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小人物命运中的大中国
www.xinwenren.com  2018-05-16 17:14:57  中国新闻人网

  《别了,白家庄矿》这篇通讯,聚焦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业去产能的重大主题,运用故事化的报道方式和娴熟的叙事技巧,切入和展现重大主题与百姓生活中的交集点,充分展示小人物命运中的大中国,既有思想...
  《别了,白家庄矿》这篇通讯,聚焦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业去产能的重大主题,运用故事化的报道方式和娴熟的叙事技巧,切入和展现重大主题与百姓生活中的交集点,充分展示小人物命运中的大中国,既有思想性,又富有亲和力。
 
  站在矿工视角讲述故事。工业经济领域的报道是新闻报道方面的难点,有着核硬、面广、数据多、专业性强,以及叙事角度有限、共鸣群体范围小等方面的难题。但另一方面,在宏大的新闻背景之下,发生的归根到底是人的故事。《别了,白家庄矿》按照这一原则另辟蹊径,在采访中敏锐挖掘捕捉到“白家庄矿”——一座80年老矿中,“张保艾和张彦”“祁彬茂和祁杰”两对矿工父子这“典型煤矿的典型代表”,通过写实小人物的命运变迁,展现白家庄矿在中国发展历程大背景下的历史兴衰,增强了故事的可读性,打动人心,引发共鸣。
 
  文章从主人公角度入手,拉近了读者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故事之间的距离——
 
  “上世纪70年代提倡高采高产,目标是‘突破百万吨’。本来是3班倒,经常是一个班延长四五个小时,我们义务加班,家属也跟着下井帮忙。采出来的煤日夜不停地运出去,支援国家建设。”
 
  “祁彬茂还有两年退休……因为‘二号井主井关闭了,副井规划为‘第二批国家矿山公园’,以后人们可以来参观、游玩,了解井下的煤炭世界。’”
 
  这段对比文字不仅仅表现了老一代矿工对煤矿的不舍感情,更展现出政府为了促进经济健康发展、以“壮士断腕”方式去产能的决心韧劲和“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宏大主题。时代变迁,沧海桑田。一座80余年老矿即将成为矿山公园的故事,不正是新时代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的生动缩影?
 
  融入情怀增强情感张力。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人民日报》原总编范敬宜也曾说过:“新闻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难达到的是什么?总结几十年走过的新闻道路,我终于抽象出来两个字:感染。《别了,白家庄矿》一文中,记者极力淡化自身存在感,通篇用细节描述和人物引语把读者引入报道中,以真挚、朴素的情怀处处歌颂煤矿工人对家乡、对煤矿的热爱。稿件中运用蒙太奇的表现手法,表现在白家庄矿——这一历经80年风雨洗礼的煤矿及其具有代表性的矿工形象,让报道富有情感张力。
 
  有了这种情怀,记者眼里就不仅仅只是新闻事实,更会有对人的关怀和关注。同时,记者不再仅仅是冷冰冰的事件记录者,更是引领读者去置身新闻事件的情感体验者。因为记者的情怀,使这篇报道有了温度和情感张力,让读者与主人公心心相印、情感互融。读者从新闻事实中体味出煤炭去产能这一“大事件”带给普通人的影响,进而理解这一宏大主题的意义。
 
  散文化表达构建韵律节奏。穆青说“我国有很好的散文传统,我们应该继承这种好传统,充分吸收散文写作中那种自由、活泼、生动、优美、精练的表现手法。”新闻重在写实,散文重在写意;新闻结构严谨,散文相对宽松;新闻重在叙事,散文重在抒情。两者似乎是对立的,但新闻如果在语言文字、遣词造句、结构安排上适当运用散文化的手法,会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大大增强新闻的现场感和可读性。
 
  在《别了,白家庄矿》一文中,记者把散文化的写作手法贯穿其中,行文优美、浓淡相宜、张弛有度,构建起报道韵律节奏。比如:歌谣唱不尽煤矿工人对煤炭的热爱,唱不尽煤矿工人对家乡的深情,也唱不尽山西煤炭对全国发展的贡献。记者直抒胸臆,直接运用排比抒情的手法,表达出主观上的感叹,进而引发读者情感共鸣。稿件中还以排比的方式交代了新闻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读起来朗朗上口,充满画面感。文中4次出现“别了,白家庄矿”,层层递进呼应报道主题,同时分隔不同故事叙事区,使报道结构更为鲜明,报道韵律感、节奏感、现场感和流畅感大大增强。

上一篇:金吉列留学“十万元专项大奖”活动人物专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