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延安找红军去!”——原陇右地下武装人员、志愿军伤残英模唐生禄从军史追记
www.xinwenren.com  2016-05-11 12:01:53  中国新闻人网

到延安找红军去!——原陇右地下武装人员、志愿军伤残英模唐生禄从军史追记唐文‘到延安找红军去!’在当年无路可走情况下,唐生禄与他的战友们商议说。我们后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起喧关,唐生禄讲

唐生禄

“到延安找红军去!”
——原陇右地下武装人员、志愿军伤残英模唐生禄从军史追记

 
  
     “‘到延安找红军去!’在当年无路可走情况下,唐生禄与他的战友们商议说。我们后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起喧关,唐生禄讲当年参加地下武装行动,其中一次他与战友金发喜(音)配合,在渭源境域,趁夜色已晚国军哨兵犯困疏忽大意,机智勇敢,将哨兵两把长枪下了,连夜跑回榆中老家,石硐山、石峡沟等四处躲藏,被国民党县自卫队郝占彪带大队人马四处搜寻抓捕,连续抓了半年多……这是犯了国民党的死罪啊!白岭子实在没了活路,唐生禄与战友商量好去延安,密谋定好时间就上了远路……过了很久很久,唉,也就是等到这年落雪的时候,远处擀毡的匠人来白岭子,也传来了信息,说唐生禄他们在过定西县城外王公桥时被抓了,下了定西监狱大牢……”

     据唐生禄(1924-1979)从西南重庆部队复转回西北甘肃榆中原籍老家后一起很要好的老伙计、自称“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党员赵云福(前不久辞世,终年82岁)回忆,虽然历经数十年,仍然能够清楚地回忆起青少年唐生禄当年参加地下革命、与红军、与延安之间的历史关联。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重要史实所涉及的人与事,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甘肃地方极左势力定性“反动地下军、土匪、特务组织”,直到“文革”结束,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全面拨乱反正,可惜老革命老英雄唐生禄却早已在1979年病逝沉冤九泉,长期身份不明,所幸数十年后系列档案惊现,才得以查证明确,历史真相大白于天下。

     史料记载与老革命老干部回忆,1936年红军长征,几个方面军北上甘肃会宁会师,曾经过境渭源、定西与榆中等,在当地历史影响深远,其中年仅12岁的放羊娃唐生禄,幼小的心灵同样留下最初的红军长征、穷人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得解放的理念。
唐生禄

     唐生禄,1924年8月8日出生在甘肃省定西县(现名安定区)西巩驿唐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大约于1925或1926年,由于连年兵荒马乱,西巩驿唐家湾的生计实在难以维持,还在襁褓中的唐生禄,被父亲唐徳范、母亲董氏抱着,一路逃难落脚到数百公里之外榆中县符家川白岭子,投亲靠友,挖窑而居,一家人靠打长工、打短工谋生。唐生禄在家排行老六,小名“六蛋”,身前有五个老哥;在定西与榆中老家,叫小名很亲切,因此比叫大名(民间又称官名)更常用,早年老辈人说起唐生禄,就直呼“唐六蛋”这个小名。唐生禄早年档案记载高小文化(后来改编志愿军出国作战,因战伤残回国在歌乐山部队医院治疗与休养,期间在重庆市干部业余学习升造一年),小时候曾读几年私塾,曾考入伪宪兵学校,半年后辍学在家,给白岭子大户人家牧马荡羊混口饭讨得活路。

     1935、1936年,唐生禄十一二岁,少年懵懂不更事。这一两年,中国当代极为重要的历史事件----红军长征,正在过境甘肃。史料记载,1935年10月,党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吴起镇。 1935年12月在陕北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政策和军事战略。并做出策应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三大主力会宁会师的战略决策,同时派红一方面军南下,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从此,围绕北上抗日和会宁会师的战略转移,红一、四方面军先后有5支部队先后进入甘肃定西县(现安定区)境内,足迹遍及16个乡镇。

     据定西地方党史研究部门编纂的有关资料介绍,1936年9月下旬,红一方面军第十五军团骑兵团组成特别支队南下会宁,接应北上的红四方面军,并提前派出一支短小精干的侦查部队,远距离深入---定西县西巩驿(唐生禄出生地)及新集一带活动。10月初,红四方面军第十师三十六团从渭源进入定西,经团结、香泉、东岳到达内官营,在此修整半月后,北上经过榆中符家川(唐生禄及父母家人当年居住地)、定西县称钩驿、葛家岔、鲁家沟、石湾峡等进入会宁。是月上旬,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从会宁进驻西巩驿。师部设在靳家堡子,在此修整了20多天后北上。23日,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九师二七九团奉张国焘西进命令,由通渭进入宁远镇,驻扎至29日后经石泉、西巩驿北上。25日,红四方面军第五军第十三师三十七团一个连从会宁赴车道岭,向兰州方向警戒,而后,经巉口、鲁家沟、贡马井开赴靖远……

     据介绍,1936年10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后卫部队的一个师在西巩驿(唐生禄出生地为西巩驿唐家湾)驻扎期间,与由国军旅长曾致远带领的毛炳文部的第八师、四三、四五、四七和四九团遭遇。遂在西巩驿的吴家川北坡、葛家咀一线,展开了激烈战斗。红军从吴家堡子驻地边打边向北坡葛家咀撤去。当国军靠近吴家堡子时,红军一个排的兵力在吴家堡子附近的湾子里组成火力网,以掩护大部队转移。当红军大部队撤到北山、葛家咀时,国军迂回截断了红军掩护排与主力的联系。40名战士腹背受敌,只好撤进吴家堡子,伺机突围。红军主力部队发现该排被围困的险情后,又组织强大的火力向国军进攻,援救被困战士。但由于国军顽固堵截,加之大部队与包围的战士之间有一条深沟难以逾越,地形又对国军有利,故营救没有成功。被困在吴家堡子的红军战士与国军浴血奋战,直打到弹尽援绝,终因人众我寡,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留下少数同志也被国军抓去杀害……

     红军在驻扎、过境渭源、定西、榆中期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留下了革命传统,建立苏维埃政权,发动群众筹粮筹款救济孤寡贫困农民,给当地留下深刻影响,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红军过境的传奇故事不断,唐生禄十二三岁,少不更事,但从大人们那里听到不少有关红军长征、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的事情。据老人们回忆,稍后,以做羊皮生意为掩护,在兰州、榆中、临夏一带活动的陇右地下党工作者肖焕章(老辈人叫尕章),与唐生禄相识,两个人多有交往,遂从尕章那里知道了更多陕北延安、红军长征、贫苦人闹革命求解放的资讯。从此以后,红军长征解放穷人的理念、当时社会极少数人生活富贵而多数人饥寒难过的残酷现实,在少年唐生禄心里有了强烈对比;尤其是,待稍年长一点,唐生禄与几个兄长,一次又一次被国民党抓壮丁,抓了跑、跑回来再次被抓,横竖走投无路,更加深了唐生禄投身革命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强烈愿望……

     1943年初春,甘肃南部地区各族人民不堪忍受国民党政府抓兵征粮、苛捐杂税的残酷压榨,爆发了一场由汉、回、藏、东乡、保安、土、撒拉等各族民众参加,抗丁、抗粮、抗捐,反抗国民党残暴统治的农民武装起义,史称“甘南农民起义”(民间所谓“民国卅二年跑土匪”)。起义首先从广河与临洮起事,两战两捷,随即转战岷县,连续获胜……与此同时,榆中马衔山、武都、卓尼、皋兰、陇西、渭源、武山等义军纷纷响应,这场农民起义的烽火很快延及康乐、会川、定西、甘谷、秦安、通渭、临夏、徽县、武山、康县、漳县、西固、西和、和政、临潭等20多个县,起义军曾于岷县草川崖会师,定名为“西北各民族抗日义勇军”。这次遍及甘肃南部多县的农牧民起义,人数最多时达十多万之众。当年19岁的唐生禄,参加了这场反抗国民党残暴统治的农民武装起义。当时,定西香泉、黑山与榆中符家川等地闵福元、杨积玺、张重山等为首,农牧民纷纷响应起义;符家川白岭子,放羊娃出身、上过几年私塾与宪兵学校的唐生禄,跟随尕章(肖焕章)、王仲甲(另一位农民起义领导人)而去,今年90岁高龄的唐兰英至今能够清晰地回忆,六哥(唐生禄在家排行老六,故唐兰英称其六哥)与王仲甲、肖焕章他们一起走了,为了追求光明与幸福,舍生忘死,一路征战,足迹遍布甘肃中南部一座座山梁、一弯弯沟壑。

     起义爆发后,国民党闻讯,从陕西调来国军第七师、第十二师和五十九师,向起义军疯狂进攻,剿抚并用、分化瓦解。起义坚持10个月后,最后遭国民党重兵镇压,岷县大草滩一役后失败……榆中、定西县等地的地方自卫队“清乡”“清窝子”,轮番抓捕起义人员。唐生禄遂与众起义人员一起,转入陇右地下党武装斗争,展开了一系列地下武装革命工作,参加了“水家坡夺抢”等一系列地下行动(有极左史料记载:民国卅二年,地下组织暴动,到处流窜、抢夺东西……)。

     大约1945年春夏之交的一天晚上,在渭源县境内开展地下武装革命的唐生禄,与战友金发喜(音)发起一次夺枪“兵变”。他们趁夜色渐深,机智配合,下了国民党县保安队哨兵的两把长枪、一把短枪。因事关重大,不敢久留,唐生禄星夜兼程数百公里跑回到榆中老家,将几把枪支先后藏在符家川白岭子远近有名的石峒山、石峡沟各处,准备伺机北上延安寻找革命大部队。

  渭源夺枪“兵变”事发,榆中、定西地方自卫队和县保安团接令轮番追捕,强逼唐家父母交出“要犯”儿子唐生禄,同时命令爪牙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人和枪。经过翻箱倒柜的几番折腾,还是没有找到唐生禄和枪支,县自卫队长郝占彪气急败坏,令部属喽啰一把火烧了唐家的草房土屋。唐生禄父母无家可归,被迫流落到紧邻的临洮县西乡,逃难活命将近一年。

     “到延安找红军去!”深陷迟早被抓被捕困境,唐生禄自知在白岭子难以活命久留,遂与多名地下武装战友取得联系,决定战略转移。就这样,在石峒山、石峡沟等处轮换躲避多半年后,唐生禄与地下武装战友取得联系,一起准备奔赴延安。

     这时,父母失去音讯,随时都有被捕危险的唐生禄不便抛头露面,委托一位战友来向大妹妹唐兰英辞行,说:“你六哥要上远路,不知何时再见,他要我来告诉你一声。”今年九十高龄的唐兰英,回忆起当年情景,说她实在放心不下,没有别的相送,赶紧烙了7张荞麦面饼,捎给来人希望六哥他们带在路上充饥。

     谁知他们一上路,即遭县自卫队尾随抓捕,在枪林弹雨中东奔西突,在自卫队点燃民房引发熊熊烈火中拚死抗争,有几个战友英勇牺牲,被割下头颅悬挂内官营城门;危境中,唐生禄以“长衫大学生”乔装打扮一次又一次躲开追捕,最后在定西城外王公桥,被哨卡上哨兵拦截。“站住!你是什么人,要去哪里?你是干什么的?”唐生禄说:“我是过路的学生。”哨兵不信,要履行公事搜身检查。唐生禄自知隐瞒不过,情急之中,即拔枪欲火拼。岂料长衫下隐藏的短枪竟无一弹可发,唐生禄无奈被捕,监禁定西监狱。唐生禄从此遭受徒刑数年,受尽牢狱之苦。

     “要犯”半年,“重囚”一朝,囚禁徒刑,九死无生机。1949年8月,甘肃各地陆续得到解放,已被国民党定西监狱判“死刑”即将执行的唐生禄,因为解放军打上来,定西监狱牢门被打开,从而获得新生,重见阳光。对于这段不平凡的历史经历,现仍健在的定西籍95岁离休老干部、原陇右地下党负责人之一董应清老人,去年出具了重要书证与口述证言,言之凿凿,堪为信史。

     时逢蒋云台119军扩招,刚刚从监狱获释的唐生禄,未及回家看望老父母,即与胞弟唐生正双双入伍吃粮。12月8日,唐生禄兄弟随军部整建制起义,119军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征战于西北大地,曾参加天兰铁路抢修开通等重大工程;唐家兄弟所在的244师,改编为独立第三军第7师,稍后,第7师整编为人民解放军第七军20师。

     1950年10月,第七军20师、21师先后奉命在山东周村,改编为志愿军特种兵部队,所属18个高射炮兵营,唐生禄随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首批出国赴朝参战,参加了一系列重大战役,先后两次负重伤;第一次伤愈归队,唐生禄被编入1951年3月入朝作战的反坦克歼击炮兵31师,配属第三军团、第十九军团作战;唐生禄在反坦克歼击炮兵31师401团后勤连先后任班、排长,率领战友一起向前线运送弹药物资给养,有力地支持了前线战事,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曾获重大立功授勋“军旗前照像”荣誉---经国家博物馆专员查证反馈,位于丹东的“志愿军英雄馆”,目前收藏展出4幅同类“军旗前照像”珍贵文物照片。

     1952年末至1953年初,唐生禄因所部配属第三军团参加上甘岭战役后半段,遭受美机燃油弹轰炸再次身负重伤,与众伤病员一起被送回国,起初在辽宁瓦房店拥军医院心肺伤部位止血治疗,后被护送至渝歌乐山部队医院进一步救治,后转入渝志愿军干部疗养院治疗与休养,前后4个年头……数十年后,1955年3月奉令与唐生禄一起被护送赴渝军休疗养的老战友、离休干部、原重庆市中医院党委书记李奎华老人,以及随军出国参战的原炮三十一师401团老兵、文化教员、1957年退役军转成都的陈华老人,均为战友唐生禄当年因战心肺受重伤回国治疗休养作证,这一段历史得以全面还原。

     唐生禄治疗、休养数年间,身份为重庆志愿军干部疗养院二等残废军人休养员,1953年12月,全军评模时被评为二等休养模范。1955年1月21日,经西南军区批准,四川省卫生厅康复医院管理局函复、重庆市人民政府卫生局核准,唐生禄退出现役,办理干部转业手续,继续留在西南军区卫生部辖渝军干疗养院从事其他休养员生活供给管理工作,身份为疗养院院办事务员。同年,军疗军医任务完成,疗养院职能划归地方政府卫生局管理;4月27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卫生局下发干部调令(该局工作人员介绍信),唐生禄奉调编入该市第二工人医院,从事院办事务员工作。1956年3月,军转二等休养模范、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系统工作人员唐生禄,到职近一年旧伤病复发加剧,导致“胸部所属仍然疼痛、精神方面很软弱、四肢无力”等重大健康问题,耽误本职工作,因“完不成任务、造成不必要损失”内疚不已,迄今尚未查明川渝党政部门当年履行职能按政策安置唐生禄继续供养干休、安排康复治疗;无可奈何之下,唐生禄报“请长假”回原籍还乡,“侍奉家中老父母”、“参加农业合作运动”。对此重大事项,中共重庆市卫生局分党组越级擅权,代行四川省级职能,做出所谓“研究同意,按离职办法处理(唐生禄)回乡”的批复。经查,国家当年并无所谓“离职办法”,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年仅32岁,尚未成家,因伤病无法胜任工作,应继续享受干部离职休养政策待遇。

     因无所谓“离职办法”,所在单位渝市第二工人医院不得已,掩盖其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转干历史身份,又比照机关一般年老多病人员情形(二等军残休养模范唐生禄年仅32岁,不属退职对象,也无明确退职申请),以所谓“因身体不好”为由,进行“退职”档案登记,故意掐断唐生禄军转一应政策待遇(究竟是何部门、具体哪位领导下达停发薪资残补供养金等错误指令,不明待考),打发其回原籍,实际上造成违反军人抚恤条例,故意辞退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导致其回原籍失去生活来源冻饿病死的严重后果。而负责接管唐生禄回原籍“劳改”的甘肃三级组织,违反国家关于因伤因病二等残废军人可以回原籍分散优抚安置的政策规定,对重庆方面错误处理疏忽失察,将错就错,不管不顾不理睬,一错到底。

     奉命出国参战、屡立战功的志愿军伤残英模,身受重伤久治不愈回归故里,本应受到尊重和厚待,以颐养天年,但谁也想不到,唐生禄回到原籍,在地方县乡却长期被视为“一个患慢性病、身体不好的农民”,建立农村户口、分了土地强迫劳动即“劳动改造”,累及全体眷属,一律与国家军转烈褒优抚安置政策无缘……令人奇怪的是,将军转管理与服务责任硬推给渝川两省市,唐生禄回甘肃后分散优抚安置政策待遇不管不顾没人负责落实,“反右”“文革”中反倒又被作为甘肃军转干部身份管制,因其早年参加陇右地下革命“跑土匪”、国军起义等所谓“历史不清”,一再受到冲击,被批斗揪斗整治迫害,导致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吐血咳血问题日益严重。原籍榆中龙泉花寨子乡村赤脚医生陆生林,念当年一起在定西监禁中,唐生禄曾设法传信搭救其不死之恩,免费配中草药给服用,使唐生禄因战心肺旧伤病情得到少许控制。

     “经反复查证,唐生禄当年自己回来榆中,自己在社办小学做过一段时间教员,榆中县教育局存留当年有关唐生禄干部履历材料,都是他自己填写,没有组织盖章,应属于他个人行为;没有查到当年上级组织转来榆中关于唐生禄(因伤因病无法工作)需要供养的手续……”2016年3月28日,就有关历史遗留悬疑,眷属唐士军坚持追问,榆中县现任组织部长席应奇却轻描淡写如是说,唐士军认为这位组织部长除了将所有历史责任完全推给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自己”之外,似乎完全不清楚榆中县党政组织“自己”的责任在哪,也完全不清楚党和国家关于军功伤残烈褒优抚安置政策到底具体如何规定,完全不顾榆中县党政组织“自己”在这半个世纪以来对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及其全体眷属到底应该履行什么责任。

     地方党政组织失职渎职显而易见,老革命老英雄唐生禄如何看待?老党员赵云福回忆说,唐生禄当年说他在“反右”“文革”历次运动中被整一点都不怕,倒是“这一辈子三次落泪”,每次想起来心酸不已:一次是,早年参加农牧民起义、失败转入地下武装斗争,后来在奔赴延安途中被捕,尕脚(小脚)老阿娘董氏骑毛驴前往探监,从白岭子到定西县城,再从县城回到白岭子,来回八十里、一趟又一趟,娘老子护儿情切,让他做后人的百感交集,目送走老娘,老娘背影里流下了眼泪;一次是,改编志愿军上了朝鲜战场,战火纷飞,他和战友们穿越美机轰炸,向前线运送弹药物资,路上突遇一对朝鲜母子,哺乳期妇人已被炸死,怀里的娃娃还在咂奶(吃奶)……唐生禄说看到这一幕,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第三次是,战役打得极为艰难,炮火中他的两个战友肠子都被炸出,生命危急中别无选择,硬挺着帮他一起向山头顶推坦克炮筒……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清醒过来,唐生禄发现自己在战地病床上,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不见了……护士一次次摸他的太阳穴,唐生禄就问护士:“你们为啥一遍遍摸太阳穴?”“是测脉。太阳穴脉搏跳着,说明还有救;脉搏要是停了,人可能不行了,没救了……”唐生禄说,多少有血有肉的战友,都是娘生老子养,谁不心疼?谁知最后竟把骨头留在异国他乡,设身处地、将心比心,一时难受落了泪。

     一心奉献国家,哪管待遇优抚,忠勇天理昭彰。唐生禄告诉赵云福说,正是这场战役中,他和开军车的一位司机立了大功,受到志愿军司令部嘉奖……数十年后,系列档案惊现,真相大白于天下,甘肃省与民政部等有关领导分别做出批示,数十家媒体进行客观报道,标题为《全军二等休养模范的悲壮人生》《英雄悲歌》《从“身体不好的农民”到“志愿军英雄”》……老革命、老英雄唐生禄的这一段不同寻常的从军历史终于得以全面还原。

     “到延安找红军去!”头顶着高天上启明星,天上飞机、地上炮火,硝烟弥漫,日以继夜,急行军、急行军、急行军……上世纪四十年代参加甘南农民起义后陇右地下斗争,一九四九年末改编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参与西北铁路紧急抢修,改编志愿军特种兵,来不及嘱托,来不及道别,冒着鸭绿江彼岸的战争风云,冲过三八线,西出东进、南征北战,在北韩的土地上,历经3个秋冬与春夏,唐生禄走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志愿军反坦克炮兵扛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胸怀光荣与梦想,肩负军人的使命,用血肉之躯谱写了一个个生命的绝唱;坚守从军的刚毅与坚韧,唐生禄战伤回国治疗休养4年,回原籍23年生活困苦至极,始终不忘追寻高天上明亮的启明星……

     “到延安找红军去!”精神的启明星照耀着他,岁月纵然灰暗,不幸终将过去,泥土亲吻过你的鲜血,时间铭刻你的荣誉。专此,向老革命、老英雄致敬!(文上图片说明: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从军史图文资料集合)

上一篇:英雄悲歌——追记陇右地下党武装人员、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唐生禄
下一篇:史飞翔作品签售会成功举行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