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大学师生关系 新媒体是搭了桥还是横了墙
www.xinwenren.com  2015-06-29 16:05:10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诸葛亚寒 《 中国青年报 》( 2015年06月29日 09 版)CFP供图朋友圈里看上去热热闹闹和和气气的师生关系背后,缺乏内在的、精神上的信任和尊敬面对面的深入交流,可以有观点的争论,甚至还会碰
本报记者 诸葛亚寒 《 中国青年报 》( 2015年06月29日   09 版)

    CFP供图

 

    朋友圈里看上去热热闹闹和和气气的师生关系背后,缺乏内在的、精神上的信任和尊敬

    面对面的深入交流,可以有观点的争论,甚至还会碰撞出许多火花

    现在老师发表文章或观点,好像学生不去转发微博、朋友圈里点个赞就不够尊敬

----------------------------------------------------

    关掉朋友圈、取消手机微信提醒功能,曾强把微信好好清理了一番。

    曾强的最后一条朋友圈,转发了一篇题为《逃离“朋友圈”》的文章,他配上了文中的一句话:社交媒体充满魔力,但这种魔力也可能产生反作用力,演变成为一种困扰。

    在曾强眼里,对和他一样的高校教师而言,社交媒体的“魔力”在于它给传统师生关系搭了座“桥”:学生不再抱怨老师“到点上课,下课走人”,师生间的交流沟通多了条线上渠道;课堂上的案例资料、课堂外的延展阅读,老师可以随时随地对教学进行补充;学生还能了解到老师更立体的形象,朋友化的师生关系显得十分融洽。

    可让这位就职于西部某高校的年轻教师没想到的是,“魔力”也给他添了堵“墙”:朋友圈里私人化、生活化的文字或图片分享被学生截屏晒到更开放的网络平台上“吐槽”;每天用来备课和科研的时间被学生的问题和“问候”粉碎掉;花费大量时间筛选推荐的文章,学生大多是点赞但不看……

    让曾强下定决心“逃离”朋友圈的,更是出于心里的担忧——朋友圈里看上去热热闹闹和和气气的、像朋友一样的师生关系背后,缺少更深入的学术讨论和交流,缺乏内在的、精神上的信任和尊敬。而这,在曾强看来,是建立良好师生关系最重要的基础。

    社交媒体变身第二课堂,老师形象更加立体

    如今的大学校园里,老师和学生在社交媒体上成为“好友”早已不是一件新鲜事,线上渠道成为课堂的一部分。用曾强的话来形容,“社交媒体是一个非常棒的第二课堂,或者说延伸课堂”。

    曾强所教授的《广告学》课程上经常会涉及案例分析和讨论,但由于课时有限,以往这些案例都只是在大屏幕上匆匆一过。当微信班级群建起来后,曾强便可以将这些重要的案例随课堂进程分享给学生。不仅如此,作业反馈也可以单独和学生线上沟通,不占用课堂时间,“教学可以不受限制,随时随地进行了”。

    “老师的许多推荐阅读,能很快加深对一些问题的理解,还能跟上专业领域的热点。”曾强的学生王丽说,以前听说大学老师都是上完课拍屁股走人,但现在许多老师都会有微博、微信账号,课下的互动会让学生对老师更加亲近,不那么陌生了。

    和曾强一样,吉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教师潘晓婷也是个在新媒体上“活跃”的老师。在她的朋友圈里,不仅有上课案例、热点文章的分享,还有自己的读书笔记和心得,她常常还会晒晒喜欢的音乐、生活中的趣事。

    “一方面学生对于这些补充知识可以偶得,另一方面师长的‘神秘性’也没有了,关系融洽,仿佛他们就像是弟弟妹妹或者朋友一样。”潘晓婷说,现在的学生都是95后、00后,他们对老师权威性的认同度已经不像从前的学生那么高了。“虽然学习靠自觉,但和学生建立了朋友关系后,通过日常的交流,如果喜欢我,他们也会喜欢上我传授的知识。”

    在河南某二本学院的教师李晓菁看来,在社交媒体上的老师会更加“立体”,因为这些媒介上,老师不仅会推荐专业性的文章,呈现自己的思考和观点,而且也会展现自己生活化的一面,这种立体的、较为全面的形象和人格魅力会拉近学生与老师之间的距离,让师生之间的情感交流、学术思想的碰撞有更多的可能,“这样,师生关系才能延续得更长远,而不会仅仅只存在大学4年”。

    朋友化的平等交往更需要精神上的尊重

    然而,这种“朋友化”的师生关系也会带来一些困扰。

    有一次课间休息,曾强发现,班里一个请了病假的同学,竟在朋友圈里晒出正在海边旅行的照片。考虑到私自出游的安全问题,曾强给了这个同学旷课处理,并在微信里让他赶紧向学校报备出行信息。

    曾强没想到的是,这位旷课的学生竟然拉黑了自己,还在微博上吐槽“老师卧底微信跟踪学生”。

    不仅如此,曾强还发现,有的学生会一边给朋友圈里老师的分享点赞,另一边把老师分享文章时简短的观点表达截屏发到微博上议论,甚至把老师晒出的旅行照、美食照挂到贴吧里,说老师“炫耀”……

    于是,曾强意识到,“社交媒体都是浅层次的交流,缺乏精神上的沟通和信任,所以对这种朋友化的关系还是应该有所界定。”

    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的教师徐伟就给自己的微信一个明确定位:只限于浅层次的话题交流,比较有深度的学术讨论需要采用线下的方式。在他看来,较深入的学术问题在新媒体上的简化表达会造成误解和偏差。因此,他依然会保持每个学期组织四五次与学生面对面的交流会。

    紧跟新媒体潮流的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王红在博客、微博、微信上都有账号,她一直保持和学生在线上的互动,通过新媒体平台传道解惑。

    在王红眼里,线上的交流是一个很好的辅助手段,但也应该“公私分明”:不过多发私人相关的信息,不披露自己的隐私也不涉及他人的隐私。“作为一个师者、长者,发言要慎重一点,可以表达观点,但不能说不负责任的话。”她认为,文字形式的简短表达,容易被误解、放大。

    “其实,朋友圈里,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师生关系,难免会有角色冲突的时候。面对面的深入交流,可以有观点的争论,甚至还会碰撞出许多火花。但线上交流有时容易情绪化,随性随感的东西较多。”李晓菁很赞同师生之间建立平等交往的朋友关系,但她也认为,有时候这种融洽浮于表面,没有扎实的信任基础。

    “所以,我觉得面对面的、深入的交流沟通是不可缺少的。传统的交流方式会让师生之间产生更多精神层次的理解和信任,更能赢得学生的尊敬。”李晓菁说。

    师生关系不能靠点赞维持

    从开设博客“长亭短亭”到现在已有10年,王红博客上关于学业、工作、生活等问题的讨论非常受学生欢迎,她也陆续使用微博、人人网、微信等工具“紧随潮流”与学生保持零距离。

    然而,她最喜欢、最怀念的,是连电话都没有的时代。“那时候学生问问题,没有电话、手机,就在老师破烂的宿舍里,坐在床边或者随便拿张报纸坐在地上就聊开了。我觉得那是师生关系最融洽、最美好的状态。”王红说。

    随着博客、微博、微信的介入,工作和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王红认为,新媒体虽然快捷、方便,师生交流从表面上看也非常活跃、比原来热烈,但慢悠悠的、较为深入的交流越来越少,或者说只能在小范围的学生中进行,“恐怕大家都是网上匆匆而过,急急忙忙打个招呼而已”。

    “其实我想说不合时宜的话,这种关系可以稍微降一点温。现在老师发表文章或观点,好像学生不去转发微博、朋友圈里点个赞就不够尊敬。我觉得还是稍微沉淀一下比较好,师生关系不是靠点赞来维持的。”王红说。

    “人际交往过频其实未必有利于关系建设,可能适得其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学院教师刘津认为,“老师对社交媒体的投入不可能是无限的。如今对一个人而言,比较困难的恰恰是保持自我,而不在社交中迷失。要留给自己自我更新的空间,才能给学生更有价值的东西。” 

    此外,刘津提到,刚当老师时,她特别信任自己对于学生价值观和人格塑造的力量,所以在交流上投入大量时间。现在,越来越感觉老师不应对自己的影响力过度自恋,个人的眼界和智识受制于自己生长的时代和环境,随着这两种因素的变迁,个人的见识对后辈的指导价值也会减小,所以,在与学生的社交上,也更加节制了。现在更多是在学生主动求助时给出个人的看法,更倾向于鼓励学生去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作出自己的选择,顺应自己的意愿。

    “我想,‘逃离’朋友圈是希望渐渐回归到较为冷静、理性的师生关系,不要把时间碎片化并消耗在社交媒体的热闹之中,更多地通过面对面或者邮件等形式增加学术上的讨论和交流。作为老师,我们要自律,学生也要自控,‘朋友圈’让老师和学生成为了朋友,但融洽的师生关系不能总靠‘朋友圈’。”曾强说。

    (应访者要求,曾强、王丽、李晓菁为化名。)

上一篇:新浪网编辑作者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一审宣判 编辑被判一年半
下一篇:山西:优秀网络视听作品推选火热进行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