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故事的力量对抗"歪曲历史"
www.xinwenren.com  2018-02-10 11:55:17  

  从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叙述者,到入世的思考者,村上的转变并非突如其来,而是一种自然的延续。  对抗歪曲历史  去年4月,极少在媒体露面的村上春树站到聚光灯下,就新作《刺杀骑士团长》接受日本媒体联...
  从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叙述者,到入世的思考者,村上的转变并非突如其来,而是一种自然的延续。
 
  对抗“歪曲历史”
 
  去年4月,极少在媒体露面的村上春树站到聚光灯下,就新作《刺杀骑士团长》接受日本媒体联合采访。
 
  同年2月,村上时隔7年推出的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问世,书中提到日本侵华战争等历史事件,并因“承认南京大屠杀”遭到右翼势力和极端网民围攻,右翼攻击村上撰写该作品“是为了讨好中国”“为了得诺贝尔文学奖”。对此,村上在采访中强调,他希望用讲故事来对抗“歪曲历史”。
 
  “历史对于国家来说是集体性记忆,将其视为过去的东西试图忘记,或者涂改,都是错误的,必须与之对抗。小说家可以用‘讲故事’这一形式来对抗。我相信故事的力量。”
 
  村上究竟是在怎样的语境下提及南京大屠杀的?记者阅读原文发现,书中主人公“我”在探寻一幅藏在阁楼里的画中隐藏的真相过程中,与邻居谈起该画作者雨宫具彦及其弟弟在20世纪30年代的经历。对话中,村上借邻居之口写到,1938年前后,发生了几件对日本而言是“致命的,导致崩溃的、无法回头的事”,包括卢沟桥事件和南京大屠杀。
 
  “是的。就是世间所说的南京大屠杀。日本在激战之后占领南京城,并在那里杀害了很多人。既有交战中的杀人,也有战斗结束之后的杀戮。日军无暇管理俘虏,杀害了大部分投降的士兵和平民。”书中说。
 
  村上借小说中人物的对话表达了对南京大屠杀的看法,指出除了战争伤亡,日军还大量屠杀了平民,这就是问题的本质。
 
  研究日本文学的武汉大学学者李圣杰认为,村上作品中对社会和历史问题的关注是一个发展和延续的过程。在早期作品中,村上基本沉浸在个人世界中,但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令他大为震动,此后的作品更注重社会性。这在《1Q84》等近年作品中都有体现,也触碰了日本社会一些禁区。村上这部新作提到历史问题,是这种关注和思考的延续,而绝不像日本右翼所说的那样,是突然转型或为了得诺贝尔文学奖。
 
  “酷酷”的人气作家
 
  村上极为低调,绝少接受媒体采访。据说,连母校早稻田大学邀请他演讲也未能如愿。但村上作品的人气不言而喻。从1979年发表的处女作《且听风吟》开始,他的作品通过刻画都市人的疏离感和孤独感,在海内外读者、尤其是年轻人中唤起共鸣。相关资料显示,村上作品在全球已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
 
  10年前,日本华文文学笔会理事王海蓝对中国22所高校3000名学生做过一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成受访学生表示“听说过村上春树”,超过半数回答“阅读过村上作品”,特别是《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等受到追捧。
 
  在亚洲不少国家,“村上热”是一种都市文化现象。东京新宿有一家爵士酒吧因为曾出现在《挪威的森林》中,经常有海外粉丝前来寻访。
 
  在这间酒吧工作20年的店长中平垒说,因《挪威的森林》寻访而至的亚洲其他国家客人甚至多过日本客人。这些寻访客人一般会点小说中人物绿子常点的一款名为“伏特加汤力”的鸡尾酒,“我应该是全日本调制伏特加汤力最多的人”。
 
  村上曾在东京千驮谷区的某个社区经营爵士酒吧“彼得猫”,这间酒吧如今已成为村上文学爱好者的“朝圣地”之一。社区制定了寻访村上足迹的路线图,包括“彼得猫”旧址、收藏村上签名作品的书店、为村上理发10年的店面,以及《且听风吟》中提到的地点等。
 
  社区工会负责人大谷英利告诉记者,经常有村上粉丝拿着地图和书来询问这些地方,所以他们干脆制作了路线图。
 
  在这处社区的4年里,村上一边经营酒吧,写下了《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和《寻羊冒险记》这三部被视为其创作“基石”的作品。
 
  大谷说,村上后来并没有回过这里,也没有联系过他们,“村上先生就是这么酷的一个人”。

上一篇:演员"承包IP剧" 他们能满足书粉的期待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