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辰亮:为神奇自然写下简单笔记
www.xinwenren.com  2017-03-15 15:02:45  

  上海、杭州、北京……被称为科学网红的张辰亮,带着他的新书《海错图笔记》转了一圈,年初回到了北京。各地的读者见面会上,都能看到他为读者妙趣横生地鉴定、解读古书中的海洋生物。台下的读者有老有少,却
策划海鲜类稿件,张辰亮有了去各地沿海探访、在珊瑚礁海域浮潜、拍摄海洋生物的机会,年少时产生的对《海错图》的兴趣却一直未减。2014年,《海错图》被故宫出版了,张辰亮立马跑到神武门旁的售卖点买了一本。
 
  “错是种类繁多错杂的意思,汉代以前,人们就用‘海错’来指代各种海洋生物。当天我就看完了这本书,不愧是海错图!”张辰亮介绍,《海错图》很有现代博物学风格,每种生物所配的文字,既有观察记录,又有文献考证,并配趣味“小赞”一首,读来令人兴致盎然。
 
  但张辰亮也对书中的内容有所保留。“因为有些动物聂璜并非亲眼所见,而是根据别人描述绘制,外形和生物习性的记载也就真假混杂了。”但这些质疑也促成了他进行考证:“我可以从文字和画中发现蛛丝马迹,辨别真伪,然后推理分析,鉴定出画中生物的真身。这就像破案一样,非常过瘾。”
 
  一如说这话时的条理清晰,张辰亮从2015年夏天开始将关于海洋生物的探索进行合并,专门从今天的生物学的角度,对《海错图》中的生物进行分析、考证。在这期间,除了翻阅各种资料,他还去过辽宁、福建、广东、广西、天津以及日本、泰国等地实地考证。一年半过去了,不知不觉也写了30篇文章。“我就先把手头有的东西集成册,让大家看着玩儿。看完后,如果读者觉得这是一本有意思的书,那我就很高兴了。”
 
  不问有用吗,只为我喜欢
 
  几天前,张辰亮刚刚收获了他高颜值的“小棉袄”,升级为父亲,由此开启了人生新的阶段,不免思绪良多。
 
  “11年前大学新生报到,我们一个班30多人一多半是调剂过来的,一些同学对昆虫学一无所知,而且男少女多,大多对昆虫不感兴趣。”张辰亮则按照老师的要求捕虫子、做标本、写观察笔记,因而他的书本成了期末考试时的抢手货,同学们考试通过也多需要找他帮忙辨认昆虫。
 
  毕业后,大学同学天南海北,各自成家立业,仅有很少一部分从事植物保护或昆虫专业的科研和科普。“我现在想,当时的植物保护以及昆虫学其实还未被大家认同。比如学金融、学法律,都知道毕业后干什么,但我这个专业回答不了。”
 
  昆虫种类占自然界中生物种类的五分之四以上,远远超过植物和微生物。可以说,没有了昆虫,就没有了大自然的生物多样性。因而在欧美国家,喜欢昆虫是一个很高雅的爱好,荷兰、美国甚至还举办过昆虫节。
 
  “对我来说,昆虫也好,海洋生物也罢,我知道这些,不是因为它有用,就是因为喜欢。”因为喜欢,张辰亮才不断了解这些有趣的知识,并传播给大家,解决大家的困惑。“之所以被问到‘有什么用’,是因为喜欢昆虫或者博物的人还没有那么多,还是一个小世界的爱好。但这个世界又格外简单,只需要观察和了解就好,纯粹是知识层面的探讨,远离了世俗纷扰。因为压根它就是个兴趣,不是以有用为目的呈现的。”
 
  小时候,张辰亮在树上逮了一只很漂亮的蝉,他问身边的父母、老师,又查书,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后来在论坛里,才知道它叫斑衣蜡蝉。“我现在就扮演了那个回答问题者的角色,成为大家的博物君。”
 
  张辰亮的生活因此很简单,面对网上的提问尽力回答,不懂的去查找资料,但如果有人不怀好意地攻击,他也不会陷入骂战之中。“其实有610万粉丝这件事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很好地交流,但另一方面有时候也很难驾驭。”
 
  数日前,张辰亮接到了一封来信,对方是南方一座小城的高三学生,他俩有着同样的爱好,想要报考北大生命科学的相关专业。但学生问:“这是不是不务正业?”

上一篇:宁静:从拍影视到上综艺 一切随心不怕被说"沦落"
下一篇:王国庆:18个记者提问,没出现我们准备之外的问题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