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从书中人物身上看到自己
www.xinwenren.com  2017-01-08 15:43:16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江南,代表作有《龙族》《上海堡垒》《九州缥缈录》等。其中,小说作品《龙族》曾获五个一工程奖。10年前写《上海堡垒》时,原版的12万字,江南花了三四个月时间就写完了;10年后推出的《上海堡垒》(典藏版),

    江南,代表作有《龙族》《上海堡垒》《九州缥缈录》等。其中,小说作品《龙族》曾获“五个一工程”奖。

    10年前写《上海堡垒》时,原版的12万字,江南花了三四个月时间就写完了;10年后推出的《上海堡垒》(典藏版),则是江南花了3年时间修改了无数遍的作品。

    “这本书算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本书,从某种角度来说甚至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作为一本第一人称的作品,它让我很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对于《上海堡垒》,江南如是看待。在江南看来,作家写作总是在写自己,可往往又会在作品中藏匿自己,“但《上海堡垒》于我而言很真实,我能在书中人物的身上看到自己。”

    仿若说出了藏在心底的话

    《上海堡垒》初版,当时卖出了大约10万册,江南认为,这里面有当时市场和自己知名度的问题,“还有我在写作技法上还显稚嫩”。后来初版《上海堡垒》在淘宝上售价高达600元一册,不少粉丝读者要求再版。于是,江南想到要进行这部作品的修订和再版,“当年写作的时候存有很多没有想好怎么放进故事里的情节,这次总算把它们放到了该放的地方。”江南表示,这种感觉仿佛和过去的人说出了早该说出的话。

    相较于初版时的创作心境,10年间,江南经历了很多,“我如果说自己变得悲天悯人了,不知道会不会显得有点可笑,但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他对记者坦言,多年前觉得自己就是《上海堡垒》中的男主角江洋,“如今觉得书中每个人都带着微苦,尤其可怜女主人公林澜,她是书中描绘最少的人物,却有着最孤独的、无声倾诉的灵魂。”

    在典藏版中,女主人公林澜的性格得到了补充,某些凌乱的文字被精炼和调整。江南告诉记者,其中增加的总篇幅大概有30%,各种各样或有趣或悲伤的桥段,“但故事本身还是当初的那个故事”。

    庆幸没有因为怯懦而放弃

    对江南来说,修改一本书等于重新写一遍。事实上,这也是作者对自己的提炼。面对同一个故事,作者如何提升自己的讲述方式,这本身也是一种追求。

    不少小说再版后,会有一些老读者认为有一种阅读起来“被冒犯”的感觉。对此,江南表示,的确,每次修改作品都会有老读者觉得陌生或是不习惯,“但一部值得保存的小说应该像精酿的威士忌,随着大麦、海风、酒桶、水和空气的变化,呈现出岁月的痕迹,也只有时间能够证明一本书的修改是否成功。”在江南看来,对于《上海堡垒》当年的粉丝读者而言,他们的阅读已经在当年完成了。“我们很难用35岁的阅读品位,来否定15岁时看那个骑着摩托车去追女孩的男孩时所涌动的热情,即使我们重新翻看当年那本书,也未必能找回那种热情。”书和读者就像偶然相遇的朋友,缘起缘尽,缘分多久,分人而论。

    对于如何看待自己目前已经发表的作品,江南表示:“我很难定义自己的作品,从我写完它们的那一刻开始,它们就脱离我而独立存在了,在我的臆想中它们有着各自的灵魂。”而谈到这部《上海堡垒》时,江南这样比喻道:“我只能说如果我是个雕塑家,我雕过很多的石像,但这一个最像我自己,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因为怯懦而不敢写出它。”

    迎接忙并快乐着的2017年

    “除了留学那段时间,我基本不在网络上发表和更新作品。”江南向记者“澄清”,自己并非一个网络作者,“有的读者看到我的作品后,把它复制粘贴在网上,所以我便成了一位网络作者。”江南坦言,写书确实为自己赚得了不菲的稿费,“这件事还是蛮出乎我意料的,在我最着迷于写作的时间里,我一直觉得写书是拖累我赚钱的一项爱好。”

    因为有公司要运营,所以江南的写作处于非常不规律的状态,“只能说是完成了公司某个阶段的项目之后,抓紧时间来写一段时间,写到自己精疲力尽为止。”瓶颈是每个作家都不可避免的,遇到小瓶颈的时候,江南休息一下就能克服;而遇到大瓶颈的时候,他就会暂停写作继续投入公司的日常工作。“换一种生活状态,有时候反而能让我返回创作的轨道。一段时间不写,我会想念写作这件事。”

    既要坚持文学创作,还要筹拍电影、经营公司……江南如何做到“三头六臂”,应付自如?对此,他诚恳地说道:“人不可能同时把两三件事做到最好,写一本好作品、做一部好电影、管理一家公司都需要时间。每次成就一件事就有别的事情被耽误,能做到的就是不贪婪,安静地把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做好。”

    2017年对于江南而言,又将是忙并快乐的一年,小说《龙族5》预计在今年与读者见面,《上海堡垒》同名电影将在今年开机拍摄。

    伴随着《花千骨》《琅琊榜》等同名网络文学改编的电视剧热播,网络文学IP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如何确保网络文学的良性创作发展不被资本所裹挟?对此,江南表示,创作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成就,资本本身确实会唤醒创作,但它在一段时间内也会造成浮躁,甚至给人一种感觉,“还不如资本不要进入这片净土”。“但资本也不是恶狼,它是营养,资本和创作之间需要有多方稳定、流畅的合作模式作为桥梁。”

上一篇:中国好党员吴强忠
下一篇:范伟:一个不会节省子弹的演员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