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桐:为群众排忧解难11年的“80后”
www.xinwenren.com  2017-03-15 14:44:14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她是《每日新报》拿报酬最少的人。作为记者,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为百姓排忧解难上;她堪称80后记者中的佼佼者,是多年坚持三贴近、走转改的先进典型—— 2001年,天津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每日新报》打造...
    她是《每日新报》拿报酬最少的人。作为记者,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为百姓排忧解难上;她堪称“80后”记者中的佼佼者,是多年坚持“三贴近”、“走转改”的先进典型——

 

 
\

 

    2001年,天津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每日新报》打造了一个全新栏目——《新帮办》。11年来,“新帮办”工作室积极探索,成立“新帮办基金”,对社会公益事业以及亟待救助的市民给予先期资助,彰显了媒体的公益职能。累计筹集善款超过1200万元,救助特困家庭3000多户,资助贫困学生1.2万多名,同时,还帮助5300多名下岗失业人员、转退军人及军属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该栏目也因此获得天津百个优秀青年志愿服务集体、天津市新闻名专栏等荣誉。

    作为“新帮办”工作室的主笔,任桐从大学毕业起就陪伴“新帮办”一起走过11年光阴。这个“80后”女孩,将最好的一段青春时光用来陪伴一份报纸、一个栏目。4000余个日日夜夜的相依相伴、不离不弃,这份执著地坚守,甚至超过了与家人亲朋共处的时光……为此,她本人获得了天津日报传媒集团十杰员工提名奖、《每日新报》十强记者的荣誉。

    一次撼人心灵的“帮办”采访

    “关注平凡人不平凡的经历、帮助经济贫困的人走出困境,给予自轻自卑的人以自尊自信,身为《新帮办》栏目的记者,我永远和读者在一起,而一次次真心实意的‘帮办’,也感动了我们这个城市里每一个有爱心的人。”任桐这样说道。是的,在《新帮办》栏目的倡导下,率先成立的天津市义工服务中心让奉献成为一种时尚;《免费就业直通车》专栏的开通,使众多下岗职工“从头再来”……

    任桐通过电话交流、见面谈心进行的一次撼人心灵的“帮办”采访,更是促成外逃8年的犯罪嫌疑人主动自首。此次采访不仅使沉寂多年的案件得到了新的突破,也为维护社会治安、弘扬法律精神起到了正面报道的积极作用。

    李红星,甘肃省武山县人,2003年3月16日晚,参加高考复读的他下晚自习后和4个同学结伴步行回租住的小平房,意外遭到不明社会人员的殴打,在争斗中李红星也施以反击,当听到对方因自己而死时,他选择了逃离。“8年多了,我经常会梦到警察抓我。梦里我使劲地向前跑,跑着跑着就陷到一个泥潭里,我还在跑,只是身体越来越沉……”8年外逃,对于李红星而言也是一种折磨。

    “我是个杀人犯,我想自首,但我还在犹豫,如果我去了,再想见老婆孩子不知道何年何月了,我其实可以不去,我现在过得挺好,但我有孩子,为了孩子我要去……”2011年11月29日中午,李红星第一次致电“新帮办”热线,急切得甚至有些语无伦次,那时的他甚至不肯留下名字,任桐主动将手机号留给他,告诉他想说什么随时欢迎来电,沉吟半晌,他将自己的手机号缓缓报出,他说自己是个杀人犯,但绝不是故意杀人的,然后挂断电话。任桐立即想到这是一个需要心理援助的“特殊读者”,是一个媒体对一个“特殊读者”的心灵救赎,必须通过电话进行交流,促成他归案自首,回到生活的“新岸”。当天下午4点,任桐终于拨通了李红星的电话,他说自己已经给甘肃警方打了自首电话,本人已经在来津的路上,但他的内心依旧非常忐忑,甚至有再次隐身出逃的冲动。

    于是,任桐和这位“陌生人”开始了一段扣人心弦的对话——

    任桐:很纠结吧?

    李红星:嗯,就是你说的纠结。

    任桐:其实你内心已经有决定了,你早已厌恶这种心灵不见阳光的日子,你只是想从我这里获得一种支持,让你更加笃定自己的选择,对不对?

    李红星:你怎么知道?我没说。

    任桐:善良的人都会这样想。

    李红星:我是善良的人?

    任桐:当然,如果你不善良,就不会有这样的纠结,就不会有自首的冲动,也不会有面对妻女的自责羞愧,这些都是善良的人才会有的反应。

    李红星:我是个杀人犯。

    任桐:不,法律都还没有给你的行为定性,其实在我看来你当年的行为称之为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更恰当,罪不至死。

    李红星:你怎么知道?这几年我也偷偷咨询过律师,律师也这么告诉我,但我怕他们骗我,我没相信。

    任桐:我不求你相信我,但我可以告诉你,虽然我现在是个记者,但大学时我是学习法律专业的,我学过的专业知识可以明确告诉你,只要你之前对我陈述的事件过程是真实的,那么你就不是故意杀人。

    与此同时,任桐找来刑法关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的定义以及量刑相关法条,逐字逐句地念给李红星,她明显感觉到听筒另一端的情绪安稳了许多,他主动和记者相约转天面谈。第二天上午11点,李红星比约定时间晚了整整两个小时才现身,他说在来的路上依旧在犹疑。此时的李红星眼眶中布满血丝,很明显一夜甚至几夜未眠。

    李红星:你见到我了,你知道我杀过人了,你可以举报我,我的命在你手上了。

    任桐:不,我不会的,你一定可以自己走到警察面前,我会看着你走过去,因为你已经有了自首的决定,你只欠缺法律一个公正的裁决,你有勇气和能力面对这个裁决,我相信你不会逃的。

    李红星:你为什么相信我?

    任桐:因为你相信我啊!你相信“新帮办”啊!否则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呢?更主要的是,你相信自己会是一个好父亲,会担当起父亲的称呼和责任,父亲就该是有担当的,对吧?犯了错就该有勇气承担,对吧?我相信你的女儿长大后不会为你感到羞愧,反而会为你感到骄傲,因为你勇敢,你敢于正视自己昔日犯下的错误,并勇敢地承担起这份责任。

    李红星:嗯,为了女儿,我要承担责任,我希望她不要恨我。在天津这么多年,我差不多天天看《每日新报》,现在我要走了,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你帮我记录下来,告诉每一个人要以我为戒,人真的不能犯错,一失足成千古恨!

    当日下午3点,来自甘肃的警察准时出现在天津火车站,在任桐的鼓励下,在妻女的陪伴下,李红星一步步坚定地走向他们,主动说:“我是李红星,是你们找了8年多的逃犯,我自首来了!”

    一个关注百姓家长里短的记者

    任桐说:“在我看来,《新帮办》栏目延伸了传统民生新闻的概念,彰显出一个主流媒体不变的平民关怀。在报道上,聚焦城市生活,道尽家长里短,关注每一个个体的人生际遇、成败悲喜。我们数不清帮助多少群众解决了实际困难,数不清帮助多少农民工兄弟讨回了工资,数不清帮助多少大学生找到了工作,我们只知道,桌上那一封封感谢信背后是一颗颗被温暖了的心。延续时光记忆,留住城市足迹,这是媒体的责任,《每日新报》用自己的品牌,我也有幸用自己的努力,为普通百姓排忧解难作出了一点儿贡献。”

    唐健,一个毕业于天津中医药大学的心理学学士,却“医不治己”地迷恋上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于是上演逃学、绝食、离家出走、挪用学费这一幕幕离奇事件。2010年年末,任桐采写的《心理学学士深陷“魔兽”》一文见报后,任桐在关注唐健个体经历、网瘾青少年大时代背景的同时,也寻求网游开发商网易公司、著名“魔兽”玩家的多方协助,毕竟具备心理学高等教育背景的唐健不同于普通网瘾青少年,想劝他必须对症下药。果然,来自“魔兽”开发商网易网站的研发人员一开口,就让这个已经整整一周未曾走出网吧的23岁小伙子眼中泛起一丝光亮,而在随后与“魔兽”著名玩家“水妖”的交流中,唐健更是深刻理解了网游存在的意义以及如何寻求平衡工作、学习与网游的支点。最终,唐健顺从地跟随父母返回老家,而网易公司也看重他的聪慧,向他抛出聘用其工作的“橄榄枝”。

    除了对唐健这样的读者个体实施救助外,2010年初秋,《新帮办》栏目还开创了一种新型的帮贫助困形式,即困难家庭互助组织,组织志愿者长期跟踪服务,针对他们的需求提供帮助,“新帮办”脑瘫之家、“新帮办”自闭症之家等都是“新帮办”工作室一手创办的具有代表性的自救组织。这些组织是由天津市患者、家属和全市医护专家组成的专项救助互动公益机构,每月定期组织交流和义诊,并从中发现新闻亮点予以报道,深受广大市民欢迎。

    此外,自2002年以来,《新帮办》栏目还与天津市劳动保障监察总队推出为农民工解决拖欠工资问题的“追讨热线”。“追讨热线”如今也成为天津市劳动监察部门掌握劳动权益投诉情况的一个窗口,给劳动监察人员有针对性地进行执法监察提供了有力支持。

    每到春运期间,火车票一票难求。2010年春节到来前夕,任桐萌生了一个帮助特殊困难农民工回家过年的创意,她火速联络天津站,启动《每日新报》“新帮办”基金,为困难农民工免费提供一张火车票,帮助其踏上返乡旅途,让他们“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一时间,《新帮办》栏目热线爆棚,4位接线员忙得晕头转向,到底谁是最困难的农民工?因此遴选过程最需客观公正,但采访写作又要以情动人。于是,除了与同事连夜设置获得免费车票的条件外,任桐还深入农民工工作现场采访,用动人的笔触描绘出农民工的可敬可爱以及他们对故乡的渴盼。他们中许多人已经超过5年甚至10年没有回过家乡了,最终,10位农民工朋友顺利入选,获赠由“新帮办”基金先期付款、“新帮办”工作室代为购买的返乡车票。

    一位热心读者曾将自己亲手书写的一副春联送到《新帮办》栏目:“帮办新解解疑解困解人意愿解万户千家一时忧;体会良知知寒知暖知人心尽知一天一地亲情厚。”这是广大读者对任桐和她的同事们工作的认可和赞许。《每日新报》社会新闻部主任金凡晴这样评价任桐的工作:她是在“新帮办”工作室坚持最久的人,工作室成立了11年,她也跟进了11年;她是《每日新报》拿报酬最少的人,因为作为记者,任桐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为百姓排忧解难上。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常务副总编辑、《每日新报》总编辑张颖认为,任桐堪称“80后”记者中的佼佼者,是多年坚持“三贴近”、“走转改”的先进典型。

    任桐对《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说:“我有剪报的习惯。从做记者第一天、写出第一篇报道开始直到今天,11年的光阴里,大到万字特稿,小到百八十字的简讯,一万多篇署着我名字的文章都被我精心剪裁粘贴成册,已经塞满了3个整理箱。我常常想,再过50年,我已是耄耋之年,满头银发,一袭布衣,带着老花镜坐在被夕阳余晖笼罩的露台上,细细翻看也许已经有些泛黄的剪报册——我和我所经历、所讲述的新闻一起慢慢变老,还有比这更浪漫的事吗?”

上一篇:桑丽凤:校对是精雕细刻的事业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