院——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给我们提供了良好的范例。密苏里新闻学院现任教师中有3位是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该院有九大实践基地,其中《哥伦比亚密苏里人报》、KOMU电视台等的记者编辑等工作人员均为密苏里新闻学院的师生,而国内大学的新闻实践基地则非常缺乏。
 
    走差异化发展之路
 
    在渠道过剩的今天,传媒市场越来越分众化、专业化和立体化,借用传媒产品差异化竞争的思路和理念,新闻传播教育也应该走向差异化,尤其是对于实力较弱的新办新闻传播院系,发挥特色,走差异化之路成为一大选择。
 
    大众媒介的分众化和区域化为新闻传播教育差异化竞争提供了良好的思路。广州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在全国率先开设播音与主持专业粤语播音专业,云南大学新闻系以其独特的区域位置和丰富的民族传播资源,构建民族传播学科体系,开设民族传播硕士研究方向。这些都值得在新办新闻传播院系的办学实践中进一步推广。
 
    对于一些专业性较强的高校(传媒类高校除外),新办的新闻传播院系就更应该注重特色教育,虽然这些院校在传统新闻传播领域没有优势,但在其他专业领域实力相当雄厚,体育类、外语类、政法类和财经类高校就可以结合自身特长开设特色新闻传统教育。一些地方院校的新办新闻传播专业可以根据毕业生多去地市级媒体的特点,开设“地方媒体研究”等课程,走专业化发展的特色之路。
 
    加强新媒体教育比重
 
    当前,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正迅速改变着传统的新闻传播生态。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对新闻传播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但现实状况并不乐观。有调查显示,虽然高校教师对新媒体的重要性有较高的认识,但72%的被调查教师没有制订新媒体方面的教学计划或采取相应教学措施,而且高校专业人才培养还不能针对当前新媒体发展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展开,新媒体人才的供需之间存在较大程度的错位。
 
    新办新闻传播院系的建立恰逢新媒体迅速发展之时,加上这些院系一些年轻的教师本身是在使用新媒体的环境中成长的,也受过新媒体方面的专业教育,具备一定的新媒体教学条件,因此新办院系应该在教学培养中加大新媒体教育的比重。
 
    严格审批 建立学科评估机制
 
    除了各新办新闻传播学院系调整教学重点,培养市场所需的各类传媒人才外,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也应严格学科审批,并建立学科评估机制,从源头上遏制新闻传播学专业的过快增长。
 
    到目前为止,我国缺乏一个权威的学科评估机构,关于新闻传播学的学科评估更是寥寥无几。在美国,新闻院校的新闻传播教育评估由新闻传播教育评估委员会(简称ACEJMC)负责,该评估委员会可以溯源到1945年,由美国高等教育评估委员会设立,1980年正式启用现名。目前,评估委员会包括35名成员,其中三名为常设代表(包括评估委员会正副主席),16名为来自新闻业界代表,16名为学界代表,他们分别代表与新闻传播教育相关的学界和业界的学会或协会,包括报纸、广电、广告、摄影、公关、专业社团和新闻传播教育界。
 
    当前,我们可以尝试性的集中新闻传播学术界、实务界代表组建评估机构,定期或不定期组织对新闻传播学专业的学科评估,并重点加强对新办新闻传播院系的评估。对已经批准设立的新闻传播专业要有针对性的定期开展学科评估,对达不到办学要求的学科点要缩减办学规模,控制招生人数,直至取消其招生资格,从而保证新闻传播学科的办学质量。
 
    这种评估还可以包括对教师和学生的评估。针对新闻专业实践性强的特点,在学生培养中加强实践环节,在毕业论文环节可以尝试用新闻传播作品(如新闻稿、广告作品、调查报告等)代替毕业论文,打破单一的学术论文模式。四川大学新闻系在这方面做了尝试,从2010年起在教学计划中删除毕业论文,而以在报上发表新闻作品、评论等有具体篇目及质量要求的毕业设计来代替。
 
    此外,我国新闻院系“一刀切”的进人标准和考核管理方式是与学科发展的客观需要不相适应的,从而使新闻传媒业界有资深从业经历的记者编辑由于学历、学术论文或职称等限制无法进入教育系统,大大阻碍了新闻传播院系实践性人才的培养,新闻院系可以尝试对学术型和应用型教师实行不同的评价标准。
 
    显然,我国新闻传播教育过快增长应该得到抑制,特别要尽快解决新办新闻传播院系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保证我国新闻传播教育与传媒实践的和谐,并最终促进我国新闻传播教育的健康发展。

上一篇:转企改制:总编辑的位置在哪里?
下一篇:试论新闻的美学属性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