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顺刚:“拿掉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医者的使命
www.xinwenren.com  2013-06-17 18:56:43  

 西安顺一堂创办人张顺刚     记者/王羽霏 苏丹    他曾是一名理工科学生,却对诗词颇有研究;他大学的专业是应用化学,却四年里饱读医书;他爽朗洒脱,却不失从容淡定之气度;他从不随波逐流,却擅长...
\
 西安顺一堂创办人张顺刚
 
   
  记者/王羽霏 苏丹
  
  他曾是一名理工科学生,却对诗词颇有研究;他大学的专业是应用化学,却四年里饱读医书;他爽朗洒脱,却不失从容淡定之气度;他从不随波逐流,却擅长吸纳各方之精华;他说自己如今并非快乐,却只在乎“满足”二字。这一切皆缘于他的心中活着一个“顺一堂梦”,而他就是这个梦的掌舵人。如今,他和他的顺一堂更像是系在一起的两颗心,一条命,早已不可分割。他就是西安顺一堂的创办人兼高级养生指导师——张顺刚。
  
  初见张顺刚,与笔者此前对他的“认识”截然不同。他热情爽朗的性格给笔者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虽然他是典型的“80后”,但有着不同于80后的沉稳和睿智。正是这样一个看似外表与医学养生形同陌路的年轻人,却用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向笔者诉说了自己和顺一堂这一路来的不解之缘。
  
  生命原始的本能
  
  张顺刚的家乡是河北邯郸,由于自小生性顽皮淘气,学习成绩也并不突出,他的母亲甚至一度劝说他放弃学业,另谋技能。然而,童年的经历,让他很早便明白了生与死的概念。“小时候有一次去河边玩,爬到了沿河的一棵大树上,不料却顺着树枝滑进了河里。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冥冥之中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很恍惚。”张顺光回忆起这段经历时感慨万千。约摸出于强烈的求生欲望,令死神也无从下手,就在张顺刚意识将近模糊时,幸运的是,身旁的一个树根挽救了他的命。大概这就是命不该绝吧,但童年的故事并未结束,张顺刚迎来的是对生命新的思考。
  
  直到上了初中,张顺刚仍旧一如既往,放火、逃学、打架,无所不及,这让他的母亲也倍感焦虑。也许是青春期的缘故,那时的张顺刚既叛逆又自卑,他开始有了羞耻心,遂决定拿刀自杀了结此生。“当我拿着刀架在脖子根儿的时候,我用了一分钟思考了一个问题,如果一刀下去,我就死了。如果我没有这么做,那么还活着,是不是还有机会再去死?算了,改天再死!”张顺刚讲到这里的时候,言语间虽幽默风趣,但他如今内敛的眼神告诉笔者,这是一种对生命的敬重。同时,这种对生命原始本能的认识,也从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张顺刚日后从医的“启蒙老师”。
  
  一波三折寻自己
  
  本以为初三转学后可以有所改变,但事实并非如此。而彻底改变张顺刚内心世界的事情发生了,某一次他请教班上同学问题时四处碰壁。“同学们不愿意花费时间在我的身上,这更像是对尊严的一种挑战。”张顺刚毫不忌讳的叹道。从那以后,张顺刚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学习成绩从倒数第一变成全班第一,也从毛头小子变成了青葱时代的“白衣少年”。
  
  采访中,张顺刚向笔者讲述了一个关于自己高考前的小插曲。由于老师对自己心仪的女生言辞过激,张顺刚抛开了理智,遂公然顶撞了那一名口无遮拦的老师。青春期的荷尔蒙是一种很矛盾的物质,它会让你疯狂,也会让你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正如他自己所言:“在那之后,离高考还剩10天的时间,我再未去过学校。只记得,在考场上只是纯粹地踏进了那一扇门。”凭借自己平时优异的成绩,正常发挥的话,张顺刚原本可以考上更好的大学,却因为青春的代价,只身来到西安,开始了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四年的学习和生活。当然,这一段人生经历对于张顺刚后来的行走路迹而言,到底是“因祸得福”还是“穿林打叶”,如今的自己甚是明白。
  
  大学期间,张顺刚学习的是应用化学,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其他领域知识的渴求。他喜欢哲学,常阅览这类书籍。如老子的《道德经》、中国古代哲学《周易》、以及玄学等。张顺刚如饥似渴的徜徉在哲学的海洋里,这导致了后来的张顺刚开始逐渐接触有关医学方面的书籍,从最浅显的传统医学基本理论到人体阴阳五行学说,再到非常专业化的针灸学中的经络穴位和针灸方法等领域,甚至是晦涩难懂的《黄帝内经》、《难经》、《伤寒论》、《针灸大成》、《甲乙经》等他也逐一阅览并学习。这时候的张顺刚似乎只是一个在不断沉淀财富的淘金者,尚未意识到自己将走上从医的道路。
  
  真正打开他从医大门的是2006年,当时张顺刚读大三,还是一个尚未经过岁月历练的学生。由于母亲身体一直欠佳,在一次陪母亲去医院看病的过程中,他收获了意外之喜。张顺刚和主诊医生竟聊开了五行、养生、病机病理等问题,有趣的是,“我发现那个医生最后聊不过我了。”张顺刚回忆起这件事时脸上洋溢着一种复杂的感情,既包含谦逊,也不乏自信。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陪母看病”让张顺刚决定静下心来重新思考人生和定位自己。
  
  舍与取的抉择
  
  大学毕业后,张顺刚被分配到了一个国企单位上班,平日里主要处理一些办公室事务,且压力并不大。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言,这样的工作环境和条件理应觉得称心如意,张顺刚却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更大的乐趣是:读医书、学医术、逐医梦、祈福祉。这个时候的张顺刚早已不单纯只看医书,他开始深入学习实践操作,并不断的思考和创新。自然,这便为他后来独自创办顺一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自2004年开始专注中医养生领域以来,张顺刚一直处于一个蛰伏期,每天一边上班一边学医术,读的书也越来越深,他的头脑非常灵活,学习能力也极强,正如他那特有的读书方法:只摘取我需要的东西。因而,很快张顺刚便可以独当一面。无论是帮母亲成功的点穴治病,还是帮助左邻右舍消除疑难杂症,都未曾难倒他。
  
  直到2010年,当张顺刚还在徘徊和权衡是否应放下眼前的东西,而去追求自己手中可以紧握的梦想时。他所在的单位突然宣布要搬迁了,离张顺刚的住处非常远,每天需花很多的时间在来回的路上。这似乎是命运对他的暗示,他说:“我决定辞了工作,不干了,回家闯自己的事业。”
  
  平地里冒出的顺一堂
  
  张顺刚总是有一套自己独特的医学理念,他反对单独的将中医和西医分开来应用,这并非医治病人的明智之举。而应该抓住主要矛盾,将中医和西医相结合,不断挖掘传统医学文化与现代养生技术,并重点以中医养生为主,借鉴西医的思路,在个性中寻求共性,从而扭转过去的老套路,将中医从治病朝治症的方向引导。当然,这一个过程绝非一成不变,而是利用辩证思维和系统思维两者的结合,去克服人们普遍存在的亚健康现象。
  
  比较完善的从医体系已经形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去实现这一个梦。张顺刚选择了在西安市高新区高新六路西辛庄小区“落业安家”,起初,事业做得并不顺利,因为小区的居民“不敢”将自己的健康交给一个毫无资质的年轻人,甚至顺一堂常会免费帮别人看病,来赢得这初来乍到的信任。“我并不擅长宣传,只是一个医生,我考虑的更多的是如何医好病痛中的人们。”张顺刚也不止一次对笔者提到这句话。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随着顺一堂不断将传统中医灸疗文化和养生文化的推广和创新,并成功的展现保健项目领域内的新成果,譬如:中药腿浴、穴位敷帖、艾灸治腹泻和胃寒、以及刮痧等理疗项目。这些成果从最起初受益于周边的患者,到慕名而来的就诊人员,甚至童叟纷纷而约,无一不是顺一堂赢得广泛口碑的最好证明。同时,顺一堂的经营管理也走上了轨道。
  \
工作中的张顺刚
 
  西医像中医的外科
  
  走进张顺刚的工作室,淡淡的中草药味和清香的花蕊味弥漫着整个屋子,然而,最显眼的是摆放在办公桌左侧的书柜,古朴简单的深咖色,分类整齐的书籍有序的排放组合,它们直直的立在书柜中,有的页面泛黄,有的厚重且不乏质感,有的妙趣横生,有的是难得可以收藏的好书。用张顺刚自己的话说,一个字:杂。看得出他涉猎广泛,笔者特意留意到张顺刚在谈论他的书籍时,更像是一个大男孩,宠着那些自己心爱的“伙伴”。远远望去这里更像是一个具有书香气息的空间,仿佛让人忘却了医生严肃冷淡的氛围。
  
  每当谈到有关医学的话题,张顺刚浓厚的兴致尽显无遗。他认为,西医中的神经信号就相当于“气”,很多在西医看来需要做手术的,他都认为只需打通患者的穴位,达到通气的效果即可。其中,张顺刚提到了一个颇为有意思的观点,“西医像中医的外科”。打个简单的比方,对于一个患者而言,西医需要做的是切除手术,而中医接管的是如何调理的问题。
  
  同时,张顺刚非常热情地分享了自己曾经医治成功的典型案例。其中包含采用顺一堂自主研发的熏蒸疗法来医治女性宫寒的困扰,经过三个月的调理,疼痛便可基本消失。另外,张顺刚提到了针对失眠的治疗方法,可根据不同的情况,对症下药。譬如,一位患者曾有12年的失眠史,并且心神两虚,不需要吃药,使用艾灸、点穴和食疗的方法坚持两个月便可延长睡眠时间6个小时左右。除此之外,针对老年人多发的风湿类疾病、血液循环差等问题,顺一堂凭借自主研发的风湿熏蒸疗法,一个疗程便可临床治愈。说到这里,令张顺刚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名患有严重偏瘫的中年男人,治疗之前右侧手足行动困难,并且抬腿相当困难。后来通过应用了顺一堂独创的艾灸和中药熏蒸疗法,目前此患者已能自主爬楼梯了。
  
  拿掉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祛病的过程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要做的就是把病人的痛苦减去,治病像拿走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我要做的是把骆驼背上的重负都卸下来,让他活的轻松!”张顺刚清晰地吐露着自己的真知灼见。笔者认为,这大概就是顺一堂的养生真谛吧,正如张顺刚独创的疗法一样,并非纯粹的按摩师,却可以做的比按摩师好;并非单一传统的“老中医”,却可以将中西合璧成为现实。他反复强调,中医与西医不是对立的,而是互补的,此外,中医与西医也非单纯的结合,而是一种从概念的结合。随即,他用了一个简单的话阐述了这个观点,中西医看的角度不一样,但却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当笔者问到张顺刚接下来的从医打算时,张顺刚用很幽默的口吻反问了笔者一个问题,“你觉得莫言在小黑屋子里面没日没夜的搞创作写小说时,想没想过自己会走上诺贝尔的领奖台上?”笔者摇了摇头。张顺刚只是轻微的点了一下头,他说:“对于现在做的这个事情,我并未多想,我只是很愿意用自己的能力去带给更多人身体和心理的幸福,不用急于做的多大多快,帮助人,也是一种取得信赖的方式。”
  
  张顺刚希望自己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创造更多的福祉,他不仅要继续将昂扬的斗志和饱满的激情投入到顺一堂的经营运作当中,实现顺一堂从弱到强的跨越式发展,还要等待成熟的时机,将自己独特的治疗方法申请成专利,变其为一个新的产业。
  
  张顺刚和他的顺一堂这一路走来,既是坎坷的,也是幸福的。他用自己独特的医学视角,不断地造福着黎民百姓。尽管前方荆棘重重,但他仍坚信: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上一篇:卖菜叔:让孩子“知穷而后勇”
下一篇:本色宋军民:大道中国 上善若水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