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送丁公祖诒先生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02:59:02  中国新闻人网

3月12日,植树节,上午,我还在为没能在校园植上一颗树而淡淡的遗憾。午后,初春阳光温煦。不料,一个真切的噩耗却从网际传来,丁祖诒教授不幸于当日下午13:50分在西安病逝。 我是2009年3月丁先生筹办陕西终南...

丁祖诒先生千古
 


    312日,植树节,上午,我还在为没能在校园植上一颗树而淡淡的遗憾。午后,初春阳光温煦。不料,一个真切的噩耗却从网际传来,丁祖诒教授不幸于当日下午13:50分在西安病逝。

    我是20093月丁先生筹办陕西终南学社时而兼为他的部属的,而之前2005年起就与先生和西译有了一些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尽管先生在我进入西译校园的时候就身体大不如以前,去年起更是常有坏的消息传来,3月初更是有人或出于关切传出去世的乌龙消息,但作为领略过先生风骨的一份子。当消息一经核实,还是心头一颤,为老人家哀恸。

    我不是西译的子弟兵,许是没有那份直接的感情,也因为某种原因,这里也没有我的更大舞台,但我一直在听,在看,在思索,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有温度的人,既要感恩于人,又要无愧于心。匆匆三年,我恋上了终南山下的这方热土,也一直希望有奇迹发生,有关学生们心中的丁爷爷,我们心中的丁院长、丁社长……

    有时候对比是件不贴切的事,但那一刹那,潮起潮落,我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手在召唤着先生,312日,是孙中山先生逝世的日子,现在的植树节就是为了纪念他而改定于此日的,丁祖诒先生87年之后又在这个栽植希望的日子驾鹤远去,难道真是昊天上帝为他特意安排的吗?民主先生和民学先生,都是敢于冲破藩篱敢于鼎故革新的志士。

    201210月,是素以中国民办第一高校相称的西译将迎来25岁华诞的大喜日子,可没能等到与十多万西译人共庆的这一天,老先生却溘然长逝,无不叹息。真如19972月邓公逝世,没能看到香港回到祖国母亲怀抱的那一天。有些日子许是平常,可因为一些人,一些事,再平常不过的一些日子也会变得特殊起来,遗憾于是就常怀于心。丁祖诒先生有很多遗憾,但遗憾终归是遗憾,但愿后来者能激流勇进再创辉煌。

    先生一世英雄,堪比强人,在一片荆棘地踏出西译大道,公道自在人心。偶有瑕疵,也绝无损英名,外人微词,也不足为凭,而先生一马当先,不正如革命时期的先烈们冒着枪林弹雨奋勇前进的吗?心存正气,一身风骨,敢于怒斥不良学商,敢于质疑不妥“政策”,诺大中国真没几个如此坦荡荡之人。朋友飞翔早先撰文觉得先生一切作为都来源于“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英雄情怀”,我觉得深以为是,但这样的人注定是落寞的,是孤独的,几千年中华文化,造就了多少豪杰,但更多的人归于平庸,归于世故,归于犬儒,归于堕落,或成为老庄信众隐逸于山林之中,或左右逢源苟且偷生,或声色犬马朱门酒肉臭,不能不悲观地说,这个世界清醒的人不多,清醒且愿意有所担当的人更少,但丁祖诒先生至少算一个。

    我们往往喜欢用放大镜看别人的缺点,却经常放任自己一错再错。冷观丁公一生,我们该学习的地方很多,学先贤之长,补后人之不足。非议图口舌之快矣,而行动可以改变一切,倡导高尚教育,就需要行动,让我们用爱,继续温暖这片天空。

    遥送先生,植一棵树,在心里,百年!

    (2012315日深夜 郭远光) 

上一篇:举报剽窃者吴继谨
下一篇:青龙寺的樱花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