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普适性能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16:05:01  

董惠铭(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来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   媒体,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平面的还是多媒体的,无论是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在资本主义国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普...

董惠铭(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来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   媒体,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平面的还是多媒体的,无论是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在资本主义国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普适性能。不重视媒体的普适性能,就是一个不成熟的社会,就不会是一个长久稳定和谐的社会。媒体的普适性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

  一是媒体的民族性。从总体上来说,媒体是一种文化现象,这种文化与所处的地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处世观念、生活方式、上层建筑、经济基础、自然生态、社会环境等都会对媒体的性质、目标、表达方式、成败得失产生重大的影响。两百多年前,北美殖民地因受洛克、卢梭、孟德斯鸠等民本思想影响,崇尚自由和个性价值,报纸作为当时仅有的公共媒体形式,也有很多的“新闻自由”,延续到现在的美国,有的甚至自由到不负责任的地步。但在中央集权相对稳固或者封建文化比较强势的传统欧洲和东方,以及某种文化现象乃至宗教文化比较强势的国家和地区,公共媒体则相对一统,新闻发布相对比较负责和稳健,比较注重主流价值观,注重提炼后发布新闻。很难界定媒体表达是相对自由好还是相对一统好,因为的确各有利弊,只有根据各民族自身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自然状况来决定。

  二是媒体的御用性。御用性有两层含义:一是生存价值含义,没有一家媒体不会为其所有者说话。其实,现今很多所谓文明的、自由度较高的、新闻相对自由的国家,媒体御用性就十分鲜明。即便是不依靠企业为生的媒体,只要某企业广告投放量大些,广告收益媒体也绝对不会曝该企业的光。非公益性媒体和企业性质的媒体尤其如此。另一种是主流价值含义,社会的主流价值决定了媒体的表达内容和表达方式。如为迎合主流价值,不惜编造新闻,从两百多年前美国报纸到当代号称客观公正的西方媒体,此事屡见不鲜。我国媒体当然必须为党和政府说话,弘扬时代主旋律,同时,党和政府必须是媒体的坚强后盾,使媒体不过度依赖于非党和政府的组织或市场及资本。

  三是媒体的民用性。媒体的民用性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为老百姓说话;二是让老百姓看。为百姓说话是媒体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所在。政治上,为百姓说话的是各种议会和各种代表大会;社会上,为百姓说话的应是各种媒体。媒体的民用性和御用性并非是必然的矛盾体,就像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并非是必然的矛盾体一样。把民间的声音和疾苦表达出来,对社会治理有益。当然,这种表达必须是民意的主流,揭示社会管理中典型的缺陷,阐述老百姓的合理诉求,诠释人民对社会事务管理的建设性意见和建议。媒体的民用性还反映在服务上,把大量的信息传递给老百姓,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

  四是媒体的引导性。由于媒体信息的扁平化传播不是任何其他信息传播渠道可匹敌的,也由于媒体的触角可延伸到任何角落,加上社会管理者和民众对媒体在信息收集方面的依赖和信任,再加上引导受众本来就是媒体所追求的目标和效应,因此,媒体对社会情绪和民众价值观的引导性非常强。如汶川大地震后,媒体的不断滚动报道,大量视觉、听觉的不断冲击,就很好地让人对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秩序控制和灾变应急方面的优越性有了更深切的体会。正因为媒体具有很强的引导性,所以媒体从业人员就必须要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良好的价值判断素质,必须客观、公正、负责。未来媒体的引导性将越来越强,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政府应加强对媒体的管理。

  五是媒体的批判性。揭露和批判社会丑恶、警示他人并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是媒体的历史责任和神圣使命。美国早期报纸曾以上流社会士女的丑闻为素材讹人赚钱,后又以“狗仔性”报道夺人眼球,借以扩大影响,增加报刊发行和广告量,这种做法固然不对,但社会风气却在类似曝光中有了好转。在我国,也有因中央权威媒体的批判性报道而引发地方党政领导高度重视,从而推动该地区工作发展的事例。由此可见媒体批判性报道的力量和效果。但批判性报道也有度的把握问题,有责任感、客观公正的媒体不能以庸俗的功利观去揭短。此外,媒体是有阶级性的,批判要设定底线。西方媒体的揭露和批判都有其底线,比如不会涉及主流价值观,不会涉及国家利益,不会为颠覆其国家而兴风作浪。

  六是媒体的服务性。任何媒体都有其与生俱来的服务性能,有为破坏旧世界、荡涤旧秩序从而夺取政权服务的,有为保护新世界、维持新秩序从而巩固政权服务的;有为公益事业服务的,有为营利生存服务的;有为专业领域服务的,有为大众生活服务的;有有偿服务的,有免费服务的。在竞争激烈的商品社会,要让商品大众化,必须有媒体的服务。对个人和单位也是如此,媒体服务可扩大影响力,从而转化为有利于个人和单位发展的资源与能量。   

上一篇:新媒体时代新闻教育变革的逻辑与路径
下一篇:媒介公共领域建构的现实思考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