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辰亮:为神奇自然写下简单笔记
www.xinwenren.com  2017-03-15 15:02:45  

  上海、杭州、北京……被称为科学网红的张辰亮,带着他的新书《海错图笔记》转了一圈,年初回到了北京。各地的读者见面会上,都能看到他为读者妙趣横生地鉴定、解读古书中的海洋生物。台下的读者有老有少,却
常以命名规则来体现昆虫的科属目等特性。例如锹甲等名字中带“甲”的昆虫,都是鞘翅目的,身体外部有硬壳,前翅是角质,厚且硬,后翅是膜质。“想要了解中国的昆虫学,就要使用中国的昆虫学语言,才能和大家进行沟通。”
 
  为科学打广告的博物小亮
 
  大年三十晚上,网友贴出了一张自家柠檬树的照片,叶子上有着薄厚不均的泥土,同时在微博上喊话《博物》杂志:我家的柠檬树怎么了?
 
  《博物》杂志的官方微博在回复中写道:“你不给它洗澡,太脏了,脏得出包浆了,包浆变成皮壳,最后皮壳都裂开了,树说我可算喘口气儿了。”
 
  《博物》是《中国国家地理》的子刊,被称为《中国国家地理》的青春版,主要的阅读人群就是学生。这个官方微博的管理者就是张辰亮,“博物君”则是网友们对杂志官方微博的昵称。
 
  张辰亮曾经也是《博物》杂志的忠实读者,在2004年上高二时还被评选为博物少年进行报道。如今作为这个杂志官微的管理员,他每天与网友保持着将近2000条的互动,用他的话说,这是为科学打广告。
 
  看起来轻松,但当时决定做科普时,也有些无奈。2006年,刚上大一的张辰亮就创办了南京农业大学昆虫协会,与志同道合的同学共同切磋。在中国农业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时,他选择了研究半翅目昆虫,并专注于臭屁虫的研究。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张辰亮发现科研变成了每天做研究、看英文文献、用大众看不懂的一套语言去写学术论文。“就我而言,我不希望把一个本来的爱好变得枯燥,所以就选择了科普。”
 
  2011年,研究生在读的张辰亮来到《博物》编辑部实习,接手的第一项任务便是运营当时仅仅2万粉丝的官方微博。“我当时还在实习,就把这么重要的任务给我了,所以我很用心。”张辰亮说。
 
  为了增加微博的亲和力,张辰亮一改官微谨小慎微、一脸严肃的面孔,增加内容的趣味性,努力“卖萌”。可慢慢的,无话不萌,让人读了不断起鸡皮疙瘩。“我觉得官方微博能够吸引粉丝,应该在于真实。卖萌只是一个人的一个侧面,就像我喜欢昆虫,也只是我的一个侧面。一个人不可能每天每一句话都在卖萌,虚假的‘亲切’再亲,最终还是会被人嫌弃。”
 
  一筹莫展之际,编辑部交代给了这个实习生新的任务:尝试回答网友发来的提问。跳出窠臼,张辰亮有了明确的方向,开始充当起网友的生活百科全书,解答各类问题。同时,张辰亮开始注重将官微人格化、立体化,“我想让它有感情,不让人觉得是在装。哪怕是幽默,也只能是一个侧面。”于是,张辰亮又多了个高冷的科普男神的称号。
 
  “博物君,这是什么蛇?有毒吗?”照片里是盘作一团的褐色条状物,评论里一堆惊恐的吱哇乱叫。
 
  ——博物君答:“绳子。”
 
  一只灰色大鸟在防盗窗上筑巢,“博物君,这是什么鸟?我该怎么做?”
 
  ——博物君答:“珠颈斑鸠,爱在人类窗台上孵蛋。你什么都不用做,趁它外出时把那半倒不倒的花盆扶正了就行,我看着难受。”
 
  在不断的互动中,张辰亮加入了北京男孩特有的大胆:可能是冒犯,可能是讽刺,也有可能是揭短,但他们都是出于一个普通人的真实表现。这样一个立体而有性格的官微慢慢得到了广大网友的认同和接受。
 
网友们对张辰亮的喜爱溢于言表,经常拿他开玩笑,他则一概接受。每天《博物》杂志的微博都会跳出几千个新提问。千奇百怪的动植物照片、“来不及拍照”的手画生物,还有“梦里见过的怪兽”,地摊里的真假古董,匾额上的甲骨文……几千个@“滴滴”叫着,等博物

上一篇:宁静:从拍影视到上综艺 一切随心不怕被说"沦落"
下一篇:王国庆:18个记者提问,没出现我们准备之外的问题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