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布罗茨基 伟大的俄罗斯诗人,真正的天才
www.xinwenren.com  2019-08-14 10:05:11  

约瑟夫·布罗茨基是俄裔美国诗人,散文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的一生中创作了很多的文学作品,读过他的诗歌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天才,下面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这个伟大的诗人吧。

  约瑟夫·布罗茨基是俄裔美国诗人,散文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的一生中创作了很多的文学作品,读过他的诗歌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天才,下面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这个伟大的诗人吧。

  “十字架”与“玻璃杯”

  译者娄自良87岁了,得空的时候,仍然是吸烟喝酒两不误。此前,他最重要的译作是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六年之前,布罗茨基的这本诗歌全集摆到面前,新的“战事”由此打响。他一度成了伤兵,在医院检查出了癌症,幸运的是,后来身体恢复得不错。他拾起译笔,重新投入战场。

  有时候,娄自良也会工作到后半夜,感觉累了,就歇一下,打上半天的麻将。现在,手边那部辅助翻译的辞典已经翻烂。他的眼睛也出过毛病,换了人工晶体,字要是太小,就需要放大镜。入夜之后,高高低低的三四盏灯同时打开,桌台通亮,像是在操作一台高难度的内科手术。

  最重要的就是精确,尤其是布罗茨基这样复杂的翻译对象。“很多人可能觉得诗歌更重意,其实不然。尤其是布罗茨基的诗,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责编刘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那篇长达七万字的文学传记,前后修改了三遍,这还没有算上一些小修小补。布罗茨基的诗歌涉及了许多哲学和历史知识,还有玄学派诗歌的影响。

  翻译长篇叙事诗《戈尔布诺夫和戈尔恰科夫》的时候,娄自良注意到两种声音的对抗,它们源自同一种意识,并经过了拟人化。碰到隐晦的地方,仍然抓紧要点,借助彼此对立的内在脉络,来确定具体的内涵。

  文化差异也容易造成歧义。除此之外,还需要照顾到不同篇目之间的内在关联,以及编者序言、诗歌原文和注释之间的统一。娄自良举了个例子,布罗茨基的一句诗里出现了十字架和玻璃杯,两个词都有特定的含义。十字架指的是交叉形状的监狱,玻璃杯指的是空间狭小的牢房。注释部分已经给出解释,所以只能直译。

  监狱和牢房见证了布罗茨基最难挨的一段经历。60年代初期,他三次被捕,“三次让利刀刮我的本性”,被关进精神病院,半夜被叫醒过来,然后浸到冷水浴盆里。最终,布罗茨基被判处“寄生虫罪”,流放到苏联的北部。1964年的那次审判后来经常被人提及,仍然能看出体制与个体之间的冲突。

  当时,舆论的口袋一度松开,连索尔仁尼琴的《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也有机会发表,这是一部描写斯大林时代劳改营生活的小说。不过,自由化的政治气候很快被收紧的意识形态所取代。那段时间,布罗茨基没有固定的工作,靠写诗和翻译过活。按照法庭的说法,他换过13次工作,有时候能歇上大半年。

约瑟夫·布罗茨基

约瑟夫·布罗茨基

  布罗茨基倚着墙壁,法官质问他,为什么会歇这么久,不参加生产劳动。布罗茨基回答说,他在劳动,诗歌写作和翻译就是他的工作。你都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法官继续追问,谁承认你是诗人?布罗茨基回答说,学校并不能教一个人成为诗人。那诗歌来自哪里?法官没有罢休。我想,布罗茨基给出了答案,它来自天意。

  最终,布罗茨基不得不从现在的圣彼得堡流放到北冰洋附近的村庄,从事五年的义务劳动。不过,在女诗人阿赫玛托娃等社会名流的斡旋下,最终的劳改期限减少到了18个月。这段牢狱的经历让布罗茨基在西方的知名度大幅增长,许多人将他的遭遇视作帕斯捷尔纳克之后苏联高压政策的又一证明。

  布罗茨基本人并不希望自己被描述成体制的受难者,但有意或无意间,他的诗歌和生活总是与政治牵连在一起。

  人物经历

  1940年5月24日,布罗茨基生于列宁格勒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自幼受到良好教育。父亲原为海军军官,因是犹太人被迫退役,靠母亲挣钱养家。 [2]

  1955年起,布罗茨基辍学谋生,先后做过车工、司炉、医院太平间运尸工、水手等13种工作,并开始写诗,多数发表在由一些青年作家和艺术家所办的刊物《句法》上,并通过诗朗诵和手抄本形式流传于社会。一些诗歌甚至传到了国外,赫然登在正式刊物上,往往连他自己也浑然不知。他很快崭露头角,被称作“街头诗人”,并受到阿赫玛托娃和其他一些文化界人士的赏识。这期间与彼得堡几位写诗的青年人切磋诗艺,后来他们被称为“彼得堡集团”。

  1962年起,布罗茨基成为公安部门监视的对象。他经常受到骚扰,两次被关进监狱的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最恐怖的是给他强行注射镇静剂,半夜又被粗暴叫醒,拉他去冲冷水浴,然后用湿浴巾把他浑身包紧,再将他推到暖气旁烤干浴巾……他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出狱后不敢住在家里,到处流浪,但仍未能逃脱警方的追逐。

  1963年,布罗茨基发表著名长诗《悼约翰·邓》,这是他早期创作的代表作。同年年底,布罗茨基被捕,因他喜爱长期被斥为“颓废派”的阿赫玛托娃等人的诗歌,他在电车上读这些作品,读毕又给别人传阅,有时复印出来散发给朋友们。这些就成了后来指控他的16条罪状之一。

  1964年,法庭指控其罪行为“利用黄色诗歌和反苏作品毒害青年”,罪名是“社会寄生虫”,被判服苦役5年。布罗茨基一案于国内外引起强烈抗议。在阿赫玛托娃、肖斯塔科维奇和叶甫图申科等知名人士及西方作家的呼吁下,才使得服刑18个月的他提前获释,获准回到列宁格勒。他的作品陆续在国外出版。 [2-3]

  1972年6月,他被剥夺苏联国籍,驱逐出境。他被告知,当局“欢迎”他离开苏联,接着便不由分说地将他塞进一架飞机。原先要将他发配到以色列,但诗人要求去维也纳,因为他的偶像奥登在那里。离开祖国前,他给勃列日涅夫写信:“我虽然失去了苏联国籍,但我仍是一名苏联诗人。我相信我会归来,诗人永远会归来的,不是他本人归来,就是他的作品归来。”奥登热情地接待了他,将他推荐给众多作家,并为他筹措到1000美元的资助。不久,布罗茨基受聘于美国密执安大学,担任住校诗人,开始了他在美国的教书、写作生涯。

  1977年,加入美国籍。曾任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和全国艺术与文学学会会员,巴伐利亚科学院通讯院士。

  1987年,由于作品“超越时空限制,无论在文学上及敏感问题方面,都充分显示出他广阔的思想和浓郁的诗意”,布罗茨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年他47岁,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1996年1月28日,布罗茨基在纽约因心脏病突发于睡梦中离世,享年55岁。

约瑟夫·布罗茨基

约瑟夫·布罗茨基

  约瑟夫·布罗茨基是伟大的诗人和文学家,他在那个战乱纷争的年代用笔墨发表了自己的想法,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时代的印记,想要了解更多人物信息记得关注我们。

上一篇:徐浩峰 武侠电影的缔造者,用双手书写江湖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