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脸萌到Faceu 郭列的第二次爆红后
www.xinwenren.com  2016-04-12 12:11:17  中国青年报

郭列:第二次爆红后加速成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璐 《 中国青年报 》( 2016年04月12日 12 版)郭列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4月8日,在浙江省杭州市举办的菠萝科学奖科学集市上,杭州市民在体验脑机

郭列:第二次爆红后加速成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璐 《 中国青年报 》( 2016年04月12日   12 版)

郭列:第二次爆红后加速成长

    郭列 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郭列的苹果手机里有超过600个App,已经到了15页存储极限。其中有两个是他开发的,一个是“脸萌”,另一个是Faceu,都登上过App排行总榜的第一名。

    2014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在腾讯工作的郭列辞职创业,带领团队用3个月的时间开发出“脸萌”,以制作可爱的卡通人物头像一夜爆红,掌声和昙花一现的质疑一同袭来。在经历了团队成员出走等起伏之后,新团队开发的社交软件Faceu又登上App排行榜榜首,成为年轻人甚至明星的新宠,并赢得了数千万美元的B轮投资。

    如今,1989年出生的郭列留着厚厚的韩式留海,眼神清澈,拿着玩偶摆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笑称自己是“过气网红”。可两次创业经历让这个大男孩从一个产品经理变成了Team Leader(团队领导者),学会了淡定和掌握节奏,他不管外界声音,只默念心中的目标:在40岁之前做一家超牛的公司。

    “中奖式”成功后的迷失

    “脸萌”的成功仿佛是“中奖式”的。

    2014年,郭列带着创业梦想从腾讯辞职,第一个研发的产品失败后,在深圳租来的民宅里,和几个小伙伴用几个板凳、几台电脑、一张海贼王的旗帜开始研发“脸萌”。团队每个人像打鸡血一样,没日没夜地一起奋斗。

    登榜似乎是一夜发生的,“脸萌”突然就火了。3个月用户突破5000万,海外用户超过1000万,在中国、英国、西班牙等17个国家的App商店总排行榜第一;在美国、加拿大、德国等62个国家获得娱乐榜第一。

    在地铁上,郭列发现坐在身边的陌生人竟然在用“脸萌”制作表情,朋友圈里晒“脸萌”头像呈现刷屏的状态——“脸萌”成功了。

    梦想似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实现了。为了庆祝,团队一起去撸串,一杯又一杯地喝酒。可当晚郭列一夜都没睡着,第二天所有人回到公司后,发现没有事情干了。他似乎只有不断地催团队加班,为的只是不掉下排行榜。 

    郭列的电话被打爆了,包括投资人伸来的橄榄枝,媒体的采访邀约,其他创业者听他分析行业的期待,成功的聚光灯打在了“脸萌”团队每一个人的脸上。质疑的声音同时传来,有人说“脸萌”只是火一把就死。

    “我有点儿迷茫了。”郭列回忆说。

    这不只是他一人,对于基本以90后为主的“脸萌”团队来说,有的人加入3个月就做出了似乎全中国人都知道的产品,这样的成功让大家晕晕乎乎的,并且变得有点儿浮躁。

    然而,那段时间郭列忙于接受采访,或奔波在路上参加论坛,和团队越离越远。甚至连家人得知他最近的消息都是通过媒体。

    因为种种原因,另一位创始人向郭列提出要离开团队。“你要走就走,以后公司的发展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郭列赌气说。那位创始人流泪了。曾经一起奋斗的团队面临如此下场,彼此都深深地伤了心。

    像游乐场里迅速起落的升降机一样,使用“脸萌”的人越来越少,“脸萌”团队经历了从大红大紫到乏人问津的过程。

    在救护车上,郭列担心自己会猝死

    “脸萌”的人气下滑让郭列意识到,仅仅有一个好玩的功能是不足以支撑一款产品的。他决定再次创业。

    他发现,微信的朋友圈太臃肿了,这在2015年后会越来越明显。他想做一款崭新的社交软件,有图像还有声音。

    令人意外的是,“脸萌”的成功没有给郭列个人带来很丰厚的经济收益,他每个月只拿8000元工资,开发“脸萌”时还花了不少积蓄。在求婚刷爆了信用卡后,他甚至吃饭都要求助其他人,那种滋味并不好受。

    好在,“脸萌”的成功让郭列获得了IDG投资人常亮的关注,几次交谈后常亮决定投资郭列。事实上,这是郭列唯一见的投资人。有一位上海的投资人曾提出见面的需求,但他因支付不起去上海的机票而作罢。

    虽然确定投资,但IDG公司的调研还需一段时间。这3个月内,郭列几乎天天都在刷新账户,在听到投资短信到账提示信息“叮”一声后,他从椅子上蹦起来了。这一百多万元的救命钱对他来说远比后来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兴奋。

    研发新产品没想象中容易,郭列形容:“如果‘脸萌’是开一家沙县小吃,那Faceu就是开一家五星级饭店”。原先“脸萌”团队9个人只剩下3个人进入新团队,可这3个人的技术水平不足以支撑开发一款社交软件,郭列又开始忙着招人。幸运的是,他招来了微信团队的人员和非常优秀的设计师。

    2015年9月4日,主打短视频社交的Faceu战战兢兢地上线了。它花费了是“脸萌”3倍的9个月的时间,可刚开始只有一万多的下载量。这不是一个好成绩,团队里每个人都很着急。

    有一天,一位团队成员在看韩国综艺节目《Runningman》时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功能,用手机照相时可以自配可爱的装饰和特效。这是韩国风靡的软件Snow。Faceu于是增加了“激萌相机”的功能,让人拍照时可用自动加上可爱的猫耳朵等其他特效。

    此外,郭列找到了《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李维嘉,请他在微博上推荐使用,还请了火爆的《太子妃升职记》主演于朦胧,用一系列购买粉丝头条的方式推广。慢慢地,包括林志玲等一线明星自发开始使用了。

    就在Faceu登上榜首的那几天,郭列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心跳很慢,他担心自己会猝死,让身边的人拨打了120。他被送到了医院。

    实在是太累了,在救护车上,郭列退出了不断响着提示音的微信。

    两次爆红的经历带来成长

    Faceu又一次登上了App排行榜的第一位,郭列又一次站在了聚光灯下。

    第一次登榜那一天,他迅速截图晒了朋友圈,因为担心过一会儿就会掉下榜来。好在Faceu很争气,从1月开始至今一共在总榜第一待了21天,在总榜前三待了36天。

    可郭列知道这只是开始。“脸萌”爆红时,他总觉得,如果“脸萌”最终没有做大就失去了全部。但现在,他觉得创业是一个过程,实现了一个目标还有下一个,是没有尽头的。

    他也学会了掌握工作的节奏。在救护车上,他想了很多,觉得身体真的很重要,他笑着说:“如果我做App做死了还是挺划不来的。” 

    他对团队也是如此要求。他承认自己在“脸萌”时期对团队“太压榨了”,股权和其他收益方面处理得有些小气。如今,团队每周的休息时间从之前的一天变成两天。

    两次爆红的经历让他成长,也看开很多事。

    “脸萌”爆红时,他的QQ和微信每天都有很多人和他说话,因为很多祝贺和问题都一样,他就懒得回复了。后来,“脸萌”不火了就没人理他了,现在又是每天信息爆棚,这次他即便再忙也会给人回复。

    他在处理问题上也变得成熟了。Faceu团队中也有人提出了离开,这一次郭列会和气地妥善处理,“任何公司都有人会离职,太看重可能坚持不下来。”在平时的阅读中,他也不再是只盯着技术和产品,还会看雷军等人企业管理方面的经验,在遇到问题时受益匪浅。

    如今,有媒体想采访郭列时,他都会首先拒绝一下:“很多话我都在之前的采访中说过了,为了节约时间别问重复的问题了”。他不太在乎媒体的曝光度,也不愿赶场去参加活动,更愿意窝在公司和团队探讨Faceu的发展。

 
 

上一篇:孙龙:帮村民网上卖猪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