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农牧民看上电影——记新疆塔城地区电影公司经理、女子放映队队长常寿兰
www.xinwenren.com  2013-01-24 01:37:52  人民日报

本报记者 戴 岚 韩立群《 人民日报 》( 2012年03月09日 14 版)  在新疆塔尔巴哈台山脚下,每天有一辆淡蓝色的微型小面包车,拉着4位女子、2个三脚架、6个旧木箱、6个铁皮盒,翻山越岭,走村串乡,寒来...

本报记者 戴 岚 韩立群
《 人民日报 》( 2012年03月09日   14 版)
  在新疆塔尔巴哈台山脚下,每天有一辆淡蓝色的微型小面包车,拉着4位女子、2个三脚架、6个旧木箱、6个铁皮盒,翻山越岭,走村串乡,寒来暑往,风雨无阻。她们就是塔城地区女子放映队。领头人就是队长常寿兰。

  “再苦、再累,也要把电影及时送给农牧民”

  新疆地域辽阔。边远农村地区长期以来看电影还是一种奢望。

  “让农牧民看上电影。”原地区影剧院的领导下了决心,准备成立一个流动电影放映队。动员时,竟然没人主动报名。大家知道,去乡里放电影,不但很苦,而且照顾不了家庭和孩子。领导找到了常寿兰。常寿兰没有多考虑,就答应挑起这副担子。

  2003年10月,流动电影放映队成立了。

  常寿兰、卢玖婷、薛淑梅、茹鲜古丽,4人4个民族,清一色女子。放电影都有十几年了,技术娴熟。而且她们既可以讲汉语,又能讲少数民族语言。在放映没有译制的影片时,能用少数民族语言加以解说。

  “其实,是放映队成立后,到恰合吉牧场放映时的经历改变了我们。”常寿兰说。

  2004年3月下旬,北疆的春天乍暖还寒。放映队到距离塔城市60公里的恰合吉牧场给两个队和两所小学放电影。

  那天,电影放完后,已是晚上11点半了。

  牧区的路上大多是稀泥水。返回时,面包车陷进了坑里。

  大家下去奋力推。可车轮一个劲打滑,车还没推出来,鞋子先泡湿了,脚冻得钻心疼。当时就有人发誓第二天撂挑子不干了。

  正当4个女人欲哭无泪的时候,看到远处隐约晃动着几束手电筒的光。

  原来是几个牧民闻讯赶来帮忙推车的。

  “你们什么时候还来啊,我们七八年没看过电影了。”车从泥坑里出来后,一个牧民望着她们说。

  “村民的话,让我们心头一震。”常寿兰说,“我们听出了他们的渴望。于是每个人打消了撂挑子的念头。”

  塔城市阿西尔乡新肯巴克村村干部敬明新告诉记者:“农民需要电影啊。包括一些种植养殖、大棚蔬菜等农业科技方面的影片很受欢迎。有电影看,喝酒、打麻将的也少了。”

  8年来,常寿兰率领她的放映队先后行程数万公里,足迹遍及裕民、塔城、托里、额敏等县市的900多个村队,放映各类影片5500余场次,农牧区观看电影的群众达75万人次。

  “看到人们被电影感动,是我们最满足的时候”

  到塔城市喀拉哈巴克乡小学放映电影《暖春》时的情景,常寿兰一直难忘。

  影片中主人公小花的命运感染了他们。孩子们边看边哭,哭声此起彼伏。最后,老师就把几个哭得厉害的孩子叫出教室,让他们情绪稳定了再进来看。

  常寿兰说:“那么小的孩子,都知道同情。我的眼睛也湿了。孩子们受到教育,我们辛苦得值。”

  “今晚放电影喽……”每到一地,首先是孩子们的喊声响彻了山村。

  为了让村民们早点看上电影,常寿兰他们经常是放完电影再吃饭。吃完晚饭每每就到夜里十一二点。

  每次影片结束时,全场就会响起阵阵掌声。这既是对影片的肯定,也是对放映员们的感谢。

  塔城市喀拉哈巴克乡一位哈萨克族老大爷流着眼泪说:“十多年我们没有看过电影了。有的娃娃什么叫电影都不知道。现在好了,电影队又回来了。共产党没有忘记我们啊!”

  “对我们来说,放电影已经成了一种责任。电影带给农牧民节日般的快乐。因为他们热爱电影,所以我们热爱放电影。”常寿兰说。

  “我们亲得就像一家人”

  外出放电影,在外面吃饭是常事。常寿兰每次尽可能多带些吃的,给几个姐妹分享。她还考虑到茹鲜古丽大姐是维吾尔族,饮食习惯不同,食品带的都是清真的。

  每次放完电影,4个姐妹就围在一起,把携带的食品摆开,边吃边说,亲热极了。有人说:“看你们4个,就像亲姐妹。” 常寿兰回答说:“对,我们亲得就像一家人。”

  一个春寒料峭的季节,放映队来到托里县铁厂沟镇。队员们在阴冷的天气中忙着搬机器、拉幕布,一会就忙得满头大汗。冷风一吹,被汗水浸湿的内衣顿时变得冰凉。

  在回来的路上,体质较弱的茹鲜古丽突然发高烧。从铁厂沟到最近的额敏县医院足有70多公里。茹鲜古丽躺在车里,烧得昏昏沉沉。常寿兰抱着她,其他两个队员不停地更换敷在她头上的湿毛巾。到了额敏县医院,已是凌晨两点。

  2007年8月,第十二届中国电影华表奖颁奖礼上,常寿兰作为两名基层电影工作者之一,应邀参加了这次颁奖盛典。2009年,常寿兰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乡亲们亲切地称她为“乡村文化使者”。 

上一篇:绽放在社区的“橄榄枝”——记江苏徐州大坝头橄榄枝志愿者服务队队长韩玉凤
下一篇:王澍 摘取建筑界的“诺贝尔”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