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我的职业“我愿意”
www.xinwenren.com  2016-05-11 15:24:52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涂桂林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时间:2016 5 10  作为节目的编辑制作人,总是游离于作品和听众之间,要善于用听众的眼光来审视这段作品,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追求细致,方得极致。  □本报记者 涂桂

作者:涂桂林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6/5/10

\



  作为节目的编辑制作人,总是游离于作品和听众之间,要善于用听众的眼光来审视这段作品,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追求细致,方得极致。


  □本报记者 涂桂林


  长篇小说连播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传统的广播节目,已经播出了60余年。5月4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走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长篇小说连播节目的相关负责人王勇进行了采访。


  王勇现年46岁。连日来,他和朱琳、李立宏两位著名演播人员一直忙于40集《歌剧魅影》的长篇小说连播节目的录制编辑工作,计划于5月下旬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连续播出。王勇曾担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广播故事会》《天下奇谈》的节目主持人,演播了《野葫芦引》《火蓝刀锋》《沂蒙》《交道口24号》《乔家的儿女》等长篇小说,并参与大量长篇节目的编辑制作。作品获得“中国广播影视大奖”“全球华语创新节目最佳播音主持奖”以及“中央台优秀节目”等奖项。


  王勇说:“职业中需要工匠精神,这都建立在‘我愿意’的情怀基础上。有了‘我愿意’的情怀,即便遭遇千难万险,也会义无反顾往前冲。有了‘我愿意’的情怀,就会付出毕生的努力和心血。”


  选定作品选定演播人


  2007年,王勇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接手长篇小说连播节目,他的老师是中国著名的长篇连播制作人叶咏梅,早年人们常听的《平凡的世界》《穆斯林的葬礼》《白鹿原》等长篇连播节目,都是她编辑制作的。


  长篇小说连播必须依照小说原本,逐字逐句地读下来。如果你不提前看书做准备,在录音的时候就可能演播得不到位,这需要演播人员、编辑花大量时间去看书选书,需要耐得住寂寞。王勇不是贪快的人,一部30万字的书需要一个星期才能看完。他表示,作为演播人员,首要的是选传播主流价值观的长篇小说来做连播节目。王勇说:“选择长篇小说录制成广播节目,首先必须考虑到广大听众精神层面的满足和需求,去掉那些不适应广播传播的内容,将主流的好内容传递给听众,这就是去伪存真吧!”


  每一部作品都有自身的文学基调,小说演播是要忠实于小说原貌的,一定要选定合适的演播人员,将作品本来的文字面貌和语言风格反映出来。


  2015年年初,王勇拿到《路遥传》这部作品,他选定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弥亚牛。“我曾在一次演出当中与他相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普通话虽然很标准,但整体表达上总带有细微的陕西方言特点。”《路遥传》将近50万字,需要录制60余期节目,一个演播人员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下来,不能念错,还要带着情感。结果算下来,整个节目录音需要10多天的时间。经过反复磋商后,弥亚牛觉得自己腾不出这些时间来,便主动放弃了。后来,王勇又选定了中央台的另一位播音员小马来演播这部作品,小马来自新疆,声音跟弥亚牛有点相像,憨厚里透着温暖。


  纠正读音清除杂音


  演播人员很多都是演员出身,他们对字音的要求不是特别准,需要编辑人员予以纠正。


  王勇是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他对字的读音要求比较严格。一次,在录制一档北京风俗的节目时,有位演播人员习惯用北京方言来播讲。比如,把“一个接一个连着”这句话当中“连”的读音“lián”说成了“liān”。王勇让他纠正,这名演播人员说:“不,北京人都这么念。”王勇告诉他,现代汉语里面没有这个读音,广播电台要担负起推广汉语普通话的责任,必须对大多数听众负责,“连”字必须念“lián”。最后,这名演播人员改了过来。王勇说:“在录制节目时,字音读不准是常有的事,作为编辑制作人员一定要经常学习汉语注意事项,多关注汉语字音的变化,要盯着演播人员把好读音这个关口,确保播出无差错。”


  王勇认为,在录制过程中,要注重铺好背景音乐的选择和使用,要让音乐与文字语言相配合,使得制作出的节目富有听觉美感。演播人员在录音时会完全置身在作品当中,作为节目的编辑制作人,总是游离于作品和听众之间,要善于用听众的眼光来审视这段作品,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追求细致,方得极致。


  有一部电视剧叫《贞观长歌》,在中央电视台快要播出的同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要同步播出。当时央视已经制作好了,就等着播出,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才开始录制。为了赶上同步播出的进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利用16天时间录了160集,平均每天录制10集。王勇说:“当时的工作量非常大,遇到演播人员情绪好的时候,录制进度就快一点,遇到演播人员状态不稳定的时候,也会有磕磕绊绊的情况,每天晚上通常会录制到12点左右。”


  录制好一段节目后,王勇便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剪辑,清除演员的忌口声,嘴巴的吧嗒声,尽量把声音修理得很干净,让播出的节目干净、清楚,没有杂音。如今,王勇还保持着修理第一遍粗剪录音的习惯,他把所有的录音调出来,一秒钟一秒钟地往后看,很多时候无须用耳朵听,只通过录音的波形就能看出问题来,将杂音剪掉。王勇说:“语音有高频也有低频,其波形有着完整的连贯性,如果突然间出来一个线性的波形,那肯定是杂音,这是一种看多了才能积累下来的经验。”


  做成作品追求极致


  在王勇的心里,长篇小说连播已经超脱了一般的广播节目,成为一个作品。他说:“节目播完就完了,而作品是可以留下来的。现在人们听《夜幕下的哈尔滨》,依然好听,依然打动人。原因是什么?因为这档节目做成了一部充满艺术和情感意蕴的作品。我们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思去面对这份工作,通过一档档节目做成一部部作品,这就是在工作中追求一种极致。”


  录制一档节目考虑的问题很多,编辑制作人员必须综合考量合理安排。在配音乐时,为什么选小提琴不选钢琴,这些都要考量。当演播录制完成后,编辑制作人员就要考虑后续手段,是用音乐来强化节目的收听效果,或者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表现文学的艺术性,诠释作品的内涵,这些全靠剪辑、修理,最后通过合成向听众呈现一档精美的节目。


  为了做好长篇小说连播这档节目,王勇每年大约要看30多部作品,做200多集的节目。王勇说:“长篇小说连播这档节目不是可以用数量来考量的,需要的是质量,是精细,是读者心目中的一个品牌认知度。保持这档节目的一贯风格,保持这档节目的一贯高度,拒绝粗制滥造,是我们的初衷和一贯做法。”


  长篇小说连播节目一集25分钟,一天两集,一年播730集,节假日也照常播出。这些年,王勇负责的《名著经典》栏目不仅播出了《牛氓》《茶花女》《巴黎圣母院》《死魂灵》等世界经典作品,也播出了国内的《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还有铁凝的《笨花》,王树曾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尽管工作量很大,但王勇并没有感到劳累,因为他热爱自己的这份职业,他有一份“我愿意”的情怀,坚守着自己的这份职业,承担着为听众传递正能量的这份社会责任。

上一篇:中国现代新闻史不应遗忘的潘静远
下一篇:知名报人保育钧因病去世 享年74岁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