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新闻教育变革的逻辑与路径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16:05:01  

邹军(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播电视系)  来源:《当代传播》2011年第 6 期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对新闻传播教育的改变源于两个层面的冲击:对于整个社会信息系统而言,它降低了新闻制作和传播的

邹军(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播电视系)

  来源:《当代传播》2011年第 6 期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对新闻传播教育的改变源于两个层面的冲击:对于整个社会信息系统而言,它降低了新闻制作和传播的门槛,从而对职业新闻传播人员的专业性要求更高;另一方面,对于现实的新闻传播业而言,媒介边界模糊,同时跨越两个或两个以上媒体形式进行新闻生产与分发的融合新闻已成潮流,媒介融合是当前传媒业发展的最大趋势。

  在新媒体催生的公民新闻运动中,全民记者已经不是神话。在突发事件的现场,职业记者因为不能在第一时间到达,从而被无处不在的“公民记者”甩在身后,沦为事件报道的追随者或“二传手”。不仅如此,在一些重大事件中,由于传播渠道的多元和信源的分散,职业记者囿于组织化的新闻生产所面临的多重控制和自身生产周期的制约,其对事实的呈现常常滞后,评论的犀利与深度亦不如意见领袖甚至普通网民。与此同时,融合的渠道与终端日益普及,单一媒体的信息呈现越来越无法满足受众的需求。

  随着技术的发展,新媒体应用不断推陈出新,新闻传播业的内部运作和外部格局都遭遇巨大冲击。比如,自微博兴起以来,许多民众甚至包括媒介从业人员都将微博作为获取信息的首要渠道。在社会化媒体方兴未艾之际,革新新闻传播教育的要求显得愈加迫切。

  新闻传播教育变革必须顺应新媒体发展的内在逻辑,在新的媒介生态下创新教育理念,调整课程体系,再造教学流程,改变人才培养模式,最终目标是构建以媒体融合为导向的新闻传播教育体系。其中,课程体系改革是核心。

  虽然新闻传播行业内外都发生了变化,但对新闻传播的真实、客观、公正、全面的要求没有改变,只是在新媒体环境下要求更高、执行更难,记者的专业主义和职业伦理被置于更加突出的位置。从这个意义上讲,新闻传播教育体系变革的逻辑起点是:坚守传统的新闻价值观念,提升新媒体时代所要求的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

  要实现这一变革,媒介融合导向的课程体系调整是突破口。这一调整趋势早已席卷全球。若以媒介融合课程改革力度来分,有研究者将美国新闻传播院校分为三类:坚守者、改良者和变革者。坚守者认为目前的业界媒介融合现象仅仅是表面的,而新闻的基本原则和做法并没有实质性改变,因此坚持原有课程不变,而将跨媒介训练放在次要位置;变革者则全面拥抱媒介融合,对现有课程从整体上作了革命性的改造。改良者则处于上述二者之间,既坚持原有的按媒介类型而分设的系别和课程,但同时也增加了媒介融合的相关课程或专业。以南加州大学新闻系为例,经历了早期开设实验性的新媒体课,到中期设置截然分割的媒介融合课程,将网络新闻、纸质新闻和广电新闻截然分开并列起来,到 2006 年形成了沿用至今的更具兼容性媒介融合课程模式。①

  在国内,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采取 4 学期制和 5 学期制的轮流教学课程,将媒介融合的理念和应用技术渗透于相关课程当中。复旦新闻学院则采用独立教学的模式,增加两门课程。一门是融合采编技术,由 4 位老师来承担教学,分别负责图片编辑和平面设计,新闻摄影与多媒体编辑,网络平台的搭建以及全程指导和代码技术。另一门是融合报道,以主讲教师和业界专家共同承担,留 1/4 的时间由学生自己来锻炼。

  通过借鉴国内外经验,考虑中国新闻传播教育的现状,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围绕新媒体发展进行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时,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实现变革的现实路径。

  首先,在课程体系的调整上,一是在专业平台课中增加新媒体教育内容。目前,国内大多数新闻与传媒教育机构的专业设置及其相关的课程安排,总体上与传统的媒体分立格局相适应,如:新闻学专业多数课程与传统的纸媒生产相对应,广播电视类专业主要为广电媒体培养人才,所学内容与广电媒体的运作相一致。这样的专业设置与课程安排在今天仍具合理性,但在媒介融合的大趋势下,其局限性也显而易见。通过增加相关新媒体课程,部分打通院内各专业的界限就显得十分必要。这类课程应设置为学院层面的平台课,如媒介融合概论、新媒体技术基础、手机传播、多媒体制作与编辑等,成为所有专业都学习的课程。在普遍实行的“通识教育 + 专业平台课 + 专业课”培养体系中,在专业平台课的层面增加新媒体课程,可以在不根本改变现有课程结构的前提下实现新媒体教育的渗透和普及。

  二是改革现在课程内容,从新闻理论到实务操作,呼应新媒体的要求,贯彻媒介融合的理念。它体现了这样的原则:将新媒体教育的内容融入到已有课程中去,不忽视新闻基本功的训练和传统新闻理论的学习。比如,新闻理论的教学,除传统内容外,应增加新媒体传播的内容;新闻实务课程,在通过传统的“采、写、编、评”教学,培养新闻采写基本功的同时,增加多媒体采访与写作、多终端传输的训练。这是一种相对温和的渗透,好处在于无需对现有课程结构伤筋动骨,可实现向新媒体教育的平滑转向,但对师资要求比较高,需要教师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根据新媒体的发展不断调整和充实教学内容。有些课程,单一主讲教师甚至不能胜任,需要一个教学小组或由学界、业界、技术人员组成的教育团队。

  三是普遍引入融合新闻学的教学和训练。在媒介融合课程改革的试验阶段,囿于现实条件尤其是师资的制约,大范围的专业和课程调整都不现实。在这种情况下,开设针对不同专业的融合新闻学课程,是目前较为现实和稳妥的选择。开设这些课程目的是培养学生在不同的媒体环境中应具备的跨媒体操作能力和基本技能。就新媒体的发展而言,互联网无疑是最合适的融合平台。对于广播电视专业,融合新闻学主要讲授从广播电视到互联网在内容和形式的改变;对于印刷媒体而言,融合新闻学的内容主要涉及从印刷媒体到互联网,内容的重新设置和内容的新型样态。融合新闻学的教学目标是,在保持各专业核心竞争力的基础上,培养全媒体操作的能力。

  其次,与课程体系改变要适应,改革实践性教学环节,改善实验条件,以适应新媒体教学之需。

  一是注重媒介融合教学平台与实践平台建设。目前,媒介融合在业界的实践已有一些成功案例,但总体上还处于较低的层次和诸多顾虑,需要学界提供智力支撑。因此,有必要整合现有的实验设施,使之能满足跨媒体的教学及研究需要,并形成一个与实践接轨,能引领业界,可以进行媒介融合的相关产品开发的实践平台。

  二是开展媒介融合背景下的传媒产品研发与案例库建设。对媒介融合背景下各个层面的具有典型意义的传媒产品(如新型电子报纸、手机报纸、数字电视、掌上媒体应用等)开展深入研究并将这些案例成果应用于教学和社会实践。

  三是加强新媒体,如学生博客、微博客,校园报刊、电台、电视台等在媒介融合教学中的辅助作用。将这些新媒体应用纳入到教学体系当中,作为第二课堂和实践基地,充分发挥其在人才培养中的作用。

  再次,调整人才培养目标,实现新闻教育向传媒教育转型。针对目前学生就业的实际情况,如传统媒体人才需求饱和,大量学生进入非新闻单位从事信息传播工作,特别是到新媒体公司从事与媒体相关的工作,或到传统媒体从事资产经营、新媒体发展或综艺类节目制作,与新闻直接相关的就业日渐稀少,由新闻教育向传媒教育转变已势在必行。因此,需要探索新形势下的人才培养模式,大力提升人才培养效能,重新界定专业培养目标,用大传播的理念统领新闻传播教育,适应变化的媒体环境。

  此外,重视职业素养和传媒伦理教育。新媒体时代虽然降低了职业新闻传播者的地位,却对新闻职业本身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新媒体的发展带来了新的伦理问题,面对信源多样化带来的核实困难,“一专多能”的高要求与社会地位的反差,维护公众利益与媒体自身经济诉求的矛盾等等,如何坚守伦理底线,事关传媒业的未来和整个社会的基石。这需要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重视伦理教育。

  总之,面对新媒体环境,优化课程结构、改造课程体系,革新教学理念、教学方法和教学过程,强化与之相应的多媒体教学、案例库建设和实践教学,探索多样化的人才培养模式,提升学生的专业素养和职业道德,将是新闻传播教育变革的方向。

参考文献:
①邓建国:《管窥美国新闻传播院校媒介融合课程改革中的经验与教训》,《新闻大学》2009 年第 1 期。 

上一篇:民族主义话语的媒介建构策略研究
下一篇:媒体的普适性能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