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是繁荣资本市场的长久之道
www.xinwenren.com  2019-01-05 19:27:25  中国新闻人网

据证监会1月4日的新闻通报,2018年全年,证监会共做出行政处罚310宗,同比增加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其中,对北八道集团操纵股价的处罚达56.7亿元,打...
   据证监会1月4日的新闻通报,2018年全年,证监会共做出行政处罚310宗,同比增加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其中,对北八道集团操纵股价的处罚达56.7亿元,打破了2017年对鲜言34.7亿元的罚单纪录。吉林长生等5家企业被强制退市,同时,证监会对金亚科技等三家上市公司启动了退市程序。就处罚范围和金额,以及退市数量而言,证监会去年执法堪称严厉,可以认为是“严监管”的具体落实,另一方面,IPO审核更为严厉。据媒体统计,2018年全年一共批准了110家企业上市,IPO通过率为59%,大大低于2017年的79%。
    
    可以说,证监会在2018年全年都实施严监管,不仅是传统的事前监管(上市审批全面加强),而且事后监管也大大加强,行政处罚的强度和力度都大大提升。特别是对内幕交易的处罚,不仅处罚到企业,而且处罚到人,还公布了内幕交易金额。市场对于证监会从严执法颇为认可。
    
    理论上,证券价格可以涨到天上去,也可以彻底归零,交易方不会得到收益承诺,某种程度上,带有保险产品的射幸性特点(即赔付的发生是不确定的)。买的股票涨了可以说投资者会买,但是必须还要有“运气”。虽然说资本市场带有射幸性特征,但不是赌场,原因就在于投资者可以有明确的交易预期。好的市场,交易预期是在规范的交易活动中不断总结交易规律而得出。而坏的市场,交易预期完全依靠捕风捉影,四处寻找大资金的动向。
    
    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必然是一个法治化的市场。一般意义上,我们对于市场法治的原则概括既针对市场中的投资者,也针对市场监管者。对于投资者而言,是“法无禁止皆可为”;对于监管者而言,则强调“法无授权不可为”。有了这样的规范,就可以激励交易,鼓励市场竞争、市场创新。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则——“法定职责必须为”。不同于学术定义的市场失灵,法治意义上的市场失灵是指强者滥用优势地位剥夺弱者的利益,上市公司业绩造假、通过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价格等行为都是法治意义上的市场失灵,都需要监管机构执法处理,如此才能有效保护市场良性竞争。
    
    从以往的历史看,证监会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资质核准和限制交易上。诚如港交所前总裁李小加所言,A股市场的账户管理是“穿透式”而且是中央托管式的。对于监管者而言,一眼看到底,每个交易者都被看得清清楚楚。这看起来是最“安全”的市场。但是,正因为没有中间交易层,实际上每个交易者都是散户,而散户和散户又是不同的,有强有弱。市场永远存在信息不对称,特别是在资本市场,由于天然带有“射幸性”的特征,信息更加不对称。而且,由于市场交易存在诸多限制,以致场外交易活动多,很多脱离于监管之外。结果,A股市场在最“安全市场”的设计下,却表现得非常动荡,涨跌幅经常超过正常的风险范围。公司越亏股价越高、炒亏损组合这些怪现象,在A股市场已经成为常态。
    
    正是由于历史上这些情况的存在,所以,2018年以来的变化才显得非常可贵。虽然说核准制仍然在继续,但流程监管已经开始成为证监会市场执法的重点。证监会作为市场监管机构的作用正在得到释放和发挥,特别是对上市公司的约束能力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加强,这不能不说是去年黯淡的证券市场上的一个好消息。
    
    过去一年来,关于如何繁荣股市、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发展,讨论非常多。对证监会改革的各种意见可以说是汗牛充栋,证监会做了很多努力,多次召集券商开会,向市场喊话。为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证监会为富士康等企业开通绿色通道,甚至于专门给芯片企业以上市指标。但是,对比如此多的努力,对于市场建设最有意义的可能还是强制退市和严查内幕交易,以及稽查上市公司的不法行为。虽然证券法赋予证监会广泛的权力,但以往证监会的权限其实局限于管制证券公司等市场交易主体,而对上市公司的规管则缺乏有效性。
    
    对于一个真正繁荣的资本市场而言,证监会应该对于各类市场主体都有权有责有为,如此才能真正落实法治,纠正强势者滥用优势而造成的“市场失灵”。这是实现资本市场繁荣的长久之道。

上一篇:如何为民企营造法治化制度环境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