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专访 | 人文学者 | 名师名教 | 文学作家 | 艺术名流 | 书画名家 | 科学百家 | 商界传奇 | 新闻人物 | 历史人物
传媒人物 | 传媒学者 | 新媒体人 | 传媒资讯 | 新媒体讯 | 人物传播 | 媒介批评 | 编采实务 | 传媒智库 | 传媒百科

追念张敏洁
www.xinwenren.com  2013-01-23 22:46:49  中国新闻人网

□刘省平
 

□刘省平

\

    一

    吃罢晚饭,我像往常一样登上了自己的博客,看到了去年写的那篇题为《老张突然走了》的日记,才猛然想起来公历8月26日是张敏洁的忌日。作为老朋友,在他一周年忌日的第二天才想起他的忌日,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深感羞愧。我在电脑前枯坐了很久,直到子夜时分仍然没有一丝睡意,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张敏洁的音容笑貌,便决定写一篇文章来纪念他。于我,这应该是一种最好的纪念朋友的方式吧。

    张敏洁,笔名渭水之渊,1976年出生于陕西澄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98年毕业于延安大学中文系,同年进入媒体行业,曾先后在《消费者导报》、《各界导报》、《阳光报》、《西安商报》、《商界名家》、《西部大开发》多家媒体担任编辑、记者、主编等职务,发表了数百万字的新闻和文学作品。

    我和张敏洁的相识是通过他姐姐的引荐。记得初次见面是在2001年的春天,正是我读大二的第二学期。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很青涩的文学青年,喜欢写点东西,在学院一个文学社团任副主编,在我们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几篇文章,因此在学院里也算得上是一个知名人物。然而,我当时并不满足于只是在校园刊物上发表文章,而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登在外面的大刊物上去。那时候,电脑还不普及,给外面刊物投稿需要打印出来,通过邮局去投递。因为我那时的打字水平很差,于是就经常往学校门口的一家打字复印店里跑。这家打字复印店很小,店面装修也很简陋,但因为附近仅此一家,生意非常好。店老板名叫晏朝锋,个头不高,很瘦,但很精干,待人极为和气。我每次去他店里,老板总要给我递烟、倒水,和我聊得十分热乎。老板娘姓张,皮肤黝黑,腰身宽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对我也非常热情。我经常光顾这家打字复印店,我的文学稿件都是老板娘给我亲自打印的,因此我的作品她都细细看过,对我的文学水平赞不绝口。有一次,我和老板娘闲聊,她说她弟叫张敏洁,是一个青年作家,在西安的一家报社当记者。接着,她不无自豪地夸赞他弟的文章写的如何好,并且和陕西的很多著名作家都有交往。我一听,非常羡慕,说我很希望认识一下她弟。老板娘豪爽地说:没问题,他下次来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们认识一下。

    没过多久,一天,我刚吃罢午饭,准备休息,忽然接到了打字复印店老板打来的电话,说是他小舅子张敏洁来了,要见我,叫我尽快过去一下。接完电话,我就翻出自己的几篇打印好的文稿过去了。走进打字复印店,老板和老板娘都在,另外还看到一个胖胖的男人和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经过老板娘的介绍,我才知道这个男的就是张敏洁,而旁边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葛云紫。我们互相握了一下手,寒暄了一阵。在握手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他的相貌:宽胖身材、浓眉大眼、满脸的青青胡茬,头发密而长略带些自来卷儿,直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厚厚的眼镜片下面透出一种睿智而深邃的目光。

    落座之后,张敏洁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接过看看了一下,才知道他是西安《各界导报》的记者。他说话嗓门很大,音质浑厚深沉,显得底气十足。他简略地讲述了一下自己的家庭情况,还讲了这些年在西安的一些见闻。这让我对他充满了好奇,所以听得非常认真。我把自己的境况也对他讲述了一下,还把自己所带的几篇打印出来的文章让他看,希望能得到他的指点。他认真看了几篇之后,说我的文采很好,也很有思想,还鼓励我多看书、多练笔,多在外面的报刊上发稿。

    我与张敏洁的交谈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所谈的大都是与文学有关的话题,具体的内容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路遥的作品。当他问我喜欢哪些作家时,我重点提到了路遥,并谈了自己对路遥作品的感受。他一下就显得非常激动,说自己也一直是路遥的忠实读者和粉丝,路遥的作品他大多都拜读过,最喜欢读《平凡的世界》和《人生》这两部小说。他还说,路遥的墓就在他们延安大学,他经常去那里拜祭,每次都要在他的坟头点上几根香烟。

    因为那天下午我还要去上课,所以不得不赶在上课前告辞。临走时,他说最近正和妻子葛云紫筹办一个针对大学生的文学刊物,起名叫《校园内外》,希望我在我们学校文学社团里征集一批优秀稿件。我一听非常高兴,答应他会尽快去办这件事,全力支持他的事业。从打字复印部出来后,我心情非常愉快,暗暗鼓励自己好好努力,将来也要和张敏洁一样,当一名报社的记者、作家,靠自己的笔杆子闯一番天下。

    之后,我会逢周末或节日里给张敏洁打个传呼或电话,向他表达我的问候与祝福。而他呢,每次在电话中都很热情客气,询问我近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最后总忘不了要鼓励我坚持文学创作。

    转眼我就上了大三。学院文学社的第一任主编叫苗雨,他比我高一级,和我上的是同一个专业,他也酷爱文学,诗歌写得相当好,他也通过学校门口那家打字复印店的老板娘认识了张敏洁,并通过张的介绍进《各界导报》当上了记者。苗雨参加工作后,文学社进行重组,我就被推选为文学社的第二任主编。那年冬天,在我和全体文学社成员的努力下,新一期社团刊物出版了,我们准备搞一个隆重的发行仪式。当时,我除了邀请咸阳市作协主席程海、《咸阳日报》副刊部主任王永杰等社团顾问之外,还特意请来了张敏洁和他的妻子葛云紫,以及学兄苗雨。在那次发行仪式上,张敏洁和苗雨都上台做了精彩发言。同时,张敏洁还带来了他和妻子创刊的杂志《校园内外》。这本杂志上刊登了我推荐的几个我们文学社成员的作品,其中也包括我的一篇新体诗《五月的怀念》。发行仪式结束后,很多社员购买了这本杂志。临走时,张敏洁还给我留了大概五十本杂志,让我代为销售。但那批杂志经过我多方努力,只卖出去不到一半,剩下的实在卖不出去,就自己认购了。过了一段时间,张敏洁又到他姐开的那家打字复印店来了,他问我那些杂志卖的咋样,我怕他失望,就说全部卖完了,并按杂志上的定价把账款全给他结算了。张敏洁听了很是高兴,说我非常能干,说以后有啥事需要帮忙尽管给他说。从那以后,我俩的关系似乎更进了一步,平时依然保持着电话上的联系。

 

    二

    我和张敏洁更深入的交往是在我大学毕业之后的几年。

    2002年上半年,也就是我大学最后一学期,基本上已经没多少课程了,同学们都开始忙着为自己找工作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和很多同学一样,内心处于一种非常浮躁和迷茫的状态。尤其是当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留在班上的学生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对自己未来的前程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我原本身体状况就不太好,加之精神压力太大,临近毕业的那几个月一直失眠,于是就患上了抑郁症,身体状况越来越坏。

    我大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但说实话我那时并不喜欢这个专业,也不想将来专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我的职业理想是想进报社当一名记者或编辑。但是,我学的又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一直对自己这方面的能力缺乏自信,所以没有像我的学长苗雨那样去求助于张敏洁。于是,我就抱了“先就业,再择业”的想法,忧心忡忡地等待着机遇之神的降临。

    4月底的一天,西安某医药公司长春办事处来我们学院召开现场招聘会,要招一批医药代表,我和班上的很多同学去面试了,结果只有三四个人被聘用了,我便是其中之一。几天后,我和班上的那几个同学由西安出发,坐着火车去了那个遥远的陌生的长春参加工作了。到了长春之后,我一直无法适应那里的气候环境,加之对医药行业内幕的了解越来越多,使我对这份工作越来越没有了兴趣,抑郁症便很快加重了,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辞去了那份工作,回到了陕西老家。

    我在乡下的老家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身体状况逐渐恢复了过来。那段日子,我读了很多书,也思考了很多问题,决定还是去西安发展,找一个自己喜欢且适合自己的工作去干。于是,我就想到了张敏洁,想着他应该会帮我一把。在经过一番犹豫之后,我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如实诉说了自己的境况,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他在得知我的情况之后,对我进行了一番安慰,还说等我调整好状态之后去西安找他。听了他的这番话,我当时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温暖。

    过了几天,我就带着铺盖去了西安。经过张敏洁和苗雨的共同引荐,我很顺利地成了《各界导报》的一名记者。但不知怎么回事,在我进了报社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见到张敏洁,后来才听苗雨说他已经离职了,去了西安另外一家报社。为了对张敏洁表示感谢,我约苗雨一起到张敏洁家里去了一趟。当时,张敏洁夫妇俩住在东郊幸福中路一个单位的职工楼上。那是一个很破旧的楼房,楼道里光线非常暗淡,卫生状况很差。他们夫妻俩所住的房子大概只有十个平方米,除了一个大彩电之外,里面的家具很旧,倒是桌子和书架上的书很多。我问张敏洁怎么不租一个好一点的房子,他说这个房子是一个朋友提供的,不用交房租,等以后经济状况好了自己买一套房子。那次,他请我和苗雨到楼下附近的饭馆吃了一顿饭,喝了几瓶酒,言谈甚欢。

    我在这家报社干了四个多月之后,因为多方面情况不如人意,很快又在好友刘军科的引荐之下,去他所供职的西安某乳品企业的销售公司上班了。从此以后,我的工作稳定了下来,生活状况也得到很大改善,我在工作之余又开始了自己的文学创作。我那时住在韩森寨,距离幸福路不是很远,在此期间,我还多次拜访过张敏洁夫妇,和他们一起探讨文学。后来,他的妻子葛云紫还在她编辑的《阳光部落》杂志上刊登了我几篇诗歌,并给我汇了共80元的稿费。

    后来,张敏洁在西安北郊大明宫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因为相距甚远,我们见面的次数很少了,偶尔只是在电话或网络上联系。

    2006年夏天,我去北郊大明宫附近办事,顺便到张敏洁的新家拜访了一下。他家在那座楼房的顶层,三室一厅的格局,基本上没有装修,家具摆设极为简单。我问他房子咋没有装修,他说是买了房之后,经济一直比较紧张,这两年好好奋斗一下,等攒够了钱再把家里好好装修一下。我又关切地询问他现在的工作情况,他说自己现在没有什么固定的单位,同时在为好几家财经媒体撰稿,算是自由撰稿人吧。我说,那你白天要出去采访,晚上回来还得写稿,这样很辛苦啊。他说,辛苦是自然的了,但比较自由,而且比以前固定在一家单位上班要挣钱多一些,男人到了这个阶段压力很大,不拼命不行啊。我说,那你可要注意身体啊,别把自己累垮了。他笑了笑说,没事没事。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自我成家以后,生活的担子越来越重,为了生活而劳碌奔波,有近五年时间和张敏洁没见过面。但是,在西安的写手圈子里,我的好多朋友也认识张敏洁,所以总能或多或少地了解到一些他的情况。我也经常在网上看到他的文章。这些年,他一直专注于财经新闻特稿的撰写,在很多媒体上频频发稿,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为他的成绩感到高兴。但我知道,他写新闻稿只是为了谋生,搞文学创作才是其内心最大的愿望。记得他曾对我说过,他要在有生之年整完成一部长篇小说。然而,他的这个愿望最终没有来得及去实现。

    我和张敏洁最后一次见面是2010年10月30日。之前,我听文友崔彦说过,这一天在西安市图书馆将举办一个陕西民俗文化主题报告。我一听是地点在北郊,距离张敏洁家不太远,就给他打电话,邀请他也去听听那个报告,借此机会聚一下。那天下午,我们就在市图书馆终于见面了。虽然多年未见,但他看起来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黑黑的,胖胖的,留着一头长发,一脸憨厚的笑容。我们一起听完了报告,观看了电影《山楂树之恋》。从图书馆出来后,我请他,还有崔彦、郝洪亮、景红娟等几个前去听报告的文友一起吃了顿饭,大家聊得很是开心。但我实在没想到,那竟是我与他的最后一次见面。

    2011年8月29日傍晚,我从老家回到西安,刚进房子,忽然就接到了文友曹桢的电话,说是张敏洁去世了。我当时以为他是跟我开玩笑,我说,你胡说啥呢?曹桢说,这是真的,葛云紫刚才打电话说的。我急忙问,到底是咋回事?他说,张敏洁是8月26日晚上因突发脑溢血不治而亡。我就立即给葛云紫打了一个电话,这才得到了确证。那一晚,我失眠了,内心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几天之后,也就是张敏洁出殡前的那个下午,我和曹桢、苗雨、郑长春、郝洪亮等文友一起从西安出发,驱车赶到澄城县张敏洁的老家,向这个多年的老朋友做了最后的道别……

    张敏洁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多年来我一直在内心深处感念着他,感念他把我带入西安的媒体行业,感念他的妻子葛云紫在文学道路上曾经给予过我的帮助。然而,我真没想到年仅35岁的他突然撒手人寰,抛下了自己未竞的文学梦想,抛下了自己的父母、妻女以及朋友,去了另一个世界,这怎不令人心痛啊!张敏洁生前一直很崇拜路遥,曾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就路遥那样的文学事业,可是事业尚未成功却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谁也料想不到的,这也成了他的所有亲朋好友共同的遗憾!

    敏洁兄啊,你在那边还好吗?愿你的英灵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2012年8月27日于西安北山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原央视名嘴王志离开红基会赴传媒大学工作
下一篇:刘万永:慢慢爬过那座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