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删微博隐情:电商金主PE的囚徒困境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01:55:48  

21世纪经济报道刘强东如今的处境有点被动 新浪科技配图  曹元;何珊 深圳报道  整整三天,京东商城CEO刘强东选择沉默——没发出一条微博--就连电商大战前经常发的花花草草,也不见踪迹。  通过微博营销的...

 21世纪经济报道

刘强东如今的处境有点被动 新浪科技配图

刘强东如今的处境有点被动 新浪科技配图

  曹元;何珊 深圳报道

  整整三天,京东商城CEO刘强东选择沉默——没发出一条微博--就连电商大战前经常发的花花草草,也不见踪迹。

  通过微博营销的他突然沉默,有些不可思议。

  但刘强东不是没有“上微博”,8月20日,细心者发现8月17日,刘强东的一条微博被删:“我们的股东高瓴资本的老板特意从美国打来电话,并建议价格战引到全品类,周一推出。”

  而到了周一(8月20日),京东商城并未将价格战引到全品类,反而在线上寻不到刘强东身影。

  1. 丁香会_LilacClub\:据可靠消息,京东上轮某一家大PE已经退出投资,仅将本金拿回。求证。京东与苏美大战,后院可千万别“着火”呵。@刘强东 @新浪IPO观察 @IPO观察

  17日,创投汉理资本在新浪微博的官方ID“丁香会_LilacClub”发布一条信息:“据可靠消息,京东上轮某一家大PE已经退出投资,仅将本金拿回。求证。京东与苏美大战,后院可千万别‘着火’呵。”

  因为高瓴资本是京东商城上一轮融资的大PE,联系到刘强东删微博,众多猜测荡漾着这轮电商大战。

  京东股东实力分析

  这场电商口水战中,刘强东两次将股东搬出来,除被删去的一次,还有8月14日京东商城股东会开完,刘强东发微博称:“一个股东说:我们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你就放心打吧,往死里打!”

  深圳一家大型创投董事长认为:“这是京东最后的招数。”一般经营企业会强调自己的实力,很少会把股东搬出来。

  以上只是创投圈对京东商城的分析。假设我们确信,确实有股东会这么说,那么哪家股东仍有实力继续投资。事实上,京东商城是需要融资,据国泰君安分析,京东明年至少要融资60亿元。

  根据投中集团数据,最早介入京东商城的今日资本共有两只美元基金,合计规模6.8亿美元,有记录的投资项目22个,其中13个项目有投资额,合计3.86亿美元,如按已投资项目的平均数计算,其他9个项目将耗资2.7亿美元,今日资本已投资达6.5亿美元。更重要的是,今日资本投资项目只有土豆网(微博)上市,账面获得3000万元回报,其他项目上市均遇困。今日资本虽参与京东商城的A、B两轮融资,但没有参与C轮融资,接下来的融资可能也无力参与。

  参与B轮融资的牛熊资本募资不祥,但统计中,该机构投资5个项目便耗资7.5亿美元,应有不俗实力。

  C轮投资机构实力最强。红杉中国有20亿美元基金,投资数量超过60个,其中,36个项目有数据披露,耗资超过8亿美元,按平均数计算,其投资金额超过13亿美元。加上红杉中国有不少退出案例,该机构有实力继续对京东追加投资。

  此外,C轮融资方老虎基金有20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高瓴资本也有25亿美元、数字天空则被认为也有数十亿美元乃至上百亿美元的资产规模。

  电商困境

  从京东商城股东看,尤其是后两轮介入的股东实力不俗,有能力为京东商城继续注资。

  但问题是,它们会继续这么做吗?

  近段时间,记者联系国内外十多家创投,问“假如你是京东股东,还会继续投资吗?”回答是一致的:“不会”。

  因此,对于京东商城有股东称“我们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的微博,在创投圈,甚至被认为是一种营销手段。“不会有股东这么说。”北京一家大型外资创投语气肯定。

  另一方面,根据汉理资本曝出的消息,京东商城也在找一笔10亿美元的融资,这意味着要么现有股东继续投资,但投资额满足不了需求;要么现有股东不会继续下一轮投资,京东商城需要新股东。后者被认为更具可能性,因为其提出的10亿美元融资额,也是国泰君安测算京东商城需要的融资额——折合60亿元人民币。

  但在投中集团分析师冯坡看来,创投对电商已显疲态,假如京东商城估值过高,很难吸引新创投。

  根据投中集团提供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部电商领域仅发生投资案例28个,融资额3.34亿美元。去年电商发生投资案116例,投资额53.5亿美元。

  冯坡称,多方面原因造成创投对电商的厌倦。一方面是创投募资比较低迷,由于资本市场退出渠道收窄,回报率下滑,投资者对一级市场趋于谨慎,创投难以募资也就难以投资。更重要的是电商盈利能力得不到保证,“很少有盈利的案例,创投对这个行业失去信心。”冯坡说。

  对于京东商城而言,还有其他阻碍因素。一方面京东商城采取VIE模式,且没有盈利,很难赴美上市;另一方面,京东商城第三轮估值超过60亿美元,参与的创投已是世界顶级,能参与下一轮融资的投资者则少之又少。

  难以吸引新的融资,短期又难上市,无怪乎会有股东退出传言。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奎22日回复记者称:“不知道这件事,不知道哪家PE退出。”随之挂断电话。

  记者又致电高瓴资本北京代表处,得到的答复是“不接受采访”。而今日资本总裁徐新的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上一篇:周鸿祎的搜索情缘
下一篇:刘骏直面风波:云云、即刻不存在竞争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