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隧工程的“当家人”
www.xinwenren.com  2018-07-04 14:53:00  中国新闻人网

在蔚蓝色的伶仃洋中,55公里长的港珠澳大桥状若长虹卧波。香港与珠海、澳门之间的陆路车程,由3.5小时缩短至30分钟。目前,港珠澳大桥已具备通车条件,静待正式通车时刻。 港珠澳大桥双向六车道,跨伶仃洋...
   在蔚蓝色的伶仃洋中,55公里长的港珠澳大桥状若长虹卧波。香港与珠海、澳门之间的陆路车程,由3.5小时缩短至30分钟。目前,港珠澳大桥已具备通车条件,静待正式通车时刻。
    
    港珠澳大桥双向六车道,跨伶仃洋,东连香港,西接珠海、澳门,设计寿命120年,集桥、岛、隧于一体,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
    
    这项“世纪工程”开创了沉管隧道“最长、最大跨径、最大埋深、最大体量”世界纪录;它从“零”开始,经过7年建设,开展了140项试验,攻克了一系列世界性难题,取得了40项创新成果,获得540项专利和24项科技进步奖。4000多位大桥岛隧工程建设者为之挥洒汗水、贡献智慧。
    
    作为这一世界超级工程的领军人——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林鸣,在这项举世瞩目的工程建设过程中,勇于担当、敢于创新,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与努力,也为中国桥隧工程在世界范围内树立了新的坐标。他也先后获得了全国劳动模范、“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一系列严苛限制下完成创举
    
    2010年11月25日,这一天对林鸣来说刻骨铭心。
    
    这一天,他既高兴又忐忑。高兴的是,他所在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牵头的联合体以设计施工总承包模式中标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忐忑的是,超长的跨海距离、超深的海水深度、洋流冲击等一系列世界性难题摆在了面前。
    
    伶仃洋是国家级白海豚自然保护区,港珠澳大桥施工过程不能影响自然生态;伶仃洋海域地处通航繁忙的海上通道,每天有超过4000艘船舶经过,主通航孔宽度和桥高都有严苛的要求;伶仃洋海域上空每天有1800架次飞越航班,空中航路要求桥高不能超过150米,而一座大跨度桥梁的高度至少要250米到300米……通航限制、环保要求、外海作业、工期紧张等一系列难题错综复杂,横亘在林鸣和他的团队面前。
    
    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船舶通航问题。人们对港珠澳大桥最大的疑问,就是担心它如同一道钢筋混凝土墙壁,阻断伶仃洋上的黄金海运航线。工程师们起初打算把桥梁架高,让大型货轮从桥下通过,按30万吨通行标准,桥面需超过80米高,桥塔高度达200米,不过,这将会影响空中航班飞行安全。上下都有限制,怎么办?
    
    工程师们给出了一个富有想象力的方案:先修一段海底隧道,隧道后接上大桥,由东西两个人工岛相连接。一段6.7公里的世界最长海底沉管隧道设计方案应运而生。沉管隧道被埋在海平面以下,最深处超过40米,这样即便是30万吨巨轮也能顺利通过。
    
    但要把大桥水面上的部分与海底隧道连接起来,还需要填海造出两座人工岛。如果按照传统抛石填海的方法造出两个10万平方米的人工岛,不仅工期长、风险高,还需要开挖超过800万立方米的海底淤泥,容易造成环境污染,不利于中华白海豚的保护。
    
    反复研究论证后,林鸣团队大胆提出“快速成岛法”——将一组巨型钢圆筒直接插入并固定在海床上,然后再填砂形成人工岛。
    
    2011年5月15日,西人工岛第一个钢圆筒在八锤联动振沉系统的强大动力下,稳稳插入海底30多米深处。这个钢圆筒直径22米,最高达50多米,截面积几乎和篮球场一样大,单体重约550吨,和一架空客A380飞机相当。
    
    2011年12月21日,东人工岛最后一个钢圆筒振沉完成。建设团队仅用了7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外国专家预测要两三年才能完成的人工岛岛壁结构。
    
    从西人工岛开始,港珠澳大桥进入海底隧道。以时速60公里的车速行驶,通过隧道用时仅6分钟,然而为修建好这一段工程,建设者们整整花了4年时间。
    
    用中国标准填补世界空白
    
    长达6.7公里的海底沉管隧道,是港珠澳大桥这个“超级工程”的关键控制性工程。隧道由33节180米长、11.4米高、能满足双向六车并排行驶的巨型沉管组成。
    
    然而,外海沉管隧道施工核心技术过去一直掌握在为数不多的几家外国公司手里。林鸣曾带着工程师到韩国釜山考察,但得到的只是一张整平船的远景照片。在向国外某着名公司寻求合作时,对方“狮子大开口”,开出了“天价”咨询费。
    
    必须自力更生!林鸣下定决心:一定要用中国人自己的勇气和智慧,完成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经过一系列实验和研究后,技术团队创造性地提出“半刚性”沉管结构方案。从E1到E33,工程师们一一标上了序号。2013年5月2日,第一节沉管(即“E1”沉管)出坞浮运,世界最大的海底沉管隧道施工开始了“首场秀”。然而,在E1沉管最后一轮沉放后,检测结果却显示管艏与暗埋段匹配端高程误差竟达17厘米,工程团队的士气一时跌落谷底。
    
    关键时刻,林鸣展现大将之风:“要相信我们的能力,沉管安装方案经过了多次专家会论证,理论上肯定是可行的。第一次大体积的沉管安装,难免有挫折。这次安装不成功,大不了我们拉回去重来。”
    
    林鸣带领决策组迅速分析情况,查明是泥沙回淤导致沉管对接误差,并马上安排潜水员进行海底清淤作业。从沉管出坞开始,林鸣团队经过96个小时的鏖战,终于将E1沉管顺利安装就位。世界最大的沉管圆满完成了与西人工岛的“海底初吻”,开启了中国外海沉管隧道安装的先河。
    
    33节沉管的安装,林鸣全部都在现场。在E8沉管安装期间,林鸣鼻子大出血,4天内做了两次全麻手术,每次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沉管安装的准备情况。未等身体恢复,他就回到现场指挥安装。
    
    E15沉管经历了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难度最大的安装。2014年10月第一次按计划起航,在进行沉放前的潜水检查时,发现沉管基床遭遇了异常回淤。林鸣顶住巨大压力,果断决定中止沉放、返航回坞。
    
    2015年2月,E15沉管第二次起航,在浮运途中收到监控报告:基床遭遇严重淤积,已不具备沉管安装条件,沉管被迫再次返航。经过昼夜奋战,终于,3月26日,E15沉管成功下水,安装质量良好。
    
    最终接头位于E29与E30沉管之间,是隧道建设的最后一道关口,也是沉管安装中受限制条件最多、施工难度最大、精度要求最高的一节。它与两端沉管之间的安全距离仅有15厘米,犹如“深海穿针”。
    
    2017年5月2日,重达6000吨的最终接头,经过多轮对位置、纵坡、姿态的测量、比对、调整和复核后,沉管平稳着床,对接成功。
    
    安装成功后,荷兰隧道管理协会发来一封贺信,感叹中国的工艺将改变世界隧道建筑最终接头的施工工艺。
    
    整整4年,建设者们以“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担当精神,跨过无数道难以逾越的门槛。
    
    “修建港珠澳大桥,我们遇到了无数问题,但是没有一个问题是绕过去的,都是闯过去的。”林鸣说。
    
    中国是沉管隧道工程的后来者,然而,“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港珠澳大桥项目的技术攻坚,填补了国内外深埋沉管隧道建设的多项空白,形成了一系列“中国标准”。
    
    世界顶级隧道咨询公司——荷兰TEC执行总裁汉斯德维特说:“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超越了之前任何沉管隧道项目的技术极限。因为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的建设,中国从一个沉管隧道建设技术的相对弱国发展成为国际隧道行业沉管隧道技术的领军国家之一。”
    
    专业精神令世界瞩目
    
    港珠澳大桥成功贯通,对于中国来说,这55公里连接的不仅是粤港澳三地,也寄托着中国加强对外联系的渴望。
    
    建成后的港珠澳大桥可增进粤西以及西南地区对内对外的物理连接性,形成面向东盟的海陆大通道,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枢纽,为这些地区参与国际国内分工和形成新的战略性增长极创造条件。
    
    港珠澳大桥的背后,是以林鸣为代表的中国工程师们不畏艰难、攀登高峰的民族精神,更是国家实力壮大的生动展现。正如林鸣所说:“如果每个行业都去实现一个梦想,这个国家将变得无比强大。”
    
    香港文化促进中心的代表在参观了港珠澳大桥后,致信林鸣:“港珠澳大桥工程体量之巨大、建设条件之复杂、建造过程之艰巨,堪称史无前例。我们对施工团队的成就由衷敬佩,你们不愧为中国人的骄傲!”
    
    短评:
    
    塑造交通专业精神新坐标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青山矗立,不堕凌云之志。
    
    在史无前例的困难面前,他勇往直前,勇挑千钧重担。在前所未有的工程技术难题面前,他咬紧牙关,一路攻坚克难。核心技术买不来,就下决心自己干。7年磨砺,不舍昼夜,他和他带领下的团队,生动诠释了中华民族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传统优秀品质。
    
    面对接踵而至的世界性工程难题,他带领团队,不等不靠,开动脑筋,集体发掘专业智慧,一路披荆斩棘,大胆突破,完成了一项又一项世界性创举。
    
    用专业精神面对世纪挑战,以专业智慧破解如麻难题,将不可能变为了可能,将宏伟蓝图变成了现实,他们身上充分展现了新时代勇于担当、善于作为、敢于创新的伟大开拓精神。
    
    他们改写了历史,也书写了新的历史篇章,给中国交通精神树立了新的更高的坐标——专业的人,发扬专业的精神,专注于认准的目标,以舍我其谁的勇气干成了经得起世界专业眼光审视和考验的工程。他们无愧于新时代,是中国交通人的新标杆。

上一篇:老民政人与新民政人的特殊相逢 北京感动民政人物揭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